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進一步推動兩岸和平穩定發展的建議

 

陳炳強*

                      

隨著《反分裂國家法》的頒布實施,以及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親民黨、新黨等兩岸政黨領導人在2005年進行了歷史性的會晤,兩岸的互動交流進入了一個歷史性的嶄新階段。但如何鞏固和擴大既有的成效,進一步推動兩岸良性互動、穩定發展,最終實現祖國的統一大業,是絕大多數中華兒女朝夕思索的問題。筆者想就此問題提出以下五點建議:

 

(一)   大陸在闡發兩岸統一模式上,既宜靈活,亦要儘量避免過於抽象。

 

兩岸統一模式的設定,肯定會對兩岸人民的福祉,以至中華民族的命運帶來至深至巨的影響。大陸多次強調,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什麽都可以談。言下之意,統一模式也可在商談範圍之內。《反分裂國家法》也沒有明確規範兩岸最終以甚麼方式統一,只表明“國家和平統一後,台灣可以實行不同於大陸的制度,高度自治。”可見大陸對兩岸統一模式是採取開放態度的,並預留了廣闊的空間,讓兩岸共同商議的。

 

不過,這一廣闊空間,也許會使到台灣一般民衆更難於把握大陸的最終取向,因而可能只會循著原有的思路認爲大陸設定的統一模式就是“一國兩制”------一個被台灣政客、別有用心人士刻意扭曲後的“一國兩制”;而不是真實的、科學的“一國兩制”。毋庸置疑,在港澳實踐中的“一國兩制”有著豐富的內涵和生命力,對確保港澳的繁榮、穩定與進步起著重大作用。可是,“一國兩制”的科學構想在台灣已受到嚴重的扭曲、誤解,並已影響著不少台灣民衆對兩岸統一問題的態度。固然,兩岸和平統一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如果台灣廣大民衆欠缺堅定的最終統一目標,或者說完全沒有統一的意願,只是“見步走步”,那麼,兩岸的和平穩定局面隨時都有可能出現變數。

基於政治現實的考量,大陸及有關方面在向台灣推介“一國兩制”政策時,應該要講求方法和技巧,千萬不要過份“硬銷”,因為過份“硬銷”不但難以達到預期的效果,甚至有可能出現相反效果。辯證唯物主義是講求主觀目的與客觀效果相統一的。中國共產黨處事亦歷來講求原則性與靈活性的辯證統一。因此,筆者認爲祖國大陸可以嘗試考慮把統一模式注解爲:既可以是結合台灣具體情況而不斷發展的“一國兩制”模式;也可以是其他符合兩岸人民利益和有利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模式。這種注解應該不會抵觸《反分裂國家法》的相關規定,亦應符合“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什麽都可以談”的精神,藉此可讓台灣廣大民衆較容易理解、把握大陸對統一模式上的態度取向,從而可逐步對兩岸和平統一問題作出積極回應。

  在此必須強調的是,絕不是台灣不喜歡聽的東西,我們就不說。但是,我們必須要區分甚麼是原則問題、甚麼是策略問題?凡是原則性的問題、大是大非的問題,就應該說清楚、不含糊。例如,國家主席胡錦濤在20059月出訪加拿大,與當地華僑會面時強調,反對台獨、實現祖國的和平統一是一個長期的任務,我們要和台獨分裂勢力堅持不懈地進行鬥爭。只有遏制台獨勢力及其活動,才能夠保持台海的和平與穩定,才能夠保障兩岸同胞的共同利益。胡錦濤主席清晰、明確地闡述我國在兩岸問題上的原則、立場,就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

在抗日戰爭時期,曾有一個美國人不遠千里來到延安,想向毛主席證明共産主義是一種宗教。當時有些共產黨的領導人與他爭論,結果爭論了老半天都沒法讓這位美國人認同共產主義不是宗教,後來當他直接見到毛主席時,毛主席沒有與他爭論,只回答說:如果你願意,你可以說它是一種宗教,一種爲人民服務的宗教。結果一句話就讓美國來訪者高高興興地回去了。這事件說明了當人們對某一問題有嚴重誤解後,你要正面解說或用難以觸摸的話回應,收效可能不大;反之,在堅守原則立場的同時,若能順著對方思路輕輕一點,問題也許就會迎刃而解。這件事對於今天大陸如何演繹兩岸統一模式,應有一定的借鑒價值。

 

(二)   在宣傳民族大義的同時,應該設法讓台灣民衆看到兩岸和平統一的好處。

 

向台灣民衆,特別是年輕一代提供正確的歷史觀念和民族觀念,固然對促進兩岸和平穩定有著積極意義,但光憑這些是不夠的。統一後的台灣究竟在哪些方面會優於統一前,這是廣大台灣民衆想知的問題,所以大陸方面應該有步驟地作出系統的解答和闡述。其中,可向台灣表示,中國和葡萄牙政府經過協商,都可以彈性處理澳門特區居民持有“葡萄牙護照”的問題,兩岸同是一家人,如果透過真誠、友好的協商,雙方一定可以為台灣民衆尋找到更寬廣的國際活動空間、經貿空間,以及較之現時具有更多的合理權益。又可說明內地與港澳簽定的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的協議,香港成功承辦2008年的奧運馬術比賽,澳門歷史城區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遺産,……都與祖國的關懷、支援分不開。當然,闡述這些事例必須講求技巧,才會事半功倍。

 

毋庸置疑,闡述“統一後的好處”要比闡述“分裂帶來的危害”有較大的難度,但這個難度是必須要攻破的。因為“追求統一”雖然與“反對分裂”有著密切的內在聯繫,但畢竟不是完全相同的概念,只有透過有效的方式正面闡述“統一後的好處”,才會更有利於實現兩岸最終的和平統一。

 

(三)   應採取全方位、多層次的方式向台灣闡述大陸和平統一的誠意。

 

誠意是化解誤解和分岐的有力武器。由於歷史的原因,台灣廣大民衆未必能真正感受到大陸在和平統一方面的誠意,因而也容易被台獨分子及別有用心的人士挑撥離間、造謠生事。所以,大陸應該系統地從上世紀50年代提出“三十六計,和爲上計”,到“一綱四目”、“葉九條”、“一國兩制”、“江八點”,再到胡錦濤主席提出的“四點意見”等爭取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誠意,採取全方位、多層次的方式向台灣闡述。事實上,在過去的幾十年間,無論大陸和國際政局出現多少風雲變幻,特別是大陸在“文革”期間受到極“左”思潮衝擊,但和平統一台灣的誠意始終沒有改變。

 

當然,宣傳大陸的政策和誠意,應該儘量採用台灣廣大民衆喜聞樂見的方式,不宜閉門造車。宣傳難免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財力,但只要使用得當,就不是浪費。試想,如果兩岸因爲誤解而被台獨分子有機可乘,最終大陸被逼採用非和平手段解決兩岸問題,屆時要付出的人命、政治、社會及經濟代價不是更大嗎?而且,萬一最終逼於無奈採取非和平方式實現兩岸統一,大陸也要設法儘快撫平台灣民眾的心靈創傷,以及要儘快取得台灣廣大民眾的理解和接受,儘快恢復台灣的社會秩序和經濟發展,這就更須要從今天起不斷強化台灣民眾對大陸的好感和認同感,起碼要儘量減少反感,讓台灣廣大民眾理解到萬一大陸採取非和平方式解決兩岸統一問題,也是萬般無奈下作出決定的,也是為維護台灣廣大民眾的長遠利益而作出的。

 

總之,要根據台灣不同群體、不同黨派、不同階層人士的特點,透過有針對性和有效的宣傳和統戰方式,爭取愈來愈多的台灣民衆感受到大陸的誠意,並認同大陸的兩岸政策。

 

(四)   完善機制、廣辟渠道,鼓勵社會各界積極爲兩岸和平穩定發展出謀獻策。

 

兩岸問題,錯綜複雜。任何一篇精闢的兩岸建言都很難像“靈丹妙藥”一樣把兩岸長期存在的問題一下子解決。因此大陸應以大海吸納百川的胸懷,不斷完善有關機制,以更有效方式鼓勵兩岸四地人士,不論是官商名流、學術權威、初生之犢,抑或其他名不見經傳的人物隨時根據新形勢、新情況提出對應策略及有關建言。特別是要讓年青人或者沒有社會地位,但又有著拳拳報國心的人可以得到適當的發揮空間,對他們有建設性、積極的建言給予適當的支持,讓他們切切實實感覺到是“報國有門”的。當然,還應該透過有效方式,高效地綜合各種有建設性的建言,供決策者參考。

 

當年中國取得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與共產黨善於調動廣大群衆積極投身抗日洪流、集合群眾的智慧和力量分不開。今天我們在處理關乎中華民族命運的兩岸問題上也應如此。

 

(五)   祖國大陸扎扎實實做好構建和諧社會的各項工作,是確保兩岸和平穩定發展、最終實現和平統一大業的關鍵。

 

古人云: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既來之,則安之。事實上,現時大陸有關構建和諧社會的內涵是非常豐富的,主要目標是要進一步促進社會和諧發展、國家富強、人民安居樂業,因此只要做好構建和諧社會的工作,就能更有力地推動兩岸的穩定發展、和平統一。

 

                             

(*作者乃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