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

組織專家研究媽閣廟石刻保育傳拓與媽祖籤語文

 

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全球中文文獻資源共建共享促進會2012年第四季至20131月期間,組織兩岸三地專家、學者對澳門媽閣廟石刻保育與傳拓暨媽祖籤語文化進行研究、分析,並撰寫專題報告,兩岸部分研究人員還於201211月底到澳門進行了相關考察、調研。澳門媒體對有關研究、分析情況作了報道。

 

以下為《華僑報》於2013121日報道內容:

 

兩團體組織專家學者     研究媽閣石刻保育及籤語

 

【特訊】由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全球中文文獻資源共建共享促進會組織專家學者開展有關媽祖廟石刻保育傳拓暨媽祖籤語文化研究,現已按計劃完成考察及後續分析工作。

理事長陳炳強、副理事長陳秉松分別為項目研究統籌、副統籌,課題組成員包括兩岸專家及

本澳學者十多人,其中有被譽為中國高浮雕拓片第一人的著名石刻傳拓及鑒定藝術家李仁清,以及曾經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的兩岸交流活動中,向國家主席胡錦濤手把手示範傳拓藝術的資深研究人員冀亞平等。澳台友好協會及澳門基金會資助是項研究部分經費。

 

根據分析,具有珍貴歷史文化價值的媽祖廟摩崖石刻受到多種因素而不斷損耗,該等因素包括大自然及人為影響,導致出現粒狀剝落、裂隙發育、生物侵蝕、水痕土鏽、表面溶蝕等特徵,其中人為直接影響較為嚴重的就是香灰和油煙對石刻的覆蓋,因為油煙會吸附空氣中的塵埃,形成油垢覆蓋在石刻的表面,不僅嚴重影響石刻的外觀,而且為微生物的生長繁殖提供了營養和適宜的生存條件。如各種破壞石刻的因素未有改變,再結合澳門的氣候特點推測,大概再過一百年,媽祖廟摩崖石刻的大部分文字將會變得模糊。

 

因此,開展保護石刻及設法在石刻文字尚未模糊前保留有關書法神韻的工作,是刻不容緩的。然而,一般用於保護戶外石刻原件的方法,例如搬移至博物館收藏、製作碑簷與錨固等,不一定適合於澳門,至於用化學物料塗刷保護層,內地雖有不少名勝推廣採用,但有關塗刷的物料會否對石刻本身構成影響,尚需時間檢驗,在未有公認的科學結論時,不宜輕率使用,否則對媽祖廟石刻帶來另一人為無可挽回的損害。

 

經綜合研究評估,透過傳拓技術這種中國特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以使媽祖廟石刻文獻及其神韻留存下來,是最為可行的方法。

 

由於起源自魏晉南北朝的傳拓主要是用紙、墨和傳拓工具將鑄刻在器物上的文字或圖像捶印下來的一種技藝,只要處理恰當,對有關石刻是絲毫不會造成損害,而且只要由技藝精湛的傳拓專家參與有關傳拓工作,其拓本所展示的神髓與原件似乎是不相伯仲的,事實上,很多著名的古代碑刻拓本現今已成為國家一級文物,拓本本身所蘊含的歷史文化藝術價值已超出文物資料留存的初始功能。基於此,傳拓媽祖廟石刻不僅為保存有關珍貴文獻資料及為日後重刻復原提供了重要的條件,而且正是為具有深厚歷史文化沉澱的澳門增添新的文化藝術內涵。另外,由於媽祖廟石刻表面較粗糙,粒狀較明顯,因此在傳拓工序上需要特別講求工作人員的認真細緻與高超技術,方可拓出神韻。若要對媽閣摩崖石刻進行全面傳拓,考慮沿山地形及人流不息等因素,以四個專業人員進行計算,估計需時三個月。

另一方面,兩岸四地的媽祖(天后)籤語,基本上可認定最早源於內地,其中本澳媽祖廟及氹仔天后宮所用的籤文屬同一體系,共一百零三首,據現時可掌握的資料分析,其版本出自順治八年寧波延慶寺僧。至於《六十甲子籤》是台灣民間最通行、最多寺廟使用的媽祖籤,共六十首,有些則會另加頭籤、籤王、籤首。現時澳門普濟禪院的觀音大士靈籤與媽祖《六十甲子籤》源於一體,只是個別文字作出修改,這是同一籤文在不同廟宇應用過程中常見的現象。至於媽祖籤與觀音大士籤同出一源的原因主要是,該籤文古時在福建莆田是一個通用的籤詩文本,有莆田人稱之為《觀音佛簽》、流傳至台灣後,則有人直接將之稱為媽祖籤、娘娘籤。

對媽祖籤的源流特點作出分析,充分反映了兩岸三地人民的內心追求,以及部分人透過宗教得到慰藉的方式與用語都是一樣的,因此,若能進一步深入研究媽祖及其他的籤語文化,對加強兩岸四地的文化與宗教交流,對增進彼此更多的共通語言,促進兩岸和諧發展有積極意義。

課題組認為,及時對媽閣石刻及其他珍貴石刻進行傳拓,並且深化對媽祖籤語等研究,同時在此基礎上再深入開展有關媽祖文化及資料整理工作,將對澳門文化事業發展,強化澳門在兩岸的文化交流平台角色起著重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