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載於2006927香港《商報》

 澳門賭業不宜全押注內地客

陳炳強、陳秉松

美國西岸賭王史提芬•永利在澳門開設的酒店娛樂場開幕當天,儘管煙花璀璨,人頭攢動,傳媒廣泛報道,但在美國紐約交易所上市的永利及金沙股價均告下跌,以作?“賀禮”。股價上下波動,本屬平常事,但以金沙有實質業績支援尚且在這個充滿期待的時刻下跌,足見股民對澳門賭業前景另有看法。

澳門賭業存在隱憂

事實上,澳門近年博彩業整體毛收入持續上升,今年首7月已有4個月的毛收入超過拉斯維加斯金光大道的賭場毛收入。但是,澳門賭業亮麗資料背後,確實存在隱憂。

最能反映澳門賭場貴賓廳收益的貴賓百家樂,繼去年比前年下跌3.2%後,今年第二季比去年同期再下跌2.7%。即是說,引入新的博彩公司,似乎至今尚未能有效擴大貴賓廳豪客市場這個“餅”。

2002年澳門特區政府批出新賭牌時,表示新引入的博彩公司都具有開創新局面的能力和魄力,結果新的公司只是在澳門原有的或下滑中的市場上去搶佔市場份額,甚至不惜提高“碼佣”作?搶佔市場的手段。如果“碼佣”?“轉碼數”1.2%,以近年澳門貴賓百家樂的實際贏率計算,“碼佣”連政府稅費開支已近毛收入九成,再加上其他高昂的成本開支,博彩公司在貴賓廳業務上的盈利空間無疑大?收窄,假設“碼佣”再進一步提高,情況將會更?嚴重。賭業的不健康競爭,勢必衝擊市場的應有秩序,催化更多消費者(賭客)的不理性賭博,甚至因不同的博彩公司與博彩中介人及其合作者(賭廳廳主及?碼仔)在重整新的關係過程中,可能給社會帶來不必要的震動。難怪何鴻燊對於以提高“碼佣”作?搶佔貴賓廳市場的手法有強烈反應。

“中場”毛收入增幅收窄

誠然,近年澳門賭場的“中場”業務發展非常迅速,帶動整體博彩業持續增長,金沙從中取得的輝煌業績更?不少人津津樂道。不過,對“中場”業務增長原因及因此衍生的問題,在此有必要作出分析。

賭權開放後,澳博作?澳娛子公司率先投入營運,其間雖然經歷“非典”肆虐的2003年,但當年博彩業毛收入仍比2002年上升29%;2004年第1季,“自由行”的覆蓋面仍然有限,而且澳門2003年第1季基本上未受“非典”影響,賭場收入基數較高,結果同比增長38%;金沙娛樂場及銀河華都娛樂場分別在2004年5月中及7月初才開業,但2004年下半年的博彩業毛收入比2003年同期只增加33.9%。2005年起至今年上半年,博彩業季度毛收入總額的同比增幅只介乎2.6%至17.2%。其增幅已明顯收窄。

究其原因,主要是近年澳門的賭客結構越趨單一,內地賭客高佔九成以上,隨著內地打擊黨政人員參賭的力度逐漸加強,以及內地部分豪賭客採取了其他賭博方式,貴賓廳業務便不升反跌。所以,如果把這兩年澳門的賭業增長歸結?“金沙效應”的功勞,是欠缺說服力的。內地“自由行”賭客才是主要的增長動力。

與內地矛盾恐增加

永利開業,聲稱會?澳門引入更多不同的客源,同時會重視非博彩業的收益。這還須拭目以待。不過,香港縮水版的迪士尼樂園尚且未能達到預期目標,澳門永利規模與美國同類度假村規模相差甚遠,吸引力又有多大呢?

無論如何,內地來澳的旅客喜歡在澳門賭檯上押注娛樂,而澳門的博彩公司,以至澳門的未來命運則幾乎全部押注在內地賭客身上。澳門的賭檯及博彩毛收入增加越多,意味著內地傾倒在澳門的賭資就越多,澳門與內地的矛盾也可能因而增多;如果毛收入增幅跟不上賭檯的增幅,則意味著澳門的賭業有可能出現“人仰馬翻”的局面。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今年六月在港接見澳門行政長官時,重申國家主席胡錦濤在澳門回歸5周年提出的“四點希望”,當中便涵蓋“要繼續加強和完善對博彩業的管理,促進旅遊等相關行業的發展”的內容。至於國家“十一•五規劃”對澳門的描述沒有提及博彩業,也沒有參照《基本法》採用“娛樂”兩字去代替博彩業的表述,而只是用“旅遊等服務業”的文字表述。這一表述與支援香港發展旅遊的表述似乎沒有分別。這些信號是值得澳門警醒的。

應重優化客源結構

繼續發展博彩業是澳門當前的必然選擇。但是如何發展,必須要重新制訂一套宏觀、科學的規劃。例如,在處理賭場、賭檯的申請審批時,澳門政府應該把能否有效開拓外國市場、能否有效優化澳門的客源結構(特別是賭客來源結構),能否有利於促進區域旅遊發展,以及是否與澳門的勞動力市場規模相適應等作?重要的審批準則之一,並要制訂具透明度和可行的機制去確保博彩公司落實有關拓展計劃。博彩業是一項政策性很強的?業,透過政府恰當的政策導向,藉此推動澳門社會經濟健康持續發展,是理所當然的。

如果澳門政府處理得當,外商及外國旅客進出內地時,都有可能特意取道澳門賭一把及在澳門觀光消費。屆時?澳門、香港引發的商機及對區域旅遊、運輸業、創意?業及相關行業的發展,都會?生深遠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