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澳門博彩業競爭力的思考

陳炳強*

由美國威尼斯人集團在澳門投資興建的金沙娛樂場,以及由銀河娛樂場股份有限公司投資興建的銀河華都娛樂場已相繼在於2004年5月及7月開業,這些新的娛樂場投入運作會對澳門博彩業發展帶來甚麼影響呢?澳門博彩業本身應如何發展,才可不斷提升在國際博彩市場的競爭力?而澳門博彩業對區域旅遊發展,又會帶來甚麼好處呢?                

   兩個新賭場開幕後,均吸引了大批旅客進場及傳媒聚焦報道,其中以金沙娛樂場開幕當天的震撼性更為巨大。平情而論,金沙娛樂場的氣派和裝潢,與世界一流賭場相比,尚有距離,但由於她的設計風格,畢竟有別於澳門其他賭場,再加上在美資公司的招牌號召下,自然成為旅客爭相進入的場所。當然,這足以證明澳門開放賭權,吸引外地公司,特別是美國著名博彩公司,落戶澳門發展幸運博彩業,對提升澳門的國際知名度,以及改善博彩業的形象,起了重要作用。

建賭城名牌     迎周邊開賭

  近年澳門博彩業取得前所未有的良好發展勢頭。2003年受非典疫潮影響,博彩稅總收入仍創下歷史新高,高達105.8億澳門元,較2002年增加36.2%;較1999年更大幅增加1.2倍。2004年上半年,博彩稅總收入為65億澳門元,估計在正常情況下,全年最少可激增至130億澳門元。有一點須要補充說明的是,澳門的博彩種類繁多,包括有幸運博彩(賭場博彩)、賽馬、賽狗、體育彩票、中式彩票及即發彩票等。但在澳門整個博彩業中,不管是博彩稅總收入及博彩毛收入,均以幸運博彩所佔的比重最大,逾九成以上。

5年澳門博彩稅總收入(億澳門元)

1999年

2000年

2001年

2002年

2003年

47.7

56.5

62.9

77.7

105.8

5年幸運博(賭場博彩)毛收入(億澳門元)

1999年

2000年

2001年

2002年

2003年

130.4

158.8

181.1

215.5

278.5

不過,如果周邊國家、地區紛紛允許開設賭場,澳門博彩業能否仍屹立不倒,甚至保持增長呢?這主要視乎澳門當局能否透過有效政策,吸引更多具國際競爭力、號召力和創造力的博彩公司,在澳門投資發展,一起打造澳門使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國際名牌賭城,以增強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澳門不應存有僥倖心態,寄望其他地方的開賭計劃“胎死腹中”。如果香港有意開設賭場的話,只要香港特區政府與立法會取得共識,又再加上開設賭場的計劃受到市民普遍認同,在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下,澳門實在難有充足的理由去反對。正如香港要發展物流業,確保國際航運中心地位,也不會要求廣州、澳門機場停辦國際航線。當然,彼此透過友好協商,提出有效的互補合作方式,則另作別論。事實上,唯一最有效保持行業持續發展的方法,就是不斷提升行業的競爭力。

賭牌分批競投     吸引國際聚焦

  在澳門特區政府招標競投幸運博彩經營牌照前,本人已多次在報章撰文表示,澳門應分三個階段發放賭牌,這是確保澳門博彩業持續發展的重要部署之一(有關這方面的論述還可參閱本人與陳秉松合著的《博彩業與發展商機---探討賭權與澳門經濟浮沉》一書)。第一個發牌階段是因應澳門幸運博彩專營合約於2001年1231期滿,而重新招標競投新的賭牌,這一階段已告完結。第二個發牌階段,就是當新賭牌塵埃落定,持牌公司已陸續運作一段時間後開始檢討,及在適當時候再次招標,審慎發出另一批新賭牌。結合當前的形勢分析,審慎考慮在第二階段發放適量賭牌的現實意義更加明顯,主要在於:

一、再次公開招標,可讓國際財團的目光始終盯着澳門。特別是當新加坡等鄰近地方,開設賭場的呼聲日高之際,澳門應以更開放的態度和提供更清晰“進入澳門”的途徑,讓這些經營賭業的國際大財團,時刻不忘進軍澳門;而不要讓這些財團感覺無緣在澳門持有賭牌,就全情投到別的懷抱。

   威尼斯人集團負責人曾表示,該集團不排除開拓亞洲其他市場,但最重要的前提是,不影響澳門公司的經營。從這番話我們可以得到一點啟示:當更多賭業巨擘在澳門作出大量投資後,他們肯定不會罔顧在澳門的既有利益,而胡亂作出自己撼自己的投資計劃。

二、再次公開招標,可以向新的競投者提出新要求。例如可以要求新的競投者,為澳門制定出一套切實可行,有利於澳門吸納東南亞和歐美旅客訪澳的計劃,改變澳門客源過分集中於內地、香港及台灣等地方的現狀。

 

單以來自內地的旅客計算,2003年佔澳門入境旅客總數的比重已近五成,發展至2004年上半年已差不多高達六成,而且內地旅客所佔的比重還有進一步上升趨勢,這意味著其他旅客所佔比重會進一步減少。即使不以比重計算,以訪澳旅客的絕對數字計算,2003年來自其他地方(不包括內地、香港、台灣)的入境客旅為49.9萬人次,不到入境旅客總數的5%;撇除2003年受非典型因素影響,再以2002年計算,全年來自其他地方(不包括內地、香港、台灣)的入境客旅亦只有65.6萬人次;而19911996年的年均旅客(不包括內地、香港、台灣)129.7萬人次,最少的一年為1991年,亦有115萬人次。可見,現今來自其他地方(不包括內地、香港、台灣)的入境旅客與20世紀90年代初尚有較大距離。事實上,優化澳門旅客結構是澳門行政當局須要認真面對和解決的問題。

 

三、 再次公開招標,才有機會讓新生、潛藏無限創意的賭業未來之星,為澳門博彩業,以至國際博彩業創出新局面。被譽為美國西岸賭王的史蒂芬•永利在剛踏足賭壇時,其知名道亦不算特別高,但拉斯維加斯卻為他提供了廣闊的發揮空間,因而成就了個人事業,並帶動拉斯維加斯的賭場出現煥然一新的面貌,該市的賭業形象亦大為改觀。43年前,以霍英東、何鴻燊等人組成的財團,只屬賭業新生力量,幸好澳葡政府重新招標開賭,他們才有機會踏足澳門賭壇。無論如何,新生力量潛藏的創意和能力是無法估量,只要給予機會和賦予科學、合理的政策引導,他們創造出的效益亦是無法估量的。

 

逐步優化客源結構    科學規劃賭業未來

  以澳門的條件,究竟澳門可否容納更多的賭牌呢?由於澳門背靠祖國內地,面向國際,所以應有條件容納更多賭牌。博彩經營者本身也多次公開表示澳門博彩市場潛力巨大,難以預計“頂點”。更重要的是,澳門現時表面上只准發3個賭牌,但透過“轉批給”方式,一張賭牌便可能引伸出多間獨自經營的博彩公司。威尼斯人集團便是透過“轉批給”,而成為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永利度假村澳門股份有限公司及銀河娛樂場股份有限公司以外的另一間營運公司。

    當然,在澳門現有的法律框架下,透過“轉批給”方式引入其他具實力和影響力的公司進軍澳門賭業,未嘗不可。但任何公司若要透過“轉批給”方式落戶澳門之前,必須先取得持牌公司的同意,當中牽涉到的問題和受國際矚目的程度,都與參加公開競投賭牌有明顯區別。

  威尼斯人集團曾透露在澳門路氹填海區打造一條仿如美國拉斯維加斯“金光大道”的“澳門大道”。社會普遍對這計劃表示歡迎,因為預料這一計劃應會給澳門旅遊娛樂業的發展,對增加澳門的就業機會都會帶來積極作用。不過,由於“澳門大道”的設計、布局,特別是大道上的酒店會否設置賭場,如設置賭場,是以“轉批給”、“再轉批給”、“再再轉批給”……方式,抑或以什麼方式獲准開業,暫時未能知曉。站在澳門的整體利益考慮,與其讓澳門可能出現眾多“轉批給”、“再轉批給”公司在澳門經營博彩業,澳門政府在適當時間研究、修改有關限制賭牌數量的法律條文,與正式持牌公司協商,解決提早適量增發賭牌的問題(因澳門政府在批給合同上有作出限制賭牌數量的承諾),並藉此因應澳門內外形勢的最新轉變,就澳門的旅遊博彩業作出更合時宜、更科學的宏觀規劃及政策導向,這樣對澳門博彩業的長遠持續發展才會更有利。所有博彩公司,也可以從中更清楚知道澳門的博彩生態環境,預早知道將面臨多少個競爭對手,這樣才有利於他們的市場定位,和制定長遠的投資發展策略。

其實,只要澳門政府的政策引導恰當,澳門不同的博彩經營公司就有可能在既競爭,又互補的狀況下,合力推動和壯大澳門在國際博彩市場的競爭力;經營者憑借澳門這個舞台,亦有望創造一個又一個的輝煌業績。

開發博彩新產品    增加賭業競爭力

要增加澳門博彩業的吸引力,積極開發、引入新奇特色的博彩遊戲是非常重要的。澳門起初引入百家樂遊戲時,市場的反應並不熱烈。但時至今日,百家樂已深受賭客歡迎,並成為創造博彩毛收入最高的遊戲。2003年各式百家樂的毛收入,約佔幸運博彩經營毛收入總額的88.7%。

   此外,2003年引入的聯獎撲克,雖然創造的毛收入仍不算高,但在不到一年時間堙A位於置地廣場的法老王娛樂場已將其中一餐廳改建成專門設置聯獎撲克賭檯的俱樂部。從中可以看到這一新的博彩遊戲已逐漸受到市場歡迎,對吸引客源有著積極作用。

    除了須要從外國引入新的博彩遊戲外,澳門亦不要忽視中國傳統博戲的潛在價值。中國傳統有著多種多樣的博戲,其中有不少博戲甚受古代文人雅士歡迎,具有較高的文化含量,經營者如果能夠善於開發,將中國傳統的博戲重新改良、包裝,加入適當的科技含量或時代氣息,若再配上恰如其份的宣傳推廣,相信對於吸引新客源,提高經營毛收入,以至對增加澳門整體博彩業的競爭力都有好處。事實上,現時全球正掀起一股中國熱,澳門應設法向外國,包括東南亞、日本,以至歐美國家推廣一些帶有中國文化特色,又符合現代人娛樂心理的博彩遊戲,這對澳門博彩業,以及優化澳門旅客結構方面都會帶來不容低估的作用。

    與此同時,澳門還應該致力促使博彩項目適當多元發展。博彩項目適度多元發展的意義並不比產業適當多元發展低。如何進一步提升賽馬、賽狗、彩票的經濟效益和觀光價值,是值得深思的問題。經濟效益和觀光價值並非完全一致,但澳門作為一個旅遊城市,如果有利於開拓新客源,特別是外國旅客到訪澳門,行政當局亦不妨考慮引入一些新的博彩項目,以及透過有效的政策將賽馬、賽狗、彩票的觀光價值進一步引發出來。例如,如果適當將白鴿票最原始的開彩方式重新改良和包裝,應不失為一個可吸引旅客觀光的項目。

     澳門博彩業要在國際博彩市場上不斷提高競爭力,為澳門帶來穩定和可觀的稅收,進一步發揮貴賓廳的服務功能,以及積極發揮博彩中介人開拓豪客、長期客的作用是至關重要的。

整合區域旅遊資源   賭業優勢更加突顯

     由於澳門歷史文化古迹、其他旅遊景點能為澳門整體的旅遊博彩業發展帶來多大貢獻,尚難準確評估。但無論如何,積極開拓澳門歷史文化古迹及其他旅遊景點,肯定會對澳門旅遊博彩業發展有正面作用,不過這個作用不宜隨意誇大。牡丹綠葉相得益彰,但理性識別“綠葉”與“牡丹花---博彩業”產生的不同作用是有必要的。

    當前,長三角正利用上海、蘇州、黃山、杭州打造“名城、名園、名山、名水”的黃金旅遊綫;澳門的旅遊資源始終有限,因此澳門、香港、穗深珠及泛珠三角其他城市,應充分利用國際賭城、國際活力都會和珠江風情等優勢,打造一條全新意念的“精采人生珠三角”旅遊綫,透過區域旅遊資源全面整合,去增強區域整體旅遊業的競爭力。應該看到,無論從大珠三角到泛珠三角,只要積極向內地其他地方及世界各地推廣“精采人生珠三角”,與長三角旅遊綫透過良性互動,就一定可以共同將國家發展為旅遊強國,並推動粵港澳旅遊不斷突破發展。澳門本身不可能面面兼顧,但只要依托著蓬勃發展的旅遊區域,澳門博彩業的光芒自然會更加突顯;與此同時,澳門的博彩業亦可為區域旅遊發展帶來重大效益。在相輔相成的作用下,澳門旅遊博彩業才有機會在國際市場上產生強勁的競爭力。

(*作者乃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