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主辦博彩業發展座談會

 

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於20093月主辦有關博彩業發展座談會,澳門多間媒體報道了有關情況。

 

以下為《大眾報》於200938報道內容:

 

【特訊】在澳門博彩業拉開競爭序幕差不多五年之際,又適逢全球受金融海嘯困擾,作為澳門經濟命脈的博彩業究竟怎樣發展才能更切合澳門的實際情況,才可以更有利於澳門和國家的整體發展,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日前就有關問題舉行了座談會。理事長陳炳強作主題發言,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陳秉松主持了會議。出席座談會的還有監事長劉家璧、副理事長林清風及理監事與部門負責人共十多人。

 

陳炳強表示,賭權開放,引入外資,對澳門旅遊博彩業發展帶來了深刻的影響。同時,在旅遊博彩業的作用下,澳門的國際知名度大大提升,並為澳門在珠三角區域合作中,提供了較強的互補特性。當然,澳門要進一步增強旅遊博彩業的競爭力,為區域共贏發揮更積極的作用,不斷完善各項旅遊娛樂設施,特別是透過適當的方式,加大力度推動路氹填海區的相關項目建設,將具有重大戰略意義。應該看到,金融海嘯總有一天會過去的,而且新加坡的娛樂場度假村項目已如火如荼地進行,亞洲開放賭禁的國家或地區亦呈逐步增加的趨勢,因此,澳門有需要爭取時間,儘快建立一個更能引起世界矚目、規劃得更加完善,在路氹填海地段與橫琴相望的博彩娛樂新區。

 

較早前,外資博企宣佈暫停澳門金光大道的第五、六期工程計劃,對此,有關方面應該儘快尋求解決辦法,必要時,行政當局可考慮透過協商或其他方式,推動外資博企引入符合澳門利益的策略合作伙伴,或由中資銀行遵照市場與澳門發展需要相結合原則,研究以適當方式為有關企業作出部分融資安排。

 

陳炳強指出,根據國家法律、政策及領導人指示,中資是絕對禁止參與博彩業的。但若從學術角度探討,中資如果可以在一個更恰當的位置上參與澳門旅遊博彩業發展,對進一步優化澳門的博企資本結構,平衡賭業的各方利益,從而為澳門的長治久安都有著特別意義。事實上,在“一國兩制”下,澳門享有高度自治,但關乎澳門繁榮穩定及牽涉到國家利益的博彩業,中央政府完全有理由對有關方面的政策及重大安排作公開表態,或者透過中資適當的參與方式,以推動博彩業朝著更符合澳門與國家整體利益的方向發展。

 

對於澳門博彩業今後應該傾向走貴賓廳路線,抑或以中場客為主,陳炳強認為,兩者的發展應該有所顧及,暫不宜輕率作判斷。面對金融海嘯,社會有部分意見認為貴賓廳毛收入去年第四季已明顯放緩,因此澳門要逐步發展以中場客為主。但大家不要忘記,在二零零三年非典肆虐最嚴重的第二季,澳門的入境旅客人次及旅客消費總額(不包括博彩消費)分別下跌約兩成六及四成,但博彩業在貴賓廳支撐下,整體毛收入仍取得百分之一點五的輕微增幅。而且,若要由中場客創造的賭稅去逐步替代貴賓廳創造的賭稅,澳門需要吸多少個中場賭客,開多少張賭檯才能實現,這對澳門就業結構及催生澳門以至周邊地區的賭風都會產生嚴重影響。基於澳門旅遊博彩業的發展,既受世界經濟及內地政策影響,亦受到衛生傳染病影響,因此,只有旅客來源地多元,高端客及一般客在澳門都感到稱心如意,一旦出現突變,澳門的旅遊博彩業仍可以有喘息發展的機會。至於規範博企與中介人之間的“碼佣”問題,由於相當部分中介人尚需借助其合作者(俗稱疊碼仔)去開拓大客戶,誰掌握大客戶,誰就自然具有較強的市場叫價能力,即中介人就有需要給予疊碼仔較吸引的碼佣。所以,如果要比較有效及妥善地解決有關問題、又不影響相關人員開拓大客的積極性,必然要有通盤的考慮,包括要從博彩業的管理、營銷方式及進一步理順從業員關係等綜合因素考慮。

 

同時,陳炳強表示,優化旅客結構,積極拓展外國客源,是確保澳門旅遊博彩業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對此,澳門應爭取中央同意在澳門的外國人到廣東省及北京、上海等主要城市可提供“一百六十八小時(七天)或更長時間的更便利簽註”,以讓更多外國人願意選擇澳門作為踏足中國的第一站,在澳門觀光博彩後,再到珠三角或內地其他地方旅遊、開展商貿活動。如果越來越多外國人願意選擇到澳門為中國的第一站,澳門的發展商機亦必然越來越多,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也許更容易實現。同時,這亦有利於內地旅遊業發展。

 

此外,為了進一步體現澳門感恩內地的支持,澳門當局可以考慮在每年賭稅中撥出一定比例注入一個專門支援內地文化教育事業的基金。該基金甚至可在內地註冊,其中一個功能可以是定期頒授社會科學及自然科學的重大研究成果獎,為配合中國的發展戰略出一分力。陳炳強認為,由於大部分澳門居民都有愛國愛澳的優良傳統,只要向澳門大眾說清楚,把部分博彩稅支援內地的安排,應該可以得到廣大市民的理解和支持。同時,博企本身亦應該考慮主動在純利中撥出一定比例專門用作支持內地與澳門的文化交流及適當支援內地的文化事業發展。

 

陳秉松總結時表示,澳門的發展離不開內地的支持,因此必須時刻注意以適當的方式回報內地。而澳門的博彩業,現已進入一個新的歷史起點,如何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進一步發揮博彩業的積極面,儘量減低消極面,藉此更好地推動澳門經濟健康持續發展,而又不損害內地利益,都是各方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