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載於2003年11月20日《香港經濟日報》

 

內地倘開賭 港澳亦受益

 陳炳強、陳秉松

近年不少鄰國在與中國接壤的邊界附近,開設賭場吸引中國賭客,國際頂級賭城拉斯維加斯的賭場亦覷準中國客源,紛紛在內地設立辦事處組織豪客到該市博彩。內華達州副州長月前更親率旅遊貿易代表團訪問內地,表示希望儘快開通內地直飛拉斯維加斯航線,以及會積極促使美國駐華使館為中國公民赴美提供更多便利。

顯然,拉斯維加斯對內地市場的開拓,已由企業行為上升至政府行為。面對著賭業全球發展的趨勢,以及社會對博彩娛樂需求迅速的增長,內地應否考慮進一步解除賭禁,允許開設賭場,值得探討。

內地已有樂透(類似六合彩)及足球彩票等多種彩票,因此已非禁賭的淨土,但將彩票塑造的形象還是比較正面。無論如何,綜合國內外各種因素並以發展眼光分析,適量開設賭場,將利大於弊。

京津滬可作試金石

事實上,社會主義制度與禁賭政策沒有必然聯繫。英美這些具代表性的資本主義國家,對彩票的政策都經歷過禁、放、禁、再放的過程;社會主義老大哥的蘇聯在建國不足十年便已發售彩票。至於現今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越南、朝鮮,更早已設賭場,因此社會制度不應成為衡量開賭與否的指標。

再者,中國傳統主流文化並不排斥博彩娛樂活動。毋庸置疑,過份沉溺賭博如同一切玩物喪志、執迷不悟的人一樣,都可能造成嚴重惡果。但古聖先賢亦沒有因噎廢食,完全否定博彩的娛樂消閒價值。孔子曾說:“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一種擲骰博戲)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幹一下比閒著好)。”

此外,全球博彩市場非常龐大,每年博彩消費總額高逾4,000億美元,只要處理得當,內地能容納多個城市發展賭場博彩,而不會衝擊澳門。況且,澳門開拓日韓及歐美客源的力量非常薄弱,若內地賭場能開拓這方面旅客,不單可擴大中國在國際博彩市場的份額,對配合中國打造為國際旅遊娛樂大國亦有積極意義。

雖然各國最先開設賭場的城市,大多為偏遠、落後或財政陷入捉襟見肘之地,

但內地若允許開設賭場,起初適宜規範在經濟繁盛和市場較成熟的地方,因為這才有利於中央政府依法對賭場作出嚴密監管,和為外國商務旅客提供方便。

若計及2008年北京奧運及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等因素,首批賭場可考慮設在京津、上海或其周邊地區,但賭場數量必須嚴格限制。只有待掌握經驗,對市場反應有更全面和深入認識後,內地才可考慮適當擴大賭場選點和數量。

毋須限制客源身份

此外,內地賭場應毋須限制客源身份,但必須要求經營者有完整吸納外國旅客的方案,以及要將賭場建設為具規模、具創意、高格調的消閒場所。賭場的設計,還要有利於提升國家及地方旅遊形象。

在初始階段,內地賭場絕不宜授權予地方政府監管。中央政府或專責委員會必須牢牢掌握賭牌的審批和監核權。賭場稅收須全歸中央所有,但賭場的配套設施,如酒店及其他娛樂設施所獲收益,則可按現行稅制分配。

為讓賭場稅收獲更好利用,可考慮按比例撥作專項用途,最好包括以下四項:

1.設立科研及拔尖人才培訓基金,當年美國利用彩票收益資助哈佛、耶魯等大學發展的經驗,具啟發意義。

2.可專款資助改善偏遠及落後地區的通訊設備,擴大當地居民的視野,有助他們制定有利於自身發展的政策。

3.設立旅遊發展基金,組織專人協助地方統籌開發各項旅遊資源,進行適當的包裝宣傳,內地旅遊業可得到更蓬勃發展。

4.設立兩岸文化交流基金,資助一切有利於促進兩岸四地融和、交流的活動,包括港澳台的註冊機構都可依章申請。

內地開設賭場,將為港澳帶來更多發展機遇,因為現代化賭場的經營模式,均與其他行業類似,需要大量有關市場營銷、企業管理、財務管理、公關傳訊和其他高質素的服務人才。

而與賭場相配套的旅遊娛樂項目,需要更多不同類型的人才參與。如果再考慮到內地因旅遊娛樂業蓬勃發展所帶來的機遇,和加上CEPA因素,港澳在內地的發展空間和商機,更是難以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