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環保行動思考點滴

 

鍾鎮銘*

環境保護是中國的一項基本國策,這句話讓人歡喜,也讓人心憂。歡喜的是我們國家把環境保護當作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在人們熟悉的詞彙中,能夠稱得上“基本國策”的政府政策並不多,而環境保護就是其中一項,看起來,這是讓人高興和欣慰的事情。然而,正是環境保護被列為國家基本政策這件事情的本身無時不提醒著我們,全國範圍內的環境其實已經到了十分危急的境地,問題多多,所以才獲此“殊榮”。於是乎,政府對於環境保護採取了許多措施,隨著中國社會越來越開放,民間團體和百姓個體也漸漸地熱心起來。也就是說,環境保護已經不僅僅是政府的官方行為,而且是民間百姓的自覺行動。不管是政府行為,還是百姓參與,我們看到了許多好消息,也感受到了一些困惑。

“環保鬥士”未必瞭解別人感受和難處

好消息,我們自然不必重複。政府方面的憂心事,也不必費心費時去越俎代庖,幫助官員們寫總結。看看各地的新聞報道,看看各級政府的工作報告,都會知道環境保護依然任重道遠,三江兩河還在繼續治理,北方沙漠還在擴大,還在延伸。民間團體和百姓個體的環保言論和行為絕大多數是要為國家著想,要為國家分憂。正因為他們自以為的善意和良心讓他們對自己的言行毫不質疑,熱情高漲,東奔西走,上山下鄉,指指點點。在此談談我的一些不同於“環保鬥士”的看法。

不同的經歷和不同背景無時不影響著人們對問題的看法。比如,對於北京胡同四合院,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利益關係,感受是多種多樣的。不過,如果你不是北京人,就算你自己以為你有多麼聰明,有多麼正確的看法,一定要聽聽那些老先生的高見。其實,很多外地人並不知道北京曾經有很雄偉的城牆、很幽靜的胡同和很典雅的四合院。拆掉的已經拆掉了,沒有拆掉的,就剩二十幾個胡同區了,老先生們把它們看作是北京文化傳統的見證和符號。認真領會一下北京是古老文化之都的含義,就不難理解老先生們的一番苦心。

在環境保護的問題上,絕大多數“環保鬥士”都是城堣H,或者是已經長期生活在城堛漱H。他們和當地人對於環境保護的認識往往跟外地人對北京胡同四合院的認識不一樣,存在著天壤之別。比如:一些人從不同的地方到四川去,到雲南去,呼籲那堣ㄜn再建水壩了,把建水壩叫做“不環保”,把不建水壩叫做“環保”,給那堛漱H們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好主意”,比如:讓他們保護好文化傳統,維持好生活習俗,還要他們發展旅遊,開發荒山,等等。這些“環保鬥士”顯然是不太瞭解別人的感受和難處。要是他們能夠設身處地為當地人著想,他們就不必想當然地急於指導他們要怎麼過日子了。他們只要問一問自己“如果我住在這堙A我會怎麼想問題,我會怎麼辦”,一切都會很好理解,問題就不會很複雜。

適宜出現一些“環保鬥士”的對立群體和利益集團

環保鬥士”有時候自相矛盾,言論跟他們宣稱的理念不符。比如:他們對住木屋大加讚賞,殊不知那些木屋是要砍伐許多樹木才可以建成的。他們這麼熱愛大自然,怎麼會鼓勵這樣的事情?尤其是現在,我們國家的森林資源可是非常匱乏的。再比如:他們讓當地人開發旅遊,大搞種植,肯定是會對生態和環境造成破壞的,居然出自他們之口。

環保鬥士”有時候未能把握環境問題的根本原因。比如:三門峽水電站,現在差不多成了眾矢之的,不少人認定去年陝西的大洪水都是三門峽水電站惹的禍。他們因此大受啟發,紛紛論述水壩有多麼可惡,多麼不可以饒恕。去年陝西大洪水的含沙量達到40%,也就是一噸洪水中有400公斤泥沙。最根本的問題不是水壩,而是我們的森林被破壞得很嚴重,鄭州以下的黃河河段沒有水壩,河道一樣成了懸河。如果中國其他江河有可能成為黃河的危險,肯定不是因為築壩,而是森林繼續遭受破壞。“環保鬥士”有時候很喜歡馬上大見成效,總希望少建幾個江河大壩,拆幾個江河大壩以解決環保問題,這肯定是不切合實際的。 環保鬥士”有時候比較喜歡好大喜功。從互聯網上可以看到“環保鬥士”們的網站。他們幾乎都是熱愛自然,反對築壩的急先鋒。他們也愛動物,愛植物,可是,他們愛動植物,絕大多數時候只是停留在寫論文,發表看法階段,至於實際行動,極少。很少看到他們以“環保鬥士”的名義,到市場,到飯店,制止稀有動物買賣。對於洋垃圾進口問題,也是很少看到“環保鬥士”的身影出現,只是靠政府的海關查多少,算多少。建築水壩是國家大事,是民生大計,他們就去反對,成功了,很容易有成就感。比如:都江堰大壩因為他們的行動,停下來了。建都江堰大壩之前,都江堰人民投過票贊成,開始建到一半又投票停止。“環保鬥士”們為此非常受鼓舞,因為是他們推動了四川省重新投票停建正在施工的大壩工程。 環保鬥士”除了來自名人教授們成立的“民間團體”和“政府團體”以外,主要來源於新聞媒體。名人教授們一般都是一些老先生,又是傳統文化的堅決繼承人,他們的環保主張非常容易帶上發揚傳統文化色彩,讓人得罪不起。四川就有一位老先生說過,只要他還活著,都江堰大壩就絕對不能建。他們這樣堅決,又這樣有能量,讓大家很無奈。 環保鬥士”有組織,有計劃,有行動,而且得到新聞界的大力支持,這是民主政治的進步,也是民主政治的退步。大家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這是進步;可是,只有一種聲音,這是很可怕的。如果民間環保組織固定地成了一種利益集團,政治性的或者經濟性的,跟政府今天交涉這個大壩,明天交涉那個大壩,遠遠超出必要的提建議範圍,政府會很被動。聽之任之,政府提出的建設專案很難進行;不聽他們的,又好象很不得人心。這種情況下,除了靠“環保鬥士”的自我約束以外,很有必要出現一些“環保鬥士”的對立群體和利益集團。

內地新聞界的“環保鬥士”幾乎千篇一律,異口同聲。從廣州到北京,對待大壩的文章,除了那些官樣文章介紹建設業績以外,幾乎全部是揭露大壩的所謂環境問題。在新聞界看來,大壩已經是破壞環境的代名詞。成千上萬的記者真的沒有一位有不同的看法嗎?不同的看法不允許提出來嗎?去年討論都江堰大壩的時候,幾乎沒有一位記者是正面支持建壩。那些一流的水利水電科學家的言論只能被當作反面材料,供他們批判、嘲笑、唾棄。不知道這是新聞界的不正常現象,還是新聞界的炒作需要。內地新聞媒體到現在為止絕大多數還是國家的,應該公正一些,給反對建水壩的“環保鬥士”說話,也要給支持建水壩的人說話。除了真正代表新聞單位觀點的文章以外,其他文章,特別是像爭論建壩這樣的文章,是否可以注明“不代表新聞單位”的觀點?這樣,可能會使大家更加心平氣和,使民主政治得到更好的發展。

(*作者乃專職翻譯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