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與澳門博彩研究學會聯合主辦《博彩業發展與社會責任》座談會

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與澳門博彩研究學會於2006年7月22日聯合主辦《博彩業發展與社會責任》座談會,先由3位講者作專題發言,然後是與會者互動交流。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陳炳強是首位作專題發言的講者,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陳秉松在互動交流環節上積極發言。是次座談會受到港澳及內地傳媒的廣泛報道,包括中新社、中央電視台國際互聯網站及英文報章《南華早報》亦作出了報道。現摘錄部分傳媒報道內容。

《澳門日報》於2006年7月23日報道內容如下:

政府應攬主導權 賭檯數目不應自由膨脹

【本報消息】博彩業近年迅速發展,對本澳經濟、社會及民生等各方面均帶來重大影響。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陳炳強認為,在利潤驅使下,博彩公司與政府的發展戰略不可能完全相同,政府必須重視市場監管及政策導向,如通過控制賭檯數目、賭場規模等,確保博彩業的定位及發展方向,能對澳門帶來最大的經濟效益。

宏觀考慮保穩定發展

陳炳強昨在澳門博彩研究學會和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聯合主辦的《博彩發展與社會責任》座談會上指出,要體現博彩企業肩負的社會責任,政府的角色相當重要。因為政府對博彩業發展方向具有絕對的決定及主導權,關鍵是政府有沒有把握好這一主導權。

他指出,政府有責任確保博彩業在自身發展的同時,不單只著眼於短暫的經濟效益,同時亦有責任為長遠發展鋪路,為其他有潛力的產業創造更多空間,推動本澳產業適度多元,帶動澳門整體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博彩業開放後,由於政府對賭檯數量的限制較寬鬆,隨 著近年賭檯不斷膨脹,博彩業的“高薪”政策吸引大量人手,令本澳其他行業面對嚴重人力資源問題。在現時本澳已有部分賭檯出現閒置情況下,為減輕其他行業的壓力,政府不應繼續讓賭檯自由膨脹。

儘管有意見認為,市場力量最終會調節賭檯的數量,並確保行業效益的最大化。但他指出,在商業策略上,不排除部分博彩公司基於搶佔市場,作出局部犧牲。更重要的是,作為政府不應祇 著眼博彩業的經濟效益,要從宏觀角度出發,保障社會整體發展的穩定及可持續性。

設引入國際客源機制

現時,本澳的旅客結構仍然依重內地客源。陳炳強指出,博彩企業在法律許可的範圍內實現利潤最大化,可以理解,也是近年各博彩公司集中火力對準內地市場的主因。故他認為,政府在處理賭場、賭檯申請審批時,必須將計劃能否有效開拓外國市場、優化澳門客源結構等因素作為重要審批準則,並制訂高透明度及可行的機制,確保博彩公司能 落實拓展國際市場的計劃,實現本澳旅客多元,而非任由博彩公司自由地拓展市場。

陳炳強表示,祇要政府對博彩業的監管處理得當,澳門博彩業不單能 實現多元化的發展,其他行業從中亦可尋找更大的發展空間。相反,政府若不對賭場、賭檯的增長制訂科學、合理的審批機制,博彩企業為追求更多的利潤,將來本澳旅遊設施可能均會被改建成賭場,屆時政府通過博彩業帶動其他服務業發展的目標,將難以實現。◇

《華僑報》於2006年7月23日報道內容如下:

陳炳強指政府應對博彩業發展加以引導 必須肩負高度社會責任感

【專訪】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陳炳強昨日指出,本澳博彩業發展的同時,政府應加以引導,促進多元發展,對本澳長遠發展及內地均要保持社會責任。

陳炳強指出,由於博彩經營公司的發展戰略與政府的應有發展戰略是不可能完全相同的,因此政府對博彩公司的市場定位,對澳門的客源結構必須有深入的考量,以及重視政策導向。如果政府處理得當,外商及外國旅客進出內地時,都有可能特意取道澳門賭一把及觀光消費。屆時為澳門引發的商機及對區域旅遊、運輸業、創意產業及相關行業的發展,都會產生深遠影響;澳門其他行業從中亦會尋找到更大的發展空間。相反,如果政府不對賭場、賭檯的增加申請制定科學、合理的審批機制,不但難以達致上述效果,甚至連酒店內的大部分設施都會改建為賭場,酒樓的餐檯都變成賭檯,與旅遊業密切相關的餐飲業都尚且淹沒在賭海之中,那樣,政府就不能把博彩業帶動其他服務業發展的目標實現。

他指現時有不少賭檯是基本上處於閒置狀態的,沒有多大效益的,但每增加一張賭檯,就會令澳門已經相當緊張的人力資源市場再繃緊一點。就業結構嚴重失衡,對澳門未來的社會發展可能造成極大的隱憂和危機。
社會上有一種說法,認為精明的博彩公司不會做虧本生意,增設賭檯須繳付溢價金及增加很多成本開支,所以他們自然會按照市場需要而決定是否增設賭檯。這是片面的說法。從長遠來說,絕大部分的精明商人是肯定不會做虧本生意,但基於佔有市場,以及特定的經營發展策略,作出一些犧牲局部或短暫利益的措施、安排,一點也不奇怪。況且,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連夜趕科場,有市場上進進出出的情況也是常有的。再者,政府對於博彩業的發展,不能僅僅偏重於短暫的經濟效益,必須要肩負起高度的社會責任感。

陳炳強認為發展博彩業必須重視應有的社會責任,必須要有利於澳門社會經濟健康持續發展及國家的整體利益,不能長期利用內地的賭資來催谷澳門的繁華。澳門現時最需要的博彩公司,應該是既要具有開拓國際市場能力、競爭力的公司,又能自覺承擔起上述社會責任的公司。另一方面,政府必須要以高度責任感去制訂真正符合澳門和國家利益的旅遊博彩政策,在政策的強力引導下,各博彩公司的積極配合下,共同打造出澳門,以及泛珠區域旅遊合作的新天地。必須強調的是,澳門只有通過努力去爭取內地以外,特別是外國的旅遊到澳門旅遊、娛樂、消費,並惠及兄弟省市,帶動區域旅遊及經濟發展,這才真正值得政府及澳門居民自豪和驕傲;才較好地履行好本澳應盡的社會責任。◇

《博彩業發展與社會責任》座談會 三學者專題發言抒己見

【專訪】由澳門博彩研究學會、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聯合主辦的《博彩業發展與社會責任》座談會昨日假澳門教科文中心舉行。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陳炳強、澳門理工學院教授曾忠祿及蘇文欣先後作了專題發言。與會者對博彩業不斷發展壯大的同時,政府和博彩業經營者如何履行社會責任,以及如何在發展博彩業的同時又能照顧到其他行業的發展,並如何把博彩業對社會負面影響減至最低的問題進行了討論。

陳炳強作專題發言時表示,重視博彩業經濟效益的同時,亦必須要強調發展博彩業所須肩負的社會責任。只有這樣,才會真正符合澳門特區長遠利益,以及國家的整體利益。所謂社會責任,並不僅僅局限為要防止或儘量減低社會治安惡化和病態賭徒出現的問題,而是包括從更高更宏觀的層面,去要求澳門博彩業發展對推動澳門特區,以至國家的社會經濟健康、持續發展所應盡的責任。

曾忠祿認為,雖然新加坡的賭場度假村會分流一些內地遊客,但澳門的地位是新加坡一時難以取代的。不過,新加坡最大的影響在於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會引發更多的亞洲國家或地區開賭。

他還就新加坡對於規範賭牌持有人如何落實投資計劃,如何限制賭業在整個度假村發展計劃所佔的比重,以及如何防範病態賭徒等作了扼要的介紹。

此外,他透過分析新加坡的過程,總結出對澳門五點啟示,其中提到了今天澳門面臨的環境是變化非常迅速的環境,為應付環境變化帶來的挑戰,企業和政府都需要成為學習型組織。至於新加坡政府同公眾對話的方式,例如號召全國辯論,總理多次向公眾發表講話,就賭場管制法案在通過前的兩次公眾討論,以及建立了有效的反饋網,都對澳門有所啟示。

蘇文欣在專題發言時表示,受賭權開放及內地“自由行”政策等利好因素的影響,近年來本澳博彩業得到蓬勃發展。面對經濟與社會急速轉型、機遇和挑戰並存的新時期,澳門廣大市民的價值觀念也發生了轉變。

他在評述博彩業發展對澳門市民尤其是青年人和中年人士價值觀念產生影響的基礎上,從維護社會穩定、構建和諧社會的角度,就博彩業發展所導致的價值觀念背離等社會問題提出了建議。◇

《市民日報》於2006年7月23日報道內容如下:

座談會論社會責任 更高層面推動發展 政府-博彩業攜手打造新澳門

【本報訊】自賭權開放後,博彩業百花齊放,除帶動其他行業蓬勃發展外,當中衍生出的各種社會負面問題亦隨之增多。在面對博彩業未來仍要不斷壯大的必爭事實下,特區政府及博彩業經營者如何履行他們的社會責任等問題,已成為當今主要研究的課題。對此,澳門博彩研究學會與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昨合辦《博彩業發展與社會責任》座談會,邀得專門研究博彩及社會問題的相關專家、學者主講,共同探討博彩業與社會責任等課題。

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陳炳強表示,在重視博彩業經濟效益同時,亦必須強調發展博彩業所須肩負的社會責任。只有這樣,才會真正符合澳門特區長遠利益,以及國家的整體利益。而特區政府應以高度的責任感去制訂真正符合澳門特區及國家利益的旅遊博彩政策,並在政策的強力引導下,各博彩公司的積極配合下,共同打造出澳門特區,以及泛珠區域旅遊合作的新天地。

座談會昨午假教科文中心舉行,由陳炳強、澳門博彩研究學會監事曾忠祿及澳門理工學院教授蘇文欣主講。

要以吸引國際客源為目標

其中,陳炳強在《澳門博彩業發展與社會責任》中指出:社會責任不僅只局限為要防止或儘量減低社會治安惡化及病態賭徒出現的問題,它還包括從更高更宏觀的層面,去要求澳門博彩業發展對推動澳門特區,以至國家的社會經濟健康、持續發展所應盡的責任。

基於此點,他進一步解釋,社會責任所牽涉的範圍較廣,主要概括為三方面:一、澳門博彩業發展應帶動其他行業發展,為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創造有利條件;二、致力推動澳門為一個擁有相當比例的外國客源的真正國際旅遊娛樂城市,不應憑地理優勢去吸盡內地居民的賭資去澆灌澳門;三、要有利於推動澳門多元文化的進一步發展,為旅客及本地居民提供更多闔家歡樂的娛樂、消閒場所,豐富澳門居民的文娛生活。

他強調,旅遊博彩業勃蓬發展,與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並不一定存在衝突。倘若現時所有的博彩經營公司都能多承擔一點社會責任,自動回饋社會,多從澳門整體及長遠的利益考慮,博彩業與其他行業,特別是其他服務業之間的發展,應可起到更好的互相促進效果。

對於現時政府在監管博彩公司去履行社會責任的工作是否仍有改善空間?陳炳強坦言,“有”。因為政府在博彩業發展過程中佔有重要席位,它對博彩業的發展方向具有絕對的主導權。然而,政府有沒有把握好這一主導權,是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政府要行使這一主導權,必須建基在一套宏觀、科學、合理、具有高度社會責任感的旅遊博彩政策上。例如,在處理賭場、賭檯的申請審批時,政府應該把能否有效開拓外國市場、能否有效優化澳門的客源結構,特別是賭客來源結構,作為重要審批準則之一,並要制訂具透明度及可行的機制去促使博彩營運商落實拓展外國市場的計劃。

由於博彩經營公司的發展戰略與政府應有的發展戰略是不可能完全相同,因此,他建議,政府對博彩公司的市場定位,對澳門的客源結構必須有深入的考量,以及重視政策導向。倘若政府處理得當,屆時為澳門引發的商機及對區域旅遊、運輸業、創意產業及相關行業的發展,都會產生深遠影響,且澳門其他行業從中亦會尋找更大的發展空間。◇

香港《新報》於2006年7月23日報道內容如下:

博彩業一枝獨秀 社會責任響警鐘 學者疾呼三項關注

【新報訊】由澳門博彩研究會、社會發展研究會聯合主辦的《博彩業發展與社會責任》座談會,昨日在澳門科教文中心舉行。與會者認為,博彩業不斷發展壯大的同時,政府和博彩業經營者都應履行社會責任,並應共同合作,打造澳門與泛珠區域旅遊合作的新天地。

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陳炳強、澳門理工學院教授曾忠祿及蘇文欣先後作了專題發言。

就業結構失衡

陳炳強指出,當前除了要重視博彩業帶來經濟效益的同時,亦必須要強調發展博彩業所面對的社會責任;他認為,社會責任並不單止要防止或儘量減低社會治安惡化和病態賭徒出現的問題,而且要包括從更高的層面去要求澳門博彩發展對推動澳門,以至國家的社會經濟健康、持續發展所應盡的責任。

陳炳強提出三點值得關注的事項:第一,澳門的博彩業發展應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促進澳門的都會現代建設,去帶動其他行業的發展,為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創造有利條件;第二,應致力推動澳門為一個擁有相當比例的外國客源的真正國際旅遊娛樂城市,而不是採取“一網打盡”的方式,憑“近水樓台”的地理優勢去試圖吸盡內地居民的賭資;第三,要有利於推動澳門多元文化的進一步發展,為旅客及本地居民能提供更多闔家歡式的娛樂場所,豐富文娛生活。

他認為,現時有不少賭檯基本上是閒置的,沒有多大效益,每當增加一張賭?,澳門的人力資源就會更加緊張,就業結構造成嚴重失衡,對於澳門未來的社會發展可能會造成極大危機。他提出政府要以高度責任感切實制訂真正符合澳門和國家利益的旅遊博彩政策,在相關政策的強力引導下,各博彩公司積極配合,共同打造出澳門與泛珠區域旅遊合作的新天地。◇

香港《大公報》於2006年7月28日報道內容如下:

《博彩業發展與社會責任》座談會 澳門博彩研究學會和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合辦

隨著近年澳門博彩業的發展越來越蓬勃,人力資源和青少年的價值觀等問題一直是政府和社會團體所關注的事項。日前,澳門博彩研究學會和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主辦一個名為《博彩業發展與社會責任》座談會,由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陳炳強、澳門博彩研究學會監事曾忠祿和澳門理工學院教授蘇文欣在會上先後發言,討論博彩業在社會上應該擔當的角色。
陳炳強發言時表示,博彩業謀求發展和爭取利潤的同時,也必須顧及澳門特區和國家的整體利益,所以博彩業必須肩負起一定的社會責任。而這個社會責任不單單局限於防止或儘量減低社會治安惡化和病態賭徒出現的問題,而是憑藉博彩業的發展去推動澳門特區,以至國家的社會經濟能健康地持續發展。

他進而具體指出,澳門的博彩業發展應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促進澳門的都市化建設,去帶動其他行業的發展,為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創造有利條件。另外,推動澳門旅遊業擁有相當比例的外國客源,走向真正國際旅遊娛樂城市的道路也是博彩業的責任,而不應唯利是圖地對內地賭資一網打盡。以及在發展多元化旅業的同時,為旅客和本地市民提供闔家歡的娛樂,豐富澳門市民的文娛生活。

曾忠祿則以新加坡作為研究對象,希望能給澳門博彩業一點啟示。他指出,在澳門開放賭權,吸引大量博彩投資的情況下,令澳門的博彩收入及本地生產總值高速增長,不少亞洲國家有見及此,如韓國、菲律賓和越南等都宣佈要進一步擴大博彩業規模。

由於新加坡決定發展博彩業,相信澳門將有部分內地旅客流失到新加坡的市場,但新加坡在短時間內是難以取代澳門的地位的。然而新加坡發展博彩業的最大影響,不是對澳門所構成的直接威脅,而是所產生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引發更多亞洲國家和地區開賭。

在開放賭權和內地「自由行」政策等有利因素下,蘇文欣則認為這是面對經濟和社會急速轉型、機遇和挑戰並存的新時期,澳門廣大市民的價值觀念也產生了轉變。尤其是澳門在博彩業高速發展和一枝獨秀的情況下,令青年人的價值觀背離社會問題。

三位學者和出席者普遍認為,是次座談會為市民大眾思考博彩業發展與社會責任之間的關係,特別是關於澳門社會經濟健康發展及對國家利益所應該承擔的責任,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