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載於2010627日《澳門日報》

 

論拓展賭業貴賓市場的積極意義

 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   陳炳強

 

社會上一直有意見認為,澳門應著力發展中場博彩,這才有利博彩業持續發展,甚至認為增加中場博彩成份,才可體現休閒娛樂的特點。無疑,決定中場與貴賓廳所佔的收益比率,主要是市場力量及博企的經營策略,但也不能忽視政府政策導向(若有的話)所起的重大作用。因此,從學術上探討究竟發展中場或貴賓廳,才更有利澳門,有著重大意義。

 

首先要分析的是,不管中場客源中的旅客及居民,大致可分為三種類狀況:一、第一次或偶爾進入賭場;二、不定期進入賭場;三、定期或經常進入賭場。除了第一種有可能相對處於休閒狀態,如只是陪親友或因好奇而到賭場觀光、娛樂;第二及第三種人則很難簡單歸納為休閒博彩,當中混合休閒、精神繃緊、病態式,甚至拼命式的狀態。

 

中場與休閒無關聯

 

事實上,休閒博彩或非休閒、病態、拼命式的博彩,並不是取決於參與者在中場還是在貴賓廳進行,亦不取決於參與者參與何種形式的博彩遊戲。關鍵是參與者在博彩過程中的心境、下注金額與個人可支配財富的比例,是否獲得家人基本認同,以及會否影響正常工作與生活等。

 

如果參與者在中場博彩時,拿全副身家或對家庭生活開支造成較大影響的金額,甚至可能是透過借貸取得的金錢投注——儘管可能只是數千元,但也絕不可能把該等狀況視為休閒博彩。如果參與者是億萬巨富,每年可能還有固定的數千萬收入,只是偶然用百萬或千萬元在貴實廳博彩耍樂,相對而言,該富豪較諸那位用數千元賭身家的人,其休閒博彩及消遣成份可能要高得多。

 

至於傳媒不乏有報道賭客借貴利三數萬元因欠債而遭禁錮、恐嚇,甚至有關第一次進入賭場人士因輸掉所有金錢惹來麻煩的消息。這些新聞報道的“主角”,幾乎都是中場賭客。由於中場賭客人數較貴賓廳多,因博彩而產生負面影響的覆蓋範圍(涉及旅客及居民的家庭人數),中場無疑較貴賓廳廣泛。基於此,筆者認為發展中場博彩與休閒娛樂沒有必然聯繫,中場在博彩總收益所佔比例高低,也與構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沒有必要聯繫。

 

擴中場資源要倍增

 

此外,有必要分析中場與貴賓廳佔用資源與效益的問題。以今年第一季數據分析,每張中場及貴賓廳賭檯平均獲取的季度毛收入分別約為391萬及1,693萬,即貴賓廳賭檯毛收入約為中場的4.3倍。假設每張中場或貴賓廳賭檯平均獲取的毛收入及季度毛收入總額維持不變(現實中每張賭檯的毛收入不可能固定不變,且理論及實踐證明,中場賭檯可創造較現時更高的毛收入;但貴賓廳賭檯同樣可以。為便於計算,才假設不變),當要提高中場毛收入佔總額50%的比重時,中場賭檯約需增加至現時的1.7倍,為5,227張;若要提高中場毛收入佔70%的比重時,中場賭檯則要增加至現時的2.4倍,為7,318張。

 

隨著中場賭檯增加,中場佔用面積及所需人力資源亦基本按比例增加,即起碼要從市場中吸納一萬多名人手進入中場。土地資源及人力資源已短缺,這勢必進一步激化澳門的社會經濟矛盾。與此同時,假設人均中場賭客的賭資不變,中場則必須按比例增加相應的賭客數量,才可實現收益目標。近年澳門年均旅客已高逾2,000萬人次,中場賭檯增加後,需要增加多少旅客才可滿足其創收目標?而且,數以倍計增的旅客量,必定會影響部分居民的生活及享用的社會設施,並由此衍生很多社會問題,這些都必須要正視。

 

接著再分析一下中場與貴賓廳抵禦風險及突發事件的能力差異。博彩收益對澳門經濟所起的重大作用,已毋須多言,因此,對中場與貴賓廳抵禦風險及突發事件的能力作評估是必要的。以非典肆虐的2003年為例,貴賓廳的抗跌及反彈能力明顯高於中場。

 

貴賓廳抗跌勝中場

 

2003年,貴賓百家樂全年毛收入較2002年同比勁升35.7%,這是在2002年同比升24.4%的基礎上再有增幅;至於其他幸運博彩毛收入(主要反映中場狀況),即使當年七月已開始實施自由行,但全年升幅只有11.2%,且是在2002年同比升6.1%的較低基礎上錄得的。

 

若以金融海嘯肆虐全球的2009年為例,全年貴賓百家樂毛收入同比升8.2%,這是在2008年同比大升32.3%的基礎上錄得的,升幅亦較2009年本地生產總值升1.3%的幅度高。到了2010年首季,貴賓百家樂同比更大升70.9%;至於其他幸運博彩毛收入(主要反映中場狀況),2009年同比升12.9%,升幅雖較貴賓廳略高,但這是在2008年同比只升28.4%的基礎上錄得的。到了2010年第一季,中場同比升32.6%,遠低於貴賓廳的升幅。可見,貴賓廳具有堅實的抗跌能力,反彈能力則更明顯高於中場。

透過以上分析,並不是要否定發展中場的重要性。對於一般觀光旅客,中場更有貴賓廳不可替代的作用。但無論中場或貴賓廳,都是博彩業組成部分,在賭業全球化的發展趨勢下,澳門積極開拓高端及貴賓客戶,搶佔市場的優質豪客,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符合澳門及國家利益。當然,在澳門發展貴賓業務,必須防範可能呈現的不規則行為,但只要有力監察、科學管理,問題應可得以防止及解決;至於經營成本方面,亦可透過調整營運解決。

 

必須強調的是,澳門貴賓廳必須加強開拓外國客源,只有這樣,才會對澳門及內地的經濟發展有更大意義。

 

鼓勵拓外國高端客

 

要吸引外國高端及貴賓客到澳門博彩,無疑存在一定的困難,但卻不是沒有可能及發展前景。其中有利的因素包括:一、在日益蓬勃的中國市場及旅遊業迅速發展的驅動下,外國的企業家及各類旅客包括高端旅客,都會絡繹不絕進入中國內地經商、開會、考察、旅遊。澳門作為外國客人進出內地的重要渠道。只要進一步完善相關的配套設施及服務,就有可能為貴賓廳帶來接踵而至的外國客人。

二、隨著澳門經濟進一步發展,以及賭場設施在亞洲地區的明顯優勢,都可成為吸引外國企業家、商務旅客專程到澳門考察及參與博彩的有利條件,從而有助開拓外國貴賓客源。

 

當然,具備條件不代表外國客人必定會到澳門博彩,這必須要各方的努力及推動。因此建議:

 

一、有關方面可考慮透過鼓勵措施及稅收優惠,引導博企積極開拓外國貴賓及高端客源。

 

為達致有利博彩業長遠發展,以及符合國家與本澳整體利益的目標,現階段有需要透過適當的措施及稅收優惠,以鼓勵博企開拓外國貴賓客源。如可研究給予支援及資助博企在外國宣傳推廣、航線包機等,對成功引入外國貴賓客的博企給予適度稅收優惠。為便於核算,可鼓勵博企設立外國客專用貴賓廳。

 

上述建議是在鞏固現有客源的基礎上進一步開拓外國客源,給予的稅收優惠不會影響現有博彩稅收;相反,客源市場擴大,假設其他因素不變,博彩稅收只會增加。當貴賓客源結構調整得更合理、多樣,就將更有利博彩業長遠發展及符合國家與本澳整體利益。另外,博企因開拓外國客源獲得稅收優惠而省下來的資金,應規定用於發展本澳非博彩的其他具特色的旅遊項目或公益事業,從而為本澳構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注入有利元素。

168小時便利簽註

 

二、把博企能否有效開拓外國貴賓客,作為日後承批合同到期能否續約的考慮條件之一。

 

儘管現時距離承批合同到期尚有約十年,但開拓外國貴賓客非一朝一夕可達致理想效果,因此,行政當局若能及早表明意向,推動博企朝著更有利於澳門博彩業持續發展的方向努力,有其需要。

 

三、行政當局可考慮親自推廣促銷,爭取外國貴賓客享用澳門的博彩服務。

 

招商引資、推廣旅遊,是世界各地政府普遍應做的工作。博彩業是澳門合法的行業,是旅遊業重要組成部分,透過吸引外國高端及貴賓客到澳門參與博彩娛樂,以及一併考察澳門及內地投資環境、洽商發展項目,是有關方面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須要思考及實行的大問題。

 

很多博彩貴賓客本身就是大企業家或擁有合法巨資的人士,博彩是他們的娛樂喜好,但不會影響他們尋求商機、繼續發展業務的需求。特區政府可與內地省市加強溝通,做好相關配套工作,在有關官員直接推動及引領超級外國貴賓客到澳門旅遊博彩的同時,順道在本澳及內地省市投資考察。儘管投資項目不一定一次便成功落實,但也可為日後的成功提供前期服務。這是透過開展貴賓博彩而達到一舉多得、有利澳門與區域合作的發展策略。

 

四、爭取中央政府允許外國客人經澳門進入內地享有更便捷的入境簽註。

 

現時外國團客經澳門進入廣東省享有144小時的便利簽證,對此,澳門應爭取中央同意在澳門的外國人到廣東省及北京、上海等主要及省會城市可提供168小時(七天)或更長時間、更靈活的便利簽註,以讓更多外國人願意選擇經澳門進入中國大陸。在澳門觀光博彩後,再到珠三角或內地其他地方旅遊、開展商貿活動。如果越來越多外國人願意選擇經澳門進出內地,澳門的發展商機必然越來越多,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也許更容易實現。同時,這亦有利內地旅遊業發展。

 

擴大外國賭客比例

 

五、進一步提升服務質量及鼓勵引入迎合外國人心理特點的博彩遊戲。

 

作為貴賓豪客,世界各地的賭場一定向其招手。如果澳門要成功吸引該類外國客人,必須要在服務上有獨特及吸引之處,故無論是博企及政府都應鼓勵業界及民間就有關客人的消費特點、娛樂取向研究,並在法律許可的範圍下,讓有關人員為該類客人提供更貼身、到位的服務,並研究不同國家的客人對博彩遊戲的現在或潛在的興趣。鼓勵引入及開發迎合外國客人的新的博彩遊戲。無疑,一項新的博彩遊戲要成功引起客人興趣,需要時間及恰當的促銷方法。如百家樂當初引進澳門時,也不是馬上被客人接受,但一旦成功,其創造的經濟效益卻很巨大。只有當澳門具有優質的服務及更多樣化、具吸引力的博彩遊戲,外國貴賓客到澳門後才會樂而忘返,去而復返。

 

總之,不管是從澳門博彩業的持續發展、收窄博彩業負面影響的覆蓋範圍,構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以及國家利益的角度考慮,澳門博彩業都必須逐步擴大外國賭客,特別是外國貴賓豪客比重,並應在宏觀上發展以貴賓業務為主、中場為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部分的格局。至於中場博彩收益所佔的比例高低,與是否體現更多的休閒娛樂,沒有必然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