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載於1999年5月28日《香港經濟日報》

 

設博彩區 讓澳賭權過渡

陳炳強、陳秉松

 

澳門特首選舉已塵埃落定,但在2001年將屆滿的賭權問題,至今仍前途未卜。由於現專營權持有人何鴻燊乃信德集團主席,兼營港澳運輸及多項在港的其他業務,澳門賭權問題對香港有一定影響。

剛選出的候任澳門特首何厚鏵曾經公開表示︰賭權開放是遲早的問題,但甚麼時候開放則必須審慎研究。

無論以任何一種方式經營博彩業,最終的目的都應是希望博彩業能取得穩步、健康發展,為旅遊業發展注入更加積極的動力。

但是在新舊模式的轉換過程中,涉及到錯綜複雜的利益和習慣勢力的問題;即使如香港房屋署改革方案都引起如此巨大的反響,更何況是一個極之敏感和牽涉面極廣泛的博彩行業呢?如何將博彩業“更新變革、穩定發展與增加效益”,三者達到有機的統一,這確實是一個很不容易解決的問題,但又必須要解決的問題。筆者嘗試提出一個移形換影,此消彼長的方案。

允符條件公司加入經營

所謂移形換影,就是澳門特區政府正式運作後可以立即著手計劃在適當的空間,允許符合條件的不同公司在新規範的空間經營博彩業。當新興地區的博彩經營尚未走上軌道時,原專營公司則繼續在特定的時間內,基本上按原先的模式在非新興區內經營博彩業。

這樣,澳門特區政府就可以清晰地在新舊博彩區施行不同的管理方式,特別是透過以空間換時間的方式,周詳地制定一套有利於博彩業全面改革、健康發展的模式。

透過這種處理方法,不但可以體現特區政府改革賭業經營方式的決心,又避免博彩專營權在一夜間轉換時帶來的不可預料的震動。

事實上,當新旅遊博彩區尚未正式走上軌道時,原博彩專營公司的經營優勢仍然可以得到發揮,它同時又可為特區政府提供較有保障的財政稅收,而在新興博彩區正式按規劃運作時,原專營公司的經營優勢是在局部量變的過程中逐步減少。另一方面,又可以較易克服經營模式所帶來的不可預料的衝擊,而正面的動力則可以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得以增強,因而可以大大緩和一夜之間由專營到全面競爭的質變所帶來的可能性震動,最終推動博彩業向更高層次發展。

具體地說︰移形換影中的空間,最理想地點就是在擁有天然海灘美景的路環島(連路?填海區)上(亦即筆者曾撰文提倡的“東方迷城”的坐落點上,由於這堬{時沒有賭場,可以全新規劃成一個形象嶄新、多姿多采的大型綜合旅遊博彩區,更可以為“東方迷城”的發展奠定基礎)。

路環可發展豪華型賭場

當2001年博彩專營合約期滿後,澳門特區政府可以考慮在一段時間內仍由原專營公司經營博彩業,但經營範圍只限於澳門半島和?仔島,同時作為專營公司的續約條件之一是專營公司有義務在指定時間內,投資和引入來自不同區域的資金開發路環的旅遊設施和有關硬件。另外,澳門特區政府按照政策導向吸納具有現代化管理模式經營的豪華型賭場在路環島(連路?填海區)發展,現專營公司亦有條件在新興博彩區成為眾多賭場的一份子。

第一期的賭場將由不少於一家公司持牌,但不宜過多的公司持牌,然後檢討效益及經營模式的優缺點,再在新興旅遊博彩區,放寬至全面開放。

而澳門特區政府為了集中發展路環大型綜合旅遊博彩區,對澳門半島及?仔島應不允許該專營公司繼續開設新賭場,即數量只可減少,不可增加,至於是否減少,就由原專營公司根據經營效益來決定。若新續的合約到期後,澳門特區政府由於已經有了路環新興博彩區作緩衝,對原在澳門半島及?仔的博彩業可以採取大刀闊斧的變革,以統一澳門博彩形象及發展路向,這實際上亦是將博彩業在“一賭兩制”的方式下作為平穩過渡方案。

新舊經營震盪 減至最低

綜合以上方案,好處包括︰

一、在移形換影、此消彼長的轉變下,把新舊經營方式可能帶來的震盪減至最低,更加避免了簡單地繼續專營或簡單地採用開放所帶給經濟上、社會上及其他方面不明朗因素而造成的衝擊,而且博彩競爭機制畢竟從“零的突破”中取得發展,長遠來說,澳門的博彩業始終會朝著公平、良性的競爭方向發展。

二、可以減少博彩合約到期因轉換經營模式而給有關從業人員帶來失業的可能性,從而緩減澳門社會問題。

三、路環新興的大型綜合旅遊博彩區實際上就是“東方迷城”及港澳珠旅遊鐵三角的有機組成部分,它將為區域旅遊的長遠發展先行一步地創造有利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