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載於2001年5月29日《香港經濟日報》

賭權招標 促進澳門賭業發展

陳炳強、陳秉松

尚有僅餘半年時間,澳門現有幸運博彩專營合約即告期滿,究竟如何趁今次賭權轉變之機為澳門整體經濟和區域旅遊發展帶來新的動力呢?

比公開叫價更全面

在“一賭兩制”下,新博彩區內的首階段賭牌發放方式,應以公開招標,暗標競投為宜。公開招標的好處是可以增加透明度,較符合市場運作原則,亦較容易獲社會認同。

至於暗標競投,最主要是因為一個新的賭牌實際上包括了一個綜合的旅遊娛樂發展計劃,是一項系統的發展工程和規劃。暗標競投,綜合評估標書作出的承諾,並以法律約束其兌現承諾,總比簡單地以公開叫價,或單以承諾賭稅多寡的標準來得全面。

刊登招標通告 亦是宣傳機會

當澳門特區政府重新制定新博彩法律,獲立法會通過並頒布後,澳門特區政府可在港澳台,以及其他國際傳媒刊登招標通告,這亦是一次宣揚澳門的機會。通告可列出對競投者的要求,發牌審批程序、時間及有關審核標準等,以及中標者在新博彩區內的賭場所屬位置、設計規模、稅務承擔,和對推動澳門社會文化發展的最基本承諾;並規定投標者須提交一份有利於澳門旅遊博彩發展,以致可增強澳門在區域旅遊所起作用的綜合方案;還可註明競投者如主動對澳門城市的建設和社會文化發展,提出標書規定之外的承諾,將會成為是否中標的一個重要參考依據。

另外,對每一賭牌的競投者可作兩輪甄選︰截標後便開始進行第一輪甄選。甄選標準應該是根據競投者的實力,經營者的信譽,國際形象;綜合組織和博彩經營管理能力;國際旅遊市場開拓能力,在競投標書上作出的承諾;對澳門的規劃發展藍圖;創造職位空缺;對澳門的經濟、社會曾作出的貢獻等儘量逐一量化計算,以分數最高的三間公司進入第二輪甄選。

對競投者評定的分數應儘量全部公開,便於競投者和社會人士都可以清楚看到進入第二輪,即進入決定性甄選環節的公司是否具備足夠實力。

當進入第二輪甄選時,剩餘的三位競投者應接受行政當局查詢及解說建設方案的實施步驟和具體情況,行政當局經綜合分析研究後,便應在規定期限內批出新賭牌予其中一位中標者。

儘量批給不同地區公司

由於是採取暗標競投方式,為免競投者同時競投三個賭牌而造成甄選上的混亂,賭牌競投程序可考慮以下兩種方式︰一種是逐一牌照競投,即一個賭牌正式批出後,再依次競投和批出餘下賭牌。第二種方式是招標競投三個賭牌的時間連環交錯,即毋須等待整個賭牌批給程序完成後,才招標競另一賭牌,全部完成三個賭牌批出,所需時間最好控制在九個月至一年內。

在“一賭兩制”下,新博彩區的三個賭牌應儘量分別批給來自不同國家或地區資金組成的公司,同時也不應該同一間公司或其控股的公司在該區同時擁有超過一個賭牌,目的是可為澳門引入不同地方的先進管理經驗,特別是可為澳門吸引來自不同地區的客源,以利於澳門旅遊博彩業的長遠發展。此外,每一新賭牌只能開設一間賭場。對於處理招標發牌的具體工作,澳門當局在必要時可參考國際慣例,並結合澳門特點,適當委託有良好信譽的代理公司代行處理。

要避免出現賭業真空

至於原專營公司,筆者建議讓其作出新的義務和責任承諾後,允許在賭約期滿後,可基本上維持現有經營方式並在原先的場所或新博彩區範圍以外的特定地點繼續經營。

這是顧及歷史和現實需要而作出的;同時亦有利於發揮以不同方式吸引客源的優勢;更可避免了新賭場尚未運作而出現賭業“真空”。如果按上述模式規劃的話,賭權轉變後的澳門,將會在“一賭兩制”下共有四間持牌公司及不超過十四間賭場(現專營公司已有十一間賭場)。

有一點需要補充的是,一間持有賭牌的公司,其擁有經營場所數目的多寡,不是決定該公司盈利的關鍵要素,而且只要整套遊戲規則都是公開和清晰的話,應該不會存在公平與不公平的問題,再者新博彩區才是澳門旅遊博彩業的焦點所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