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載於2011220日《澳門日報》

 

澳門賭業對國家旅遊發展戰略的意義

 

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   陳炳強

 

澳門在推動旅遊博彩業持續健康發展的同時,如何為國家作出更具戰略意義的貢獻,值得探討。

 

00九年十二月頒佈的《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旅遊業的意見》中指出,“旅遊業是戰略性產業”,並提出“把旅遊業培育成國民經濟的戰略性支柱產業和人民群眾更加滿意的現代服務業的要求。”國務院隨後頒佈《國務院關於推進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把建設海南國際旅遊島成為“我國旅遊業改革創新的試驗區”。可見,國家建設海南國際旅遊島是為配合全國旅遊發展戰略而部署,突出島內優勢與發展重點,而不是狹窄地要求海南產業多元與均衡。

 

成戰略產業有機部分

 

博彩元素是澳門眾多旅遊元素中最核心及最大的亮點。當看到自稱“在情感上傾向於反對開設賭場”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終把開設賭場放在“提升國家競爭力”的戰略高度時,澳門就更應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積極推進博彩業發展,令其成為國家戰略性產業的有機組成部分。

 

其實,澳門積極推進旅遊博彩業發展的意義是多方面的,當中包括:

 

一、在全國一盤棋戰略佈局下,澳門博彩元素與內地現有旅遊資源可發揮強烈的互補效應,有助進一步提升國家旅遊業競爭力。

 

內地有著豐富旅遊資源,但面對博彩娛樂對全球旅遊業產生的效益愈益凸顯,澳門博彩元素應與內地旅遊資源全面深化整合,把博彩元素作為國家旅遊資源的重要補充,進一步豐富國家旅遊業內涵,提升國家旅遊業競爭力。

 

要充分發揮澳門與內地旅遊資源互補優勢,擴大兩地旅遊業及其他方面的效益,除不斷優化兩地城際交通網絡,提供完善周到的旅遊配套服務,還須作多方面工作,以下兩點值得考慮:

 

便利簽註引外國旅客

 

(1)充分利用澳門與珠海的地緣優勢,率先深度整合博彩旅遊資源,再研究聯手爭取中央支持珠海自行制訂外國旅客經澳門進入珠海的更便捷簽註措施,吸引更多外國旅客在澳門珠海流動。國家主席胡錦濤在經濟特區建立三十周年慶祝大會上指出,“中央將一如既往支援經濟特區大膽探索、先行先試、發揮作用。”為此,珠澳應站在配合國家旅遊發展戰略的角度,並在“同城化”理念下,聯手爭取中央支持珠海大膽探索外國旅客進入珠海的更便捷方式。

 

經整合後的珠澳旅遊元素,包括博彩娛樂、人文景觀、海島沙灘、美食購物等將可有機地融為一體,從而彌補或以較低成本解決兩地原有旅遊資源的局限性。對旅客來說,其綜合吸引力較之國家重點建設的海南國際旅遊島更為突出。

 

藉博彩拉攏商務洽談

 

(2)在澳門與內地充分配合下,可研究聯手安排外國高端博彩客戶到澳門博彩,再到內地旅遊及開展商務活動。

 

澳門爭取吸引高端外國博彩客,儘管有困難,但應是澳門有關方面努力的方向。透過澳門博彩品牌與內地旅遊資源全面整合,配上嶄新的具個性化的優質服務,澳門具備條件拓展客源。透過適當的安排,例如澳門與內地省市加強溝通,做好相關配套,讓外國大企業家、富豪在澳門享受博彩娛樂,再進入內地感受中華旅遊獨特韻味。並於兩地行程配上適當的投資考察及商務洽談活動,將為澳門與內地引進外資或拓展海外市場創造新機遇。只要有關工作處理得宜,澳門的博彩元素除可對國家及澳門旅遊業作出貢獻,還可作其他經濟領域的貢獻。

 

二、澳門博彩業若處理得當,應可有力配合國家應對博彩業全球發展的趨勢,並可在配合國家和平發展戰略方面發揮特殊作用。

 

近年博彩業全球發展趨勢愈益迅猛,已合法經營博彩業逾一百六十年、並在國際博彩市場上建立較高知名度的澳門,無論內地日後會否調整禁賭政策,都應可成為國家應對賭業全球化的戰略要地。只要澳門有關方面能克服及改善博彩市場中存在的問題與不足,進一步理順博彩市場的各環節,特別是進一步加強與內地協作制定有效措施,堵截及打擊內地非正常資金流入澳門博彩市場,澳門博彩業應可進一步擴大正面價值,在維護國家利益上發揮積極作用。

 

賭收設內地文教基金

 

澳門作為國家應對賭業全球化的戰略要地,著眼點絕不僅是“肥水不流別人田”,而是站在戰略層次上與外國賭場進行博弈,不斷創造條件吸引更多外國賭客資金流進澳門,合理擴大澳門在國際博彩市場的規模。對於澳門取得的博彩收益,澳門可自覺考慮在每年賭稅中撥出一定的比例注入一個專門支援內地文教及公益事業的新基金,全數用於內地,或主動與中央研究其他方式,以進一步體現博彩業對國家的貢獻,及體現澳門感恩內地的支持。

 

另外,外資博企對澳門市場非常重視,澳門對外資博企的存在,必須一分為二地看待其利弊因素,並透過策略讓其更符合國家及澳門的利益。如考慮利用美資博企在澳門逐利的企業本質,以及澳門市場所具備的吸引力,因勢利導地推動美資博企作更多有利於加強中美及澳門與美國之間的具深度的民間交流活動,並適當透過有關企業影響力,向其國家傳遞正確的關於中國和平發展戰略的信息,對化解及改變部分外國人圍堵中國的觀念,減少外國對我國政策的不必要誤解,有著積極作用。

 

(正如新中國成立時,中央領導人爲港澳作出“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戰略部署,因而爲新中國的經濟建設發揮了重大作用。特別是因暫不收回香港,保留了英資在香港龐大的經濟利益,故而成功分化了美國與英國在外交上對新中國成立的態度,19501月便爭取了英國宣佈承認新中國的外交地位,對突破以美國爲首的西方陣營圍堵、孤立新中國起了極大作用。今天,澳門及內地也應以更開闊、更深邃的視野看待外資博企在澳門的存在與發展,透過適當的策略讓博彩業配合國家和平發展戰略而作出特殊貢獻,應是不容忽視的問題。)

 

三、為更好地配合國家旅遊業發展,澳門在探索推動博彩昇華為高雅文娛消閒活動,以及為內地提供具參考價值的彩票發展模式,應可發揮積極作用。

 

具有深厚中西文化內涵的澳門,為更好地配合國家旅遊業發展,以及為進一步優化博彩業的形象,有必要根據社會文化發展趨勢,積極發揮創意思維,為博彩業添加適當的文化內涵。為此,中國古代文人雅士喜愛的眾多博戲中,有不少具有鮮明的文化內涵,澳門有關方面應制定鼓勵措施,推動社會人士挖掘或改良具有現代市場發展潛力的古代博戲耍樂方式,並運用現代手法進行包裝、推廣,使之成為當今賭客喜愛的博彩項目。至於其他方面也可視情況適當強化文娛色彩。這應是值得思考的方向。

 

檢討自身供內地參考

 

與此同時,《國務院關於推進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在海南試辦一些國際通行的旅遊體育娛樂項目,探索發展競猜型體育彩票和大型國際賽事即開彩票。”對此,澳門也應當仁不讓地把握時機,根據國際彩票發展特點,全面檢討現有各類彩票的經營模式、經營種類及發展方向,推動澳門彩票業進一步發展,又可為內地提供示範參考,更重要的是藉此為澳門日後與內地彩票市場銜接或加強緊密合作創造更有利條件。

 

釐清思路  發揮賭業積極性

 

此外,為發揮旅遊博彩業的積極作用,有必要釐清以下思路:

 

一、澳門貴賓廳與中場博彩毛收入佔總數的比重高低,不宜作為澳門休閒成份增減的參考指標。

 

每個人付出賭資多寡,與其是否達致休閒娛樂感受,以及能否對娛樂場營造出休閒輕鬆氣氛沒有直接關聯。體現休閒,主要取決賭客心態及其可支配的金錢數量。還應注意,假設中場賭客數量不變,必須引誘每個客人擴大輸給賭場的金額,才可推高中場博彩毛收入。要是這樣,中場博彩毛收入的增加與體現休閒的本義已背道而馳。此外,假使旅客數量增加,但部分旅客僅以純觀光或見識心態進入娛樂場,其付出的賭資將可能很少或是零,這對中場毛收入增長就不可能有很大作用。因此,以貴賓廳與中場博彩毛收入佔總數的比重高低作為澳門旅遊休閒成份增減的參考指標並不科學。

 

牡丹綠葉滿足需求

 

二、應該分辨清楚澳門旅遊博彩業中的“牡丹”與“綠葉”。

 

澳門發展博彩業不應被簡單視為不思進取或欠缺遠見的行為,當然,絕不能滿足於現狀而不思改進。從澳門實際情況分析,博彩元素是旅遊博彩業中的“牡丹”;歷史建築物及其他可供發展為非博彩的旅遊休閒元素,是不可或缺的“綠葉”。“牡丹綠葉”相得益彰,可進一步滿足不同類型的旅客需要。還必須認識到,具有歷史文化價值的硬體,與具有鮮明經濟價值的旅遊資源,不是完全等同的概念。

 

另外,不妨對拉斯維加斯的金光大道(新區)與舊城區比較,舊城區有著較深厚美國西部歷史文化沉澱,但舊城區即使絞盡腦汁宣傳,絕大部分到訪拉斯維加斯的旅客,仍是慕金光大道之名,而不是慕歷史文化底蘊較厚的舊城區而去。大西洋城,原來是美國東岸新澤西州的一個海濱度假城市,以美麗的海濱及純休閒度假為賣點,卻沒有帶來旅遊業的繁榮,當引入豪華賭場後,大西洋城才擺脫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經濟困境,成為亮麗的旅遊城市。可見文化底蘊及一廂情願地推出的休閒元素,不一定就能引起廣大旅客的興趣。

 

拉城衰退三思後行

 

三、對近年拉斯維加斯積極發展非博彩業項目的成效,應作進一步評估,不宜輕率地作為澳門的發展範例。

 

拉斯維加斯近年積極發展非博彩業項目,澳門不少人津津樂道,並認為是澳門學習的方向。然而,根據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和倫敦經濟學院聯合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去年全球一百五十個大都會城市中,拉斯維加斯以其惡劣的經濟形勢,排在倒數第五位。但在經濟危機開始前的一九九三至二00七年間,拉維加斯被評為全球第十四位經濟最優的大都會城市。此外,金融海嘯後,拉斯維加斯失業率高企,去年約百分之十四,高於全美約百分之九點六的水平。可以說,積極開拓非博彩元素的拉斯維加斯,並未能有效抵抗金融海嘯的衝擊,緩減高企失業率。無疑,該市的探索經驗,值得澳門關注,但其成效有待評估。

 

區域互補揚長避短

 

當釐清上述問題並認識到澳門博彩業所蘊含的深遠意義後,再看面積不足海南省千分之一的澳門,其本地勞動人口也不及富士康公司在深圳一地的工人數量時,澳門就更應充分發揮區域優勢互補,揚長避短、集中優勢地推進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在構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時,更應實事求是地注入真正能引起旅客興趣的內涵,而不是一廂情願地開展有關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