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主辦博彩業發展與規範座談會

 

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於200711月初舉辦了有關澳門博彩業發展與規範座談會,澳門多間媒體作了報道。

 

以下為《華僑報》於20071119報道的內容:

 

【特訊】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日前就博彩業發展與規範等有關問題舉行了座談會,理事長陳炳強作主題發言,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陳秉松主持會議。與會者認為,規範博彩業的賭檯數量,是規範整個博彩業發展的重要切入點之一,對博彩業與其他行業的協調發展,可產生積極作用。出席座談會的還有:監事長劉家璧、副理事長林清風、理監事及部門負責人何佩珊、梁施惠、吳域邦、邱淑君、莫苑君、吳小虹、馮倩儀、賴彩娟、毛美斯、馮佩芝等。

 

陳炳強指出,回歸後,澳門博彩業一直處於上升發展軌道。從某種意義上說,幸運博彩業毛收入總額的增加,與娛樂場及賭檯數目增加有一定的關連。但按數據及不同的思維角度分析,也許我們得出不同的推論結果。以二零零二年為例,當年全年賭檯數目變動不大,至年底只有三百三十九張賭檯,即平均每張賭檯全年創造的毛收入約為六千五百萬澳門元,假設每一張賭檯能維持此一效益,澳門要創造去年約五百六十六億澳門元及今年首三季約五百八十三億澳門元的幸運博彩毛收入,大概分別只需八百六十六張及八百九十一張賭檯;但現實的賭檯卻分別是二千七百六十二張及三千九百九十二張。

 

事實上,一個城市的博彩毛收入,並不決定於賭檯數目。陳炳強進一步分析,去年,澳門賭檯數目不及拉斯維加斯金光大道賭檯的一半,但賭場創造的毛收入,已明顯超越拉城金光大道的博彩(包括賭檯及角子機)毛收入。當然,在實際營運過程中,要確保每一間賭場中的每一張賭檯都維持或超過二零零二年的水平,是不容易的,而且在旅客數量的急增下,沒有一定的賭檯數量增加相配應,恐怕亦難滿足旅客的需要。但有理由相信,如能科學地規範賭檯數量,以及博彩公司作出更有效的市場定位,澳門完全可以在少於現時賭檯的數量下,取得同樣或更大的經濟效益。只要整體博彩效益不減少,政府的稅收就不會減少;而且假設澳門賭檯數目少於現時實際存在的數目,高度繃緊的人力資源市場亦有可能出現稍為緩和空間,由於多開一張賭檯,最起碼要增加三至六名員工,加開一千張賭檯,就要在市場上再爭奪多幾千名本地員工。其實,如果博彩公司宣傳及營銷策略得當,在配合澳門規範賭檯的過程中,還可以加速發展電動博彩業務,減少人力資源成本的開支。而且,對引導整合規模細小的賭場都會帶來積極作用。

陳炳強認為,不可能澳門所有本地就業人士都在娛樂場服務的,因為從社會的健康發展角度考慮,以至從個人的性格、喜好考慮都不可能。但是,如今後賭檯在現有數量基礎上再急速膨脹,對澳門的整體產業佈局、人力資源的緊張情況及其他社會問題,都會產生不容低估的負面影響。

規範賭檯數目絕對不是硬性設定賭檯上限指標,沒有適度彈性的處理方法是不實際的。陳炳強建議,規範的方式可以從兩方面考慮,一是以累進方式徵收賭檯溢價金。現時徵收賭檯溢價金分有中場及貴賓廳賭檯兩種,其基本金額不但有有重新檢討的需要,而且應該引入累進方式,即一間博彩公司的賭檯總量在設定數目範圍內,就以現時或檢討後的溢價金標準徵收,增加至一定的數目,就須調升溢價金,增幅可以是一倍,如此類推,讓累進增加的溢價金可以是基本溢價金的一倍至數倍,甚至更高。總之,就是讓經營者根據額外附加的高成本去考量是否有必要申請增加賭檯的必要性,從而使博彩公司為增加賭檯而引致社會成本的增加而多付出一些相應的補償,讓博彩公司在求取利潤最大化的前提下,對澳門社會多作出一份承擔和責任。另一方面,審批增加賭檯的主要依據要視乎博彩公司能否提供一套計劃,該計劃要對澳門持續發展有利,其中要明顯有助優化澳門客源結構及有利區域旅遊資源整合,特別是當賭檯總量增加至一個已與澳門整體發展規模不相適應及對本澳其他行業的人手安排造成較大衝擊時,就更有需要以發展計劃的內容為首要考慮審批標準。毋庸置疑,現時訪澳的日本及歐美旅客明顯增加,但佔入境旅客總量仍不足一成,有理由相信,透過博彩公司及各方面的努力,澳門是可以加快優化客源結構的過程,優化客源結構對澳門長遠健康發展非常重要。

 

與會者認為,澳門的經濟要適度多元發展,沒有適度的本地人力資源配合是難以實現的,規劃賭檯數目,客觀上有利於其他行業吸納本地就業人口,催生更多有利澳門的新產業。

 

陳秉松總結時指出,博彩業發展至今,確實是到了一個全面檢討、總結經驗的時候,既要以發展的眼光看待市民參與博彩娛樂的行為,亦要實事求是地研究博彩業過度膨脹對社會造成的影響。任何事情都不可能走回頭路,社會各界都應該以積極的態度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隨著近年博彩業的發展,國際投資者對投資澳門的興趣越來越大,澳門各界亦應作好心理準備,啟動創新思維去捕捉每一個的發展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