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載於2001年1月4日《香港經濟日報》

發展博彩業 港澳可攜手

陳炳強、陳秉松

香港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交《賭博條例》修訂議案,其主要目的在於打擊一切境外及網上賭博活動,如果條例一旦通過,澳門賽馬、賽狗在香港接受投注的活動,就自然會成為被打擊對象,這無疑對澳門的賽馬、賽狗業務帶來衝擊。

澳先表善意 港投桃報李

作為澳門博彩業的重要組成部分,賽馬和賽狗業能否得到生存、發展,並不完全是有關經營公司本身的業務問題,而是涉及到澳門的就業問題、經濟問題,以及行業的市場開拓問題,所以澳門特區政府主動出面與香港協調,和儘量妥善解決有關問題是非常必要的。澳門特首何厚鏵在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澳門政府的態度是相信經過適當的時間與港府溝通、合作,在不影響香港馬會的大前提下,在香港最終修訂的法律允許下,尋求一個有利兩地馬會的解決方案,使澳門馬會有繼續生存的空間。

古語云︰投我以桃,報之以李。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澳門特區政府在爭取香港特區政府制定出一個彈性的解決方案之前,何不先主動和積極地修訂澳門現行對彩票經營的有關法律和規定,讓香港六合彩可以名正言順,完全合法地在澳門公開發售,以便取得一派儒家風範的香港特首董建華,及其領導的特區政府更友善的回應呢?

無可置疑,澳門一直以來都有不少商店或攤檔出售香港六合彩,但嚴格來說,這種售賣活動是與澳門現行的法律、規定有牴觸的,不能算作真正的公開合法出售。

准售香港六合彩 互惠互利

澳葡政府在管治澳門時,也曾採取行動打擊售賣香港六合彩的活動,後來基於種種原因,也許包括無法徹底打擊才不了了之。既然作為澳門居民生活的調劑品——香港六合彩在澳門出售已是客觀事實,而且由來已久,那麼,澳門特區政府完全可以將香港六合彩在澳門的出售視為特殊個案處理,即只要透過修訂有關法律、規定,就可以得到圓滿解決。

澳門可以為香港這個“親哥哥”發售的六合彩作靈活、彈性安排;香港對澳門這個“親弟弟”的賽馬、賽狗投注作靈活、彈性安排也就有了“投桃報李”的可能性了。相反,如果澳門特區政府只希望香港為澳門的賽馬、賽狗開綠燈,給予彈性處理,而又不賦予香港六合彩在澳門出售的合法地位,恐怕這對香港來說,亦不是太公平的做法。

事實上,澳門特區政府若果允許香港六合彩在澳門公開合法出售,除了能傳遞友善信息外,對香港亦會帶來實質收益。因為除了澳門居民可以更方便購買六合彩外,每年從珠江三角洲到澳門旅遊的居民亦可以在澳門更容易、更方便購買到香港六合彩,這些來自珠江三角洲地區的旅客,在家中大都可以收看到香港電視,即隨時可以核對六合彩的開彩結果,因而這一市場潛力是不容低估的,所以這一安排實際上亦是一種互惠合作的安排。

此外,只要港澳兩地形成一個良好的合作機制,香港特區政府因允許澳門賽馬、賽狗在香港接受投注而造成的損失,是完全可以透過適當的利益回撥而得到解決的。透過今次香港特區政府修訂《賭博條例》的事件來看,筆者愈益感到港澳兩地必須要有更深層次,而非一般的接觸、溝通與合作,包括在整個博彩業領域上的協調、互補與合作,才可以為港澳兩地的發展注入更有利的元素。

港可“借肚生仔” 發展博彩業

香港會否發展幸運博彩業(即賭場博彩),對澳門來說始終是一個潛在的壓力,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情況下,我們根本沒有足夠法理依據去說明香港不能發展幸運博彩業,除非是香港特區政府本身無意發展或立法會根本不予通過有關法律。對於回歸前香港沒有幸運博彩,所以回歸後也不應存在的言論,是欠缺說服力的,亦是很難站得住腳的,因為回歸前香港沒有數碼港、沒有迪士尼樂園,難道回歸後也不可以擁有嗎?

所以,與其被動面對未來的變數,倒不如主動合作。無可否認,如果澳門的博彩經營能力未能不斷提高,而香港一旦發展幸運博彩業的話,對澳門的經濟影響將會非常明顯。因此,筆者早在澳門回歸前已撰文建議港澳應全面合作發展博彩業,香港可以採取“借胎生仔”的方式,借澳門的市場,在遵守澳門有關法律規定的前提下,與澳門攜手合作,共同發展幸運博彩業。這樣,不但不會給澳門經濟帶來衝擊,而且有了香港的參與和支持,澳門的幸運博彩業就會如虎添翼,香港亦會得到其應有的利益,港澳兩地因而可以取得雙贏局面。

正如江澤民所言,港澳是兄弟,要攜手並進,互相支持,共同發展。筆者認為,分別擁有高度自治權的港澳特區政府,是沒有甚麼事情不能達成協議和制定妥善解決辦法的,關鍵是否雙方具有足夠的眼光和胸襟,去充分認識到雙方互補合作的重要性,是否把口中的友善化為行動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