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使用一次性筷子說起

鍾鎮銘*

       筷子是我們中國人每天都要使用的用餐工具,取材便捷,製作簡單,使用靈巧。

        筷子有那麼多的好處,我突然想起是不是它給很多中國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造成了隨隨便便的性格。也許不完全是筷子使中國人過於隨便,也許是我們過於隨便所以一直喜歡使用筷子,也許兩者相輔相成。

        現在,我們使用一次性筷子,有做得像家庭使用一樣好的,也有半成品的,不管是木製一次性筷子,還是竹制一次性筷子,在餐館飯店,兩根筷子一般都是合在一起,等到大家需要使用的時候,用手一掰,分成兩半,就成了一雙完整的筷子。

        對於使用一次性筷子,很多“環保鬥士”非常反感,經常質問這須要浪費多少木材,須要砍伐多少竹子。據報道,有一名人後代每到飯館就餐必自帶筷子,不是因 為衛生的原因,據說是因為要表明他是多麼熱愛環保,酷愛大自然,所以心疼木材和竹子。

一次性筷子怎會損環保

        對於木製一次性筷子,我原來並不是很了解,後來聽說有的是使用木材的邊角料製成的,再後來聽說一棵速生楊樹按照整棵賣掉挺多只能賣百多元,如果製成一次性筷子,經濟效益可以增加到上千元。對於竹製一次性筷子,我是比較了解的,竹子的生長是非常快的。有的竹子如果得不到砍伐利用,不但農民得不到好處,而且長到一定時間是會開花而不結果,然後整叢衰敗滅亡。

        如果用於製作一次性筷子的木材和竹子得不到開發利用,就不會有人繼續種植這種速生楊樹和生長快速的竹子。那些自以 為是的“環保鬥士”所謂的環保並不可行,因為做筷子的木材和竹子本來就是專門用來做筷子的,森林和環境並不是因為這些木材和竹子被砍伐而受到破壞。相反,如果使用一次性筷子越多,竹子會種得越多,環境會保護得更好。

        有時候,人們就是這樣對於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並不完全了解的。當然,有的人是真的不知道,有的人則是有意歪曲事實。

“環保鬥士”不要變成“環保巫師”

        那些反對使用一次性筷子的“環保鬥士”,還宣傳水壩破壞生態,水電損害環境。這些人一直在反對水壩,並不是因 為他們不知道像三峽水電站這樣的工程發出來的電可以替代用好幾千萬噸原煤燃燒來發電。不要說挖煤所產生的環境破壞了,就是好幾千萬噸的原煤燃燒所產生的廢氣和廢物就不知道要破壞多少環境,損壞多少生態。他們對於這樣的破壞並不太關心。這樣下去,這些“環保鬥士”遲早都有可能變成“環保巫師”。

        現在與朋友在飯店吃飯的時候,看到竹子筷子,我總是喜歡欣賞一番,並且告訴朋友們要多使用一次性竹筷子。同時,但願有一天,我們吃完飯以後,拿出來擦擦嘴巴的不再是砍伐天然原木製成的紙張,而是專門種植特定樹木所製成的紙張。

        日本人以前是從中國進口一次性筷子,據說,還是專門指定了某種木材,好讓他們用完以後,可以繼續利用,拿來造紙。說是某種木材,我始終不知道是哪一種。

        不過,我知道,現在我們這些中國人,儘管出了那麼多的“環保鬥士”,我們始終沒有像日本人那樣再次利用一次性筷子進行造紙。擺設幾個不同 顏色的垃圾桶,不管任何效果,就算做了垃圾分類,就算做了環保。多幾個窮人到北京來揀垃圾又被呵斥為“素質低下”。據說,中國每年使用450億雙一次性筷子,如果都有一半被撿出來用於造紙,不知道要少砍伐多少樹木。那些“環保鬥士”那 麼愛好環保,關鍵時刻就沒有他們的身影。真不知道,他們是否除了會做“環保巫師”,就不可能認真做環保工作?

        我對於竹制一次性筷子如此讚賞,有的網友也不以為然,覺得我不過是感情用事。我本人不會做筷子,不過,對於一次性竹筷子的經濟好處以及對環境保護的好處還是有一定的了解。

        在有竹制一次性筷子加工的地方,我看見過有農民往山上播散化肥,開始我並不知道是做甚 麼。請教當地人得知,他們在種竹子。看到延綿不斷的山岡上,長滿稀稀蔬蔬的竹子,我才恍然大悟,他們去年已經種上了竹子,正在往山上播散化肥,讓竹子長得更快更好。

        在北京一些名人後代吃飽了飯,打著飽嗝、洋洋自得的時候,這些人從來就不會想起他們帶去的那雙筷子其實沒有 為自己做任何好事,也沒有為別人做任何善事。竹子沒有了銷路,山岡上不會再有人種竹綠化。

環保賬如何算

 

        再說,如果我們的餐飲業每年不使用450億雙一次性筷子,筷子的消毒如何保障安全?要讓大家放心地使用450億雙筷子,餐館要耗費多少水和電?清洗乾淨450億雙筷子又要使用多少清潔劑?這些清潔劑又會污染多少環境?如果筷子消毒不好,我們在衛生和健康上所付出的代價如何計算?“環保鬥士”如何算清這樣的環保賬?

        我們不計算財物的耗費,講句套話,以人為本,單單計算人的健康風險。做一個保守的假設,如果有萬分之一的筷子清洗不乾淨,每年就有450萬人次可能會遭受細菌和病毒的感染。這個比例如果是千分之一,那就是4,500萬人次的感染率。世界上,經過高級儀器進行嚴格檢驗的日用品都允許千分之幾的次品,即不合格 產品。我們沒有人24小時檢驗那些餐館堶悸爾_子,全拜託給餐館老闆和工作人員的良心了。如果這些感染概率中的百分之一事實上使人生病,我們國家每年就會有好幾百萬人次病倒,或者傳染上乙肝,或者更加嚴重的疾病。

客觀分析勿偏執

        小小的一次性筷子實際上為我們避免了無數次病痛和災難,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我們這些故作小孩般天真狀的“環保鬥士”卻在咒 罵它!默不作聲的一次性筷子以無處不在的行動,每時每刻都在訴說著自己的好處,鄙視著那些言不由衷的“環保鬥士”的謬誤和誣衊。

        有網友告訴我,有一間種樹造紙公司在雲南如何不對,說是該公司光是砍伐山上的樹木就可以賺取上百億元。既然網友說得很明確,該公司不用做什 麼就可以賺取百億。按照我的看法,如果是在合同協定簽署之前,怎麼說都可以,這筆生意不給別人做也可以,但是,如果是簽約以後,又覺得別人有賺頭了,就又反悔了,還要拿出環保來說事,是沒有誠信的表現。至少,記者們也不必過分地鼓吹,不管有多少理由,毀約反悔畢竟不是很光彩的事情。況且,紙張是我們現在仍然需要使用的東西,上述的造紙公司如果選擇一片南方人看來是荒山的地方,專門用來種植一種樹木,用於造紙,總比在北方,特別是在大興安嶺繼續砍伐天然林木用來造紙好。

        筷子是由兩根組成的,我們是使用筷子的民族,但願我們能夠對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看得更加清楚。

(*作者乃專職翻譯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