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主辦《澳門博彩業與十一•五規劃》座談會

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於2006年4月在澳門主辦了《澳門博彩業與十一•五規劃》座談會,多間媒體均對上述座談會作出了報道。

       以下為《華僑報》於2006年4月18日作出報道的內容:

【特訊】面對近年澳門博彩業高速發展,以及國家在“十一•五規劃”中提到將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博彩業究竟今後在澳門經濟發展過程中應扮演甚麼樣的角色,特區政府應該制定甚麼樣的博彩業政策,才會對澳門特區、對國家的發展大局更有利,這愈來愈引起大眾的關注。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日前就有關問題舉行了座談會,理事長陳炳強作了主題發言,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陳秉松主持了會議。出席座談會的理監事及部門負責人有:劉家璧、林清風、何佩珊、梁施惠、吳域邦、莫苑君、邱淑君、毛美斯、馮倩儀、余綺蘭等。

陳炳強作主題發言時表示,把博彩業作為澳門主導性的支柱產業,是澳門客觀環境和錯綜複雜的歷史因素形成的,早在上世紀初期,這一政策已基本確定下來;至於把博彩業作為旅遊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並把博彩業作為推動旅遊業整體發展及都市現代化的原動力,從一九六一年頒佈的《第一四九六號立法性法規》及隨後四十年間的幸運博彩專營合約,都可以顯示出相關安排和要求。因此,現時政府對博彩業的基本定位,雖不是突然間的“創新發明”,但也大體上符合澳門的實際情況。如果只為產業的均衡而“均衡”,並刻意遏制博彩業的正常發展,這對澳門的經濟發展只會帶來更大的害處。

當然,不應刻意遏制博彩業的正常發展,並不表示就可以隨意為博彩經營者大開“綠燈”,讓博彩經營者“反客為主”。陳炳強進一步指出,對於博彩業的發展和引資問題,不是甚麼“皇帝女”與“賣剩蔗”之間的思路問題,而是有沒有科學和宏觀的規劃,以及公平、合理和有嚴謹法律規範的問題。只有在科學、有效的政策導向下,博彩業的真正效益才會得到最理想的發揮。現時有不少人對近年博彩業取得的成績甚為陶醉,並簡單地把這些增長成績與賭權開放直接掛?。毋庸置疑,澳門自賭權開放以來,澳門的國際地位和知名度明顯提升、“澳門概念”的逐步形成更為澳門增添了龐大的無形資產和價值,澳門的經濟數據甚至會觸動到美國華爾街賭業股的神經。但是,如果我們細心分析一下近年有關博彩業收益的數據,就可以對博彩業增長有更全面的思考。

據陳炳強分析,二零零三年雖然是“非典”肆虐亞洲的一年,但在第一季度內,澳門的旅遊博彩業基本上未受其影響,而二零零四年第一季,當時金沙尚未開業,而且“自由行”的覆蓋面仍然有限,結果二零零四年第一季的博彩業毛收入較二零零三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三十八,金沙及銀河華都分別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中及七月份開業,但二零零四年第三季及第四季的博彩業毛收入較二零零三年同期只分別增加百分之四十及百分之二十八點二。透過新營運者旗下賭場開業前後的季度數據比較,若再加上五月份起“自由行”的覆蓋面愈來愈大的因素來考慮,我們有甚麼理由證明二零零四年博彩業取得的大幅增長是主要來自於“金沙效應”呢?到了二零零五年,內地打擊黨政機關人員外出賭博的力度明顯加大,而實施“自由行”政策的城市又進一步增多,結果當年的賭場“中場客”繼續穩步增長,但貴賓廳的收益卻出現下滑,全年的貴賓百家樂毛收入較二零零四年下跌百分之三點一。

“開放賭權,引入有競爭力的博彩營運商,進一步加大力度吸納各地的資本到澳門投資發展,對促進澳門旅遊博彩業,以至澳門整體經濟的長遠發展都是極其重要的。透過有關數據的分析,絕不是懷疑賭權開放的意義;而只在於說明:行政當局對此問題應該有更科學、更前瞻、更周密的規劃,並配以更有效的政策導向。否則,本來應可得到更大、更理想、更健康的成效,但到頭來卻可能因規劃不足而影響了應有的成效。況且,澳門只有通過努力去爭取內地以外,特別是外國的旅客到澳門,並惠及兄弟省市,這才真正值驕傲。”陳炳強在座談會上強調說。

同時,他表示,從上述的數據顯示,澳門博彩業毛收入從二零零四年的高速增長收窄至二零零五年的單位數字增長,不能簡單解讀為澳門的博彩業開始進入穩步、健康發展階段,而是衍生出一個更值得深思的問題,就是內地旅客喜歡在澳門賭檯上押注娛樂,而澳門的博彩營運商,以至澳門的未來命運則幾乎全部押注在內地賭客的身上。這一現況,相信會令中央政府在面對澳門發展博彩業問題上處於兩難局面。所以,我們有理由推測“十一•五規劃”為甚麼沒有提及博彩業,也沒有參照《基本法》採用“娛樂”兩字去代替博彩業的表述,而只是用“旅遊等服務業”的文字表述。這一表述與支持香港發展旅遊的表述似乎沒有分別。當然,現時中央亦不可能不在一定範圍內繼續支持澳門發展博彩業,因為澳門押在內地賭客身上的“注碼”已押得極大了,不能隨時“抽身離場”。

做大做強澳門的旅遊博彩業,是澳門的必然選擇,但與此同時,特區政府對新增加賭場、賭檯的申請審批,都應該把能否有效開拓外國市場、能否有效優化澳門的客源結構(特別是賭客來源結構),作為重要的審批準則之一,並要制訂具透明度和可行的機制去促使博彩營運商落實拓展外國市場的計劃。陳炳強認為,賭場打開門口營業,當然不會理會客入的來源地,這是正常的,但政府就必須有宏觀的考量,須要為此作出強有力的政策導向。事實上,特區政府如果處理得當,外商及外國旅客進出內地時,都有可能特意取道澳門賭一把及觀光消費。屆時為澳門引發的商機及對區域旅遊、運輸業及相關行業的發展,都會產生深遠影響;澳門其他行業從中亦會尋找到更大的發展空間。總之,國家“十一•五規劃”對澳門的未來發展方向有重要指導意義,但在落實過程中,只能循序穩步推進。

他在發言時還提到,促進博彩種類多元發展也是一個須要正視的問題。因為不同的博彩種類亦會吸引不同的客源到澳門觀光消費,有助提升澳門博彩業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但行政當局在前年及去年處理即發彩票及賽馬、賽狗續牌問題上,都可惜沒有作出有效的政策導向和相關要求。何況,去年賽馬、賽狗的投注額還出現大幅下滑;即發彩票近年的投注額更每況愈下呢!

此外,與會者認為,國家“十一•五規劃”雖對澳門的文字描述不多,但寓意深刻。澳門在作出符合自身實際情況的經濟發展策略時,也必須要多考量國家的整體利益。面對新形勢的轉變,澳門須要更多新的思路。社會上的“舊面孔”能否擦出新思維,這是一個普遍關注的問題。 

陳秉松在作會議總結時表示,在“十一•五規劃”期間,澳門應該對國家、對珠三角的發展有更大的承擔和責任。同時,希望特區政府能有海納百川的氣概及善於從不同意見中吸取其合理的價值,從而制訂更科學可行的經濟發展規劃。他指出,該會今後將透過不同的形式,積極開展有利於澳門特區,以及國家持續發展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