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載於2001年6月13日《香港經濟日報》

 

澳門開放賭權 不要抗拒外資

陳炳強、陳秉松

近日,港澳部分報章均以顯著篇幅報道,澳門政府擬讓博彩業全民控股,藉此惠及全民。不管這一消息是否屬實,但由於這一概念的提出並不科學,兼且容易模糊了今次賭權變革的深遠意義及綜合價值,因此有必要對此作出剖析。

難以保證“惠及全民”

(一)全民控股的概念過於空洞,難有實質意義。如果認為規定博彩經營公司撥出一定比例的股權,讓澳門市民公開認購,就是所謂全民控股,這就更令人啼笑皆非。要是這樣,豈不是香港,以及世界各地的上市公司,都實現了全民控股,或全世界控股,它們都差不多進入了大同世界的門檻了吧?

(二)市民持有博彩經營公司的證券,始終是一種投資行為,投資就有風險,即使博彩業是一個極具發展潛力的行業,但並不代表每一間經營公司都會賺錢;就算公司賺錢,也不表示其證券價格必然上升,這是投資證券的一般常識。所以希望藉賭業全民控股,然後惠及全民的原意即使是多麼美好,其結果都可能會與原意相反,是行不通的。

開賭要先照顧全民

(三)如果博彩經營公司發行的有價證券,特別是股票是在市場流通的話,這些證券就有可能最終操控在個別大戶手堙A而市民投入的錢很可能只成為了該公司的集資來源,根本與“惠及全民”的理念不能扯在一起的。

要說“全民控股”,除非澳門政府規定所有博彩經營公司,向每一個澳門居民免費派送一定數量不可轉讓的證券,然後定期派發股息或其他回報,這才可體現全民控股的特點,但這在法律層面上,在實際操作上可以做得到嗎?這種模式對開挖澳門博彩業的潛力有好處嗎?

其實,澳門現時著重考慮的是,如何促進博彩業取得長遠持續健康的發展,以及它對其他行業的帶動作用,只要百業興旺,市民充分就業,才是真正“惠及全民”。而且只有透過博彩業的進一步發展,稅收進一步提高,政府才有更多資源去從事各種社會福利事業,甚至可以將免費教育推廣至高中、大學,提高全澳市民的素質,才會較“全民控股”來得更有意義,更能體現政府的良好願望和無量的功德。

至於如何進一步提升澳門博彩業的國際形象和經營效益,因素是多方面的,而適當引進具實力的外資財團參與賭牌競投、經營是不容忽視的因素。在澳門正確的旅遊博彩政策推動下,在法律的約束和規範下,澳門最終應可達到“借力拓展,外商與當地商人共享成果及開創共贏局面。”

昔日外資今植根澳門

毋庸置疑,外資與當地資金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昔日的外資,在當地生根後就會變成當地資金。四十年前,以霍英東等具有外資(港資)色彩的財團參與澳門賭牌競投後,翌年才在澳門註冊現時的幸運博彩專營公司,今天的幸運博彩專營公司則已成為了一間植根澳門的公司。那麼,今天的外資公司,明天亦可能成為一間植根澳門,繁榮澳門的公司。

為了照顧澳門的現狀,又可以著眼未來,實行“一賭兩制”應是最理想的方式。在“一賭兩制”下,澳門分三個主要階段發出賭牌,並採取公開招標、暗標競投,讓各地資金包括澳門資金及世界各地資金各自或混合組成的財團、公司參與賭牌競投,政府綜合評估各種因素後,在高透明度的情況下,擇其優者批出賭牌,這樣澳門博彩業就可以在具實力的經營者開拓下,而創出一個嶄新的景象。

“一賭兩制”可以為本來透過原專營公司獲利的人士取得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迴旋空間。所謂“進”,就是可以靜觀市場變化,然後整合力量競投首階段的賭牌,如獲發脾,則其理想已經達到,所謂“退”,就是如他們競投賭牌失利,但仍可以有機會在原來的位置上尋找到他們的存在和發展空間。

賭城名牌效應 經濟得益

只要首階段賭牌發出後,在“一賭兩制”和妥善的澳門旅遊博彩政策的推動下,澳門就有望成為國際級名副其實的現代化賭城,在賭城名牌效應下,澳門的博彩業就有可能獲得持續、健康、快速發展,“經濟大餅”愈造愈大,行政當局在適當時候發出第二階段的賭牌,在首階段未獲發賭牌的財團、公司則可捲土重來,重整力量再次競投,“餅”愈大,發出的賭牌愈多,競投成功率也就會愈大。在市場發展策略上來說;“後來居上”者比比皆是,別人的艱苦開始,也許會為後來者減省了許多不必要的辛勞。

總之,澳門的賭權轉變不應流於形式化,不是為引入競爭而“競爭”,而是既要立足現狀,又要前瞻地審視博彩業長遠發展,借用鄧小平的說話,“解決思想,實事求是”,“膽子要大,身子要穩”;那麼,澳門的博彩業前景應會一片光明,澳門投資者、外地投資者在粵港澳旅遊區內都可以尋找到各種各樣的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