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該如何應對新加坡開賭

 

曾坤*

 

        2005418日,經過一場長達13個月的全國大辯論後,禁賭長達40年的新加坡終於解除了禁令,這一天,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公開對外宣佈,該國將會在未來5年內建造兩座價值30億美元的賭場,預計2009年正式開賭。

 

獅城開設賭場惹關注
  

        這一決定,不僅對於生活在花園國家新加坡的人來說,具有歷史轉折性,對於從1847年就宣佈賭場合法化的澳門來說,也具有“驚雷般”的轟動效應。澳門各界人士紛紛就新加坡開賭對澳門的影響進行預測、評議。

 

        其中,澳門銀河娛樂場股份有限公司主席呂志和先生表示,新加坡開賭不會對澳門造成影響,因爲新加坡的賭場規模並不大。他說,外來的競爭只會提升澳門博彩業的素質。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行政總裁何鴻燊博士表示“不擔心”,他指出,馬來西亞的雲頂賭場開業數十年,並沒有影響澳門的博彩市場,新加坡鄰近雲頂,客源相近,“搶不了澳門的客”。中國國際旅行社總公司常務副總裁姚越燦說得更直接,認爲“肥水不會流入外人田”,新加坡離中國有幾小時的航程,不及來澳門方便,新加坡開賭不會對澳門帶來影響。南華資料硏究有限公司經理鄭安達則指出,雖然新加坡政府落實批准興建兩家賭場,但由於澳門在博彩業的基建、法律等配套已經相當完善,且與“豪客”有著良好的關係,並已經形成一定規模。相反,新加坡由零開始,並定位爲高檔次路線;加上興建賭場需要時間,預料未來34年內,新加坡未能威脅到澳門博彩業。

 

“狼來了”危機逼近眼前


        話說的都在理,至少這種面對壓力而表現出的從容心態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從區域競爭的角度,區內越來越多國家及城市開賭,已成了一股不可阻擋的浪潮,這無疑將給依賴旅遊博彩業爲生的澳門帶來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筆者曾去新加坡考察過,對澳門博彩業現狀又多少有些知曉,兩廂對比,雖各有優勢,但從發展旅遊博彩業所依託的軟硬環境來看,坦率的說,不論自然環境、景色風光,還是城市設施、管理水平等方面,澳門都很難與新加坡較勁,澳門欲立於不敗之地,其艱險的程度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突出,“狼來了”的危機,已近在眼前,絕不可小視。


        澳門博彩業究竟如何應對周邊地區開賭,筆者以爲必須高度關注並把握好以下兩點,一是在澳門已經拿到賭場經營權的世界會展業最頂尖的威尼斯人集團、最具創意的永利度假村、最具産業規模的美高梅集團,已把觸角伸向新加坡賭場,並且極有可能最終拿到經營權。從市場角度看,他們會從自身利益出發,將澳門博彩業納入他們的勢力範圍去整合,去“做大做強”。澳門、新加坡都是他們經營的市場,“手心手背都是肉”,絕不會顧此失彼。所以,在他們看來“肥水不流外人田”,這新加坡也不是“外人”,絕難保證澳門博彩業利益不流失。

        二是與其說澳門旅遊博彩業擁有歷史和地理上的優勢,不如說擁有政治優勢更恰當。所謂“政治優勢”即“一國兩制”,它是澳門回歸後博彩業迅猛做大做強的最基本的動因,也是今後澳門旅遊博彩業繼續做大做強的決定因素。

 

居安思危不怕挑戰
  

        說白了,一是要有危機感,二是不怕挑戰,這是澳門旅遊博彩業應對新加坡開賭的最基本的態度。所謂的危機感,就是要面對壓力,先找出自己的差距。比如,城市管理水平如何上檔次,如何搞好城市規劃,再比如,如何提升各行各業的整體知識業務水平,如何加快各類人才的引進培養,等等。未來澳門旅遊博彩業盈利能否持續增長,當務之急在於抓緊一系列博彩業投資專案的落實,並且加快、加大投資力度,擴大市場佔有率。

 

       此外,值得指出的是,2005715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29屆世界遺産委員會大會批准中國“澳門歷史城區”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澳門歷史城區”是中國2005年向第29屆世界遺産委員會大會上提交的唯一申報專案。中國常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代表張學忠大使解釋說,中央政府對澳門申報世界遺産一事非常重視,這也是1999年澳門回歸後,澳門特區的第一個世界遺産申報專案。雖然中國各地排在預選清單上的遺産專案已有上百處,但是中國今年選擇了“澳門歷史城區”作爲唯一的申報專案。該專案的申報成功,意味著中國31處世界遺産中第一次有了來自澳門特區的世界遺産。

 

成功申遺將成澳門一張“金名片”
  

       “澳門歷史城區”這個專案,最初申報時爲分散的12座建築物,到最後增加及調整爲整個歷史城區。城區以澳門舊城區爲核心,通過相鄰的廣場和街道連爲一體,它包括澳門媽閣廟前地、亞婆井前地、崗頂前地、議事亭前地、大堂前地、板樟堂前地、耶穌會紀念廣場、白鴿巢前地等多個廣場空間,以及媽閣廟、港務局大樓、鄭家大屋、聖老楞佐敎堂、聖若瑟修院及聖堂、崗頂劇院、何東圖書館、聖奧斯定敎堂、民政總署大樓、三街會館(關帝廟)、仁慈堂大樓、大堂(主敎座堂)、盧家大屋、玫瑰堂、大三巴牌坊、哪吒廟、舊城牆遺址、大炮台、聖安多尼敎堂、東方基金會會址、基督敎墳場、東望洋炮台等20多處中西式歷史建築。這是一片昔日華洋雜居的舊城區,保存了澳門400多年中西文化交流的歷史精髓,是中國境內現存年代最遠、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和最集中,以西式建築爲主、中西式建築互相輝映的歷史城區。是西方宗敎文化在中國和遠東地區傳播歷史的重要見證,也是400多年來中西文化交流互補、多元共存的結晶。國家文物局副局長張柏說,“澳門歷史城區”之所以能申遺成功,這與“澳門歷史城區”本身的歷史文化價值分不開。張學忠大使說,“澳門歷史城區”體現的中西方文化的交融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倡導的“不同文明間的對話”精神完全相符。

        長期以來,澳門以“賭城”著稱於世,但隨著“澳門歷史城區”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産名錄,小城又彰顯出其獨特的文化形象。

        其實,澳門本來就是一塊中西文化薈萃並積澱很深的地方。澳門特首何厚鏵稱:“‘澳門歷史城區’是獨一無二的瑰寶,特區政府將一如既往,致力保護和推廣這些屬於澳門、屬於國家的文化瑰寶,讓不同地區的人更瞭解澳門的歷史和文化價值之所在。”社會文化司司長崔世安則表示,一個地方擁有的世界遺産,體現著當地在人類發展進程中的歷史地位和文化貢獻。這個歷史城區見證了西方文化與中國文化碰撞與對話長達400多年的歷史,以及中西兩種相異文化和平共存的可能性。

        縱覽澳門歷史,這曾經是座令人振奮的城市,它不但是中國與西方交往最早的一塊地方,而且是東西方文化共存共榮、交相映輝最靚麗的一塊地方。澳門不僅廟宇教堂衆多,中西文物遺迹遍佈,而且歷代中西名人更在此留下印迹,特別是澳門在中國近代革命史中起過獨特作用。近代許多名人的活動與澳門關係密切。林則徐、張之洞、鄭觀應、康有爲、容閎、孫中山、葉挺等一批近代進步人士都曾在澳門留下他們的足迹。澳門獨特的人文文化魅力,不僅是歷史的造化,更是人類精魂的造化。
 
        成功申遺將成爲“澳門遊”一張“金名片”,不僅對提升澳門整個城市的文化品位有重要影響,而且也會給澳門的旅遊業帶來一個新的發展契機。文化遺産作爲一種旅遊資源和文化創新的資源,這無疑給澳門旅遊業注入新的強勁活力。澳門輿論認爲,此次申遺成功,是澳門特區政府在挖掘其豐厚的歷史文化遺産上的一次最成功的嘗試,也是澳門特色文化日益得到世界認可的一次明白無誤的顯示。可以這麽說,澳門不缺少文化,而是缺少挖掘。

 

營造獨樹一幟的文化氛圍

 

        面對著新加坡及周邊城市的競爭,澳門在未來的發展進程中,除了要繼續積極推進博彩業自身改革,藉此帶動澳門整個産業結構調整外,還必須要致力於文化遺産的挖掘與保護,必須在大文化建設上下一番苦功夫,繼續營造一種獨樹一幟的文化氛圍,並由此帶動生態環境、社會發展、經濟繁榮的良性互動。

 

(*作者乃人民日報澳門記者站站長、高級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