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構建海峽西岸經濟區的一些看法

 

陳明金*

  

自從今年初福建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建設“對外開放、協調發展、全面繁榮”的海峽西岸經濟區的發展戰略後,便一直引起了海內外的廣泛關注。我認為,只要結合經濟全球一體化的發展態勢和我國九大經濟區域的演進背景一起分析,在以閩東南為主體的海峽西邊地區,打造出一個“北承長三角,南接珠三角”的海峽西岸經濟區,對促進我國東南沿海經濟發展,牽引珠三角和長三角兩大經濟區域聯動發展,以及為日後構建環海峽經濟區都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而且,海峽西岸經濟區還可以成為海峽兩岸青年人投資創業和尋找發展機遇的大舞台。

無庸置疑,福建是一個很有發展潛力的地方。特別是經過20多年的改革開放,福建的經濟實力已大為增強,2003年國內生產總值較前年實質增長11.5%,達5, 241.73億元人民幣,居全國(不包括港澳台地區)11位;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已超過1.5萬元人民幣,居全國第7位。無論是國內生產總值,抑或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福建在全國排名榜上都較改革開放前大為提高。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福建在制度創新、技術創新、市場創新方面尚有所不足。

 

 

發揮區域互動效應

向外亮出獨特“賣點”

 

    與此同時,我們還應該承認,過去福建一直有被“邊緣化”的危機,泛珠三角的構建雖然強化了福建與珠三角、港澳特區,以及西南省區的合作關係,為福建的發展提供了更大的回旋空間,有助消除被“邊緣化”的危機,但僅憑泛珠三角的合作關係,似乎還不足以將福建的潛力和應有的作用得到充分發揮。福建只有根據自身的特點打造出海峽西岸經濟區,然後在海峽西岸經濟區的基礎上再擴大與泛珠三角和長江三角洲的銜接面,這樣才會更有利於福建實現富民強省和進一步促進兩岸經貿發展的目標,才會更有力量地把兩個三角洲牽動起來,從而產生三方良性互動效應。不過,海峽西岸經濟區要在較短的時間內,從強勢的長三角與珠三角的夾角中突圍而出,化被動而為主動地在兩個三角洲之間擔當重要角色,以及由一個經濟區概念變成實實在在的我國經濟另一增長極,是存在著難度,但又並非不可以。關鍵是:一切要從新形勢出發,找准位置、科學定位和制定統一規範的市場運作規則。

在定位方面,其實很多專家、學者早已為海峽西岸經濟區把脈,作出過全面和深刻的定位和規劃建議。但我想重點指出的是,海峽西岸經濟區在面向國際國內兩大市場時,應該更為突顯她與海峽東岸(台灣地區)經濟對接的關係,因為這是整個海峽西岸經濟區的獨特價值所在。當然,我們要清楚看到,儘管福建與台灣在人緣、地緣和很多方面有著眾所周知的密切關係,但福建所吸納的台資在全國只排名第三,而且隨著近年全國經濟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台商到福建的投資興趣也出現了一些變化。這說明只憑人緣、地緣關係並不能成為今後閩台經貿合作關係取得突破性發展的最大法寶。

要成功吸引台商落戶西岸經濟區,重點還在於西岸經濟區本身的規劃是否完善,是否有獨特的“賣點”。現時,台商尋求西進拓展商機的願望愈來愈強烈,這無疑為福建打造海峽西岸經濟區提供了有利的天時,如果經濟區確實能為台商提供到一個良好的軟硬件環境,並作好各項產業對接的話,然後再發揮好閩台之間人緣、地緣關係,海峽西岸經濟區就可望成為台商在“三通”前或“三通”後的首選投資地。反之,福建如果未能優化好經濟區內的投資環境,一旦錯失時機的話,將來要吸引台資恐怕會變得愈來愈被動。

在與台灣對接方面,經濟區內須加強與台灣的科學園區,例如與台灣新竹科技園和高雄工業園等對接;在經濟區內進一步完善物流配套設施,提高金融、保險業等服務質量,以及擴大台商參與金融、保險業的範圍,以便為台商提供更多、更靈活的融資信貸服務和發展空間;以產業升級為主線,抓住機遇,作好與台灣石化、服裝、紡織、電子及農業等方面的產業對接規劃。

積極完善政府部門職能     創造條件催生新興產業

此外,為了要確保海峽西岸經濟區成為一個統一的、規範的、有活力和吸引力的大市場,有關當局應加大力度掃除經濟區內的制度障礙,理順各個政府部門之間的關係和職能,確保人員、貨物在經區內暢通流動,以及讓經濟區內的資源整合和配置得更加合理。

我們還應該看到,西岸經濟區要持續發展,不能只重視招商引資的過程,而忽略投資者落戶後的實際處境,即是說,行政部門也要為投資者和企業做好售後服務,自始至終地關心企業的發展,讓投資者、企業在一個公平和具透明度的環境下開展業務。只有透過政府與投資者、企業之間的良性互動,經濟區才會不斷湧現生機。

現時,已有不少意見認為西岸經濟區內應重點發展電子、機械、石化、建材、服裝這五大支柱產業,透過“項目帶動,產業支撐”以促使經濟區能夠持續發展。我認為,這些意見都是很有建設性的,但我希望經濟區也要注意創造條件,催生出更多新的產業。

還有必須強調的是,如果沒有中央賦予海峽西岸經濟區較大的權限去審批和靈活處理各項大型投資項目,允許在原有的台商投資區、保稅區、經濟特區、加工出口區的基礎上,建設成為具有自由港性質的自由貿易區,以及允許經濟區可以提供一系列的合理的稅務優惠政策,例如對民營高新技術企業及屬國家鼓勵性的項目給予稅收優惠等等,恐怕經濟區的名堂不容易打響。

建兩岸旅遊協作區    拓閩澳旅遊黃金線

此外,福建去年第三產業雖然取得一定的增幅,但在全省國內生產總值中所佔的比重仍不足40%,所以有需要加大發展第三產業的力度。其中,有關部門應該把握好全球,以及全國旅遊業高速發展的勢頭,不失時機地把海峽西岸經濟區內的旅遊產業推上一個新的台階。其實,福建擁有豐富的旅遊資源,但由於受到一些主客觀因素制約,福建旅遊業產生的效益仍然未如理想。這些因素包括:旅遊資源彼此分割,多頭管理,未能產生強大的集聚效應;一些部門對旅游業的帶動作用認識不足,沒有積極進行有關方面的開拓,因而未能很好地讓相關行業受惠;再加上政府資金投入不足,主導旅遊產業發展的力度不夠,市場運作機制也未完善,令到一批獨特的旅遊資源未能得到應有的開發建設和保護利用。因此,構建海峽西岸經濟區,有必要重新系統地開發經濟區內的旅遊資源,精心包裝好千年古迹與現代人文景觀,並結合區內獨有的,重新規劃多條可滿足不同旅客需求的旅遊黃金線。同時,應儘量創造條件,在海峽西岸經濟區的旅遊資源基礎上,爭取與金門、馬祖的旅遊資源整合,共建兩岸旅遊協作區。台灣與西岸經濟區內的居民在協作區內應可享有最大的出入境便利。

在拓展旅遊業方面,還應該加強與港澳特區的合作。去年澳門的入境旅客已創下1,180萬人次的歷史新高,澳門的旅遊博彩業已日益受到國際曯目,因此加強閩澳旅遊合作,共同在國際市場上拓展閩澳旅遊黃金線,肯定會對福建旅遊業,以及西岸經濟區的發展注入有利元素。

從某個度角上說,構建海峽西岸經濟區是福建實現“引進來”政策的一項重要部署,但福建如何更有效地實現“走出去”亦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在協助福建企業、產品走出去,澳門應可扮演不容忽視的角色。

澳門地方雖小,但她與歐盟和葡語國家在經貿和歷史文化上保持著的密切關係,是我國其他城市所不可比擬的。

澳門與歐盟的緊密合作關係主要體現在1992年簽訂的貿易和合作協議上。按照協議規定,雙方可在工業、投資、科技、能源、資訊、培訓等多個領域進行合作。在協議框架下,歐盟批准了澳門成為“亞洲投資計劃”中的受惠地區,以及在多方面確立了澳門的中介橋樑地位。此外,歐盟委員會在澳門設立了亞洲首個歐洲資訊中心,該中心與歐洲250個信息中心直接聯網,專門提供協助中小型企業找尋關於歐洲資料的服務,尤其是規例和法律方面的資訊;同時亦協助中小型企業在歐盟、歐洲自由貿易協會和其他國家找尋合作伙伴。這些都顯示了澳門具備一定的條件協助福建拓展歐盟市場。

 

另一方面,中央政府亦相當重視發揮澳門與葡語國家的歷史淵源價值,特別委托澳門特區政府於去年10月承辦了首屆的《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在論壇上,中國與7個葡語系國家,包括:安哥拉、巴西、佛得角、幾內亞比紹、莫桑比克、葡萄牙及東帝汶的部長級官員簽署了《經貿合作行動綱領》,確定在澳門設立“論壇”的常設秘書處,及於2006年在澳門舉行下一屆論壇。

 

《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在澳門成功舉行,固然體現了中央政府對澳門的關懷、照顧和支持,但亦確實反映了澳門在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聯繫中可以擔當重要的角色,所以當福建要實現“走出去”計劃時,特別是在鼓勵和支持企業對外投資,建立境外生產和營銷網絡時,如果適當借助澳門的平台角色,應可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之,海峽西岸經濟區只要打出自己亮麗的“牌”,做好經濟區內和經濟區外的各項整合工作,完善區內區外的交通網絡建設,和營造出一個開放、規範的統一大市場,經濟區自然會成為投資者的樂園。

 

最後,我想指出的是,國家實現改革開放政策,確實為有志創業的人士,特別是年青人提供無限的機遇。如果一個人能在創業或在工作過程中,能夠做出有利於國家經濟發展、有利於家鄉建設、有利於個人事業不斷成長,這無疑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而且,當人們體會到這三個“有利於”的內在關聯時,也可以增強自己的信心和決心去克服在創業或工作過程中遇到的困難。當前,福建省委、省政府已明確提出要在珠三角、長三角之間打造出一個符合福建省情,符合兩岸經貿深化發展需要的海峽西岸經濟區,這肯定可以為兩岸四地的青年人提供廣闊的活動舞台。青年人在這個舞台上不但有機會為兩岸經貿發展、為國家的統一富強貢獻力量,而且還可以有機會為今後的人生歷程譜寫輝煌的樂章。  

(*作者乃全國政協委員、全國青聯常委、澳門金龍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