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載於2000年8月2日《香港經濟日報》

 

澳門一賭兩制 建國際級賭城

陳炳強、陳秉松

 

到明年年底,澳門現行的幸運博彩專營合約將告期滿,究竟未來的幸運博彩業將以何種方式經營,澳門特區政府至今仍未正式表態,但作為一個影響澳門經濟命脈、甚至整個澳門社會發展方向的賭權問題,不可能不引起各方的關注和進行探討。

賭權轉換 要平穩過渡

澳門特區政府如要銜接好幸運博彩業的經營問題,且要作出更好的規劃和發揮空間,儘快修改現行的博彩法律是無可避免的。現時澳門規管幸運博彩業的法律,依據除了體現在基本法的規定外,更具體地體現在八二年五月二十五日頒布的第6/82/M號法律及八六年九月十五日頒布的第10/86/M號法律。

儘管有關法律已規定了“幸運博彩的經營,其批給得以專利制度或特別准照制度行之”。但由於有關法律亦同時規定,“幸運博彩經營的批給永遠事先以公開招標為之”、“招標的各項程序,不得少於每項批給期告滿前之下列日期為之︰A、刊登招標布告為二十四個月;B、接受暗標為十八個月;C、決定為十二個月。”

“一賭兩制” 集中新博彩區

即使是續約,法律亦規定“續期應由批給人及承批人互相協定,且須在有關期限告滿至少三年前為之。”很顯然,從現時到明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已不足十七個月,澳門特區政府似乎只有修改現行博彩法律,才可突破有關規範。而估計澳門特區政府,要獲立法會支持通過新修訂的博彩法律是不會困難的。

不過,由於博彩業在澳門影響至關重大,所以就賭權轉換的時間安排應該要比較充分,而不應採取急就章式解決。

眾所周知,澳門的博彩業發展至今,已到了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如何確保博彩業在轉變過程中繼續平穩發展,在平穩的基礎上又取得突破性的提高,這都是一個極需解決的問題。

筆者曾多次撰文建議採用“一賭兩制”的方式,即讓現時的幸運博彩專營合約到期後,由原專營公司在澳門半島,及?仔原城區經營博彩業一段時期,而在路環島及路?填海新區作為新的博彩區,開放讓不同的公司經營幸運博彩業,最終讓所有賭場集中在新博彩區內經營,進行良性競爭,從而避免賭權一夜變天所帶來的無法預料的震盪,和影響政府的財政稅收。

事實上,澳門特區政府如果能把握好今次博彩專營合約期滿之“機”,而施以有效的發展政策,對澳門來說可能是一次難得的機遇。

免一夜變天 帶來震盪

澳門是一個多元化發展的社會,但誰都清楚其核心產業就是娛樂博彩業。所以從長遠來說,澳門也許可以為建立多個目標而努力,但從中短期來說,最具現實意義的,就只有儘量將澳門旅遊娛樂博彩業的潛力發揮出來,把澳門發展成為亞洲區的旅遊娛樂博彩中心。要實現這一目標,當然首先就要提升和優化澳門的“賭城”形象,把澳門建設為一個真正具有國際水準的豪華賭城,賭城不同於賭館集中地,真正國際級的賭城形象是正面的,而非負面的。

澳門目前是唯一在中國土地上,可以合法全面經營博彩業的城市,在國際上亦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可以說博彩業就是澳門的名牌,如何擴大有關名牌效應,關鍵就是要為澳門的博彩業,注入新的動力和重新包裝。劃出新的博彩區,不但有利於迎接新的博彩經營局面到來,而且還會為博彩業的未來發展注入強心針,和大大提升賭城的形象。其具體優點還可體現在︰

設立新博彩區有利於“一賭兩制”實施的有效管理,為賭權平穩過渡提供時間和空間條件。

為沉寂經濟 帶來生機

如果新博彩區一經確定,進而招標動土的話,勢必為目前沉寂的經濟帶來勃勃生機,不但可以大大紓緩建築工人的失業問題,而且還可使交通運輸、廣告業、設計業及有關行業都興旺起來;銀行業、保險業亦可從中得到實惠。更重要的是,工程完竣後,標誌著澳門已進入一個新的起飛點,很多社會矛盾都會隨著經濟的啟動而得以緩解。

在路環及路?填海區設立新的博彩區,正是為整合港澳珠旅遊鐵三角,提供重要的戰略連結點,為區域旅遊的合作發展提供有利條件。

賭場只有配以其他的旅遊娛樂設施,才可以令賭業變得更有生命力,才可具有網上賭博所不可取代的地位。澳門要令賭場及其周圍地帶顯得更加五光十色,更具吸引力和更有新鮮感,在澳門半島和?仔舊區上似乎難以實現了,只有在一個新區內重新規劃才可實現得更加完美。

總之,澳門特區政府如果能趁著今次賭約期滿之機,重新規劃好未來的博彩業發展,澳門的經濟就很可能取得突破的發展,為澳門的長遠多元發展創造必要的物質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