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載於2002年7月22日香港《信報》

 

港澳博彩合作前景闊

陳炳強

 

由於香港賭博修訂條例未有將澳門豁免於法例規範之外,因此法例生效後,澳門的賽狗、賽馬及賭波活動勢將面臨正面衝擊。究竟港澳博彩業是否只能互相排斥,“有我無你”,抑或可以共同合作,兄弟同心,獲利萬金?

筆者認為,港府在博彩業發展方面已基本上有一套計劃,只是基於策略或因欠缺足夠勇氣而未將整套計劃和盤托出,所以才將計劃化整為零,“斬件促銷”而已。民政事務局在《賭博修訂條例》通過後翌日,便馬上藉《體育政策檢討報告》去透露其進一步拓展彩票市場的新構想。這兩者並非孤立或互相矛盾的事件,而是用行動去說明了港府將不惜動用嚴刑峻法去驅趕境外博彩公司及地下莊家離場,然後向參與博彩的香港市民採取軟硬兼施手段,並“威逼利誘”其重投香港博彩市場懷抱。

雙方可取互利協議

面對著嚴重財政赤字的香港政府,由於尚未找到可收立竿見影之效的開源良方,則試圖力保佔總稅收高逾一成的博彩稅不要再下滑,甚至希望透過新法例、新安排令博彩稅止跌回升,這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港府的如意算盤能否真的打響,則屬另一個問題。況且,利益其實有著大利與小利、長遠利益與眼前利益之分。從區域合作與發展角度來看,港府這次修例時,未曾嘗試在維護自身利益與不妨礙澳門博彩業發展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這不但在情理上說不通,更反映了香港某些決策者的眼光愈來愈短視,根本看不到港澳在經濟領域上,包括在博彩產業的合作上有著廣闊空間和深遠意義。

與此同時,澳門為了要取得香港的善意回應,澳府不妨考慮修例准許香港六合彩及相關博彩活動在澳門合法銷售、投注。早在去年初,筆者已在港報上提出過是項建議。無可否認,澳門一些店舖、攤檔長期以來都有銷售香港六合彩,但畢竟這種銷售活動是與澳門現行法例及相關規定有所牴觸的,因此,澳門政府可先拿出誠意,讓香港六合彩在澳門合法存在。當然,港府最後是否領情和作出善意與具實質意義的回應,這就只能留待港府衡量了。

博彩業的合作內容和形式可以是多種多樣的,包括上述提到六合彩在澳門合法銷售的構想若得以實現,都可以發展為一種互利的合作。澳門可以從中收取一定的代理費或雙方協議一個利益分配方式;而香港則可以透過澳門打開訪澳遊客市場,主要是來自珠三角遊客的市場,由於來澳的珠三角旅客數量龐大,對投注六合彩普遍有較大興趣,兼且容易獲取開獎結果消息,所以港澳合作肯定可以擴大六合彩的投注規模。

共同開拓廣闊空間

由於彩票業已被視為全球第六大產業,這無疑為港澳在更大範圍去合作發行彩票,共同開拓彩票市場提供廣闊的空間。我們還應該看到,當前已獲社會普遍認同有利於推動區域發展的多項跨境大型建設項目,如城際軌道網絡工程等,都須要相關城市投入大量的資金。為了應付未來龐大的跨境建設開支,港澳可以在雙方的合作基礎上,再進一步爭取中央政府的支持,聯手發行中港澳特種彩票。由於彩票的發行範圍擴大了,彩池自然會擴大,至於彩票帶來的利益可以透過科學和合理的分配方式攤分,或專款用於中港澳的跨境建設項目上。這種彩票如果發行成功,肯定對中港澳都會帶來實惠。

另一方面,我們亦可以考慮將彩票的發行網絡伸展到歐盟。由於港澳與歐盟有著特殊的關係,特別是澳門的博彩法律與葡萄牙相關法律有著先天聯繫,如果將中港澳共同發行的彩票,透過港澳與歐盟聯接起來,共同發行一種跨越國度的彩票,並同時在中、港、澳、歐四地接受投注(或先以葡萄牙為突破口,然後再逐步擴至整個歐盟),這種彩票肯定會舉世矚目和深受市民歡迎。須知道,投注於這種彩票的資金不再純粹是中國人自己“塘水滾塘魚”,而且這一彩票有可能成為加深中歐兩國人民感情和友誼的橋樑,由小彩票變成一張特殊的“感情票”,這種彩票所產生的價值和發揮的作用,則恐怕非一般彩票所能相比。當然,要成功發行此種彩票具有一定的難度,但那些難度又並非不可克服的。

總之,港澳在各個經濟領域上,包括在博彩方面的合作前景都是非常廣闊的,只要雙方政府都拿出誠意、胸襟和勇氣,一定可以尋找到更多、更大的利益共同點。那?,香港又何須為眼前的蠅頭小利而關起門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