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議優質社會所需要的立法議員

施利亞*

        澳門特區政府在2005年度的施政報告中明確提出要把澳門創建為優質社會,而2005年又適逢是立法會換屆選舉,究竟在創建優質社會的過程中,澳門需要怎樣的立法議員呢?

        立法會不但是特區唯一享有立法權的機關,而且亦具有法定權限監督特區政府施政。因此,在澳門的前進和發展過程中,特別是在創建優質社會的過程中,廣大市民勢必對立法議員有著更多的期望和要求。

社會需要盡職盡責議員

      我認為,當前澳門首先最需要的,是能夠明確自己職責、積極履行自己職責的立法議員。大家可能會感到有點奇怪,創建優質社會是一個多麼富有學術性、多麼富有深度的概念和理念,而我在此僅對立法議員提出這一要求,會否過於簡單、膚淺。

        其實,任何時候,任何社會都需要人們盡忠職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主動積極地做好份內工作;而享有尊貴身份的澳門立法議員尤其須要如此。大家可以想一想,創建優質社會肯定離不開一個優質的政府,而特區政府能否成為廣大市民心目中真正的優質政府,又離不開盡責的立法議員去監督政府依法施政,去推動政府將白紙黑字上的理念逐步變成事實,去促使政府不斷提升服務質量和效率;否則,說得再漂亮的口號都是難以兌現的。

        回歸後,我們看到了不少議員在監察政府方面作過一定的努力,但我們亦看到有些議員一直在立法會殿堂上顯得比較沉默,幾乎沒有正式發過言。曾經有傳媒訪問那些「沉默是金」的議員時,其回應的大概意思是,議員要履行職責不一定要在全體大會,或公開的場合發言、質詢政府,他們可以透過內部會議或其他方式,發揮議員的作用。這種解釋也許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如果立法議員一心只當「幕後英雄」,一心只為澳門好,我想他們可以有很多方式為特區做事,而不一定要選擇當立法議員。

        法律固然沒有規定議員必須要常常在全體大會上或公開發言,但是不管直選、間選或委任的議員,似乎都應該有責任從澳門的整體利益出發,在全體大會上適當公開自己對某一事物的見解和看法。所謂真理愈辯愈明,只要辯論過程是理性的,言之有物的,這對於推動市民更深刻反思一些社會現況,和推動社會形成更良好的思辯氣氛,肯定有正面作用。

        立法會一方面存在著一種「沉默是金」的議員,另一方又存在著別具「特色」的議員。當立法會討論問題時,議員之間存在不同的觀點、看法,本屬正常,但有時令人感到莫明奇妙的是,一些議員依照程序對政府提出質詢或發言闡述自己的觀點時,儘管這些言論不一定完全恰當,也不一定具有充足的資料佐證,但另一些議員就會馬上給予反駁,有時真搞不清楚反駁的議員,他是在履行職責監察政府,抑或在擔當 著特別的職責,去專門監察著其他議員的言論。

須加大監察政府施政力度

        平情而論,澳門現時很需要立法議員加大對政府的監察力度。由於行政當局的施政透明度仍有改善空間,以及隨著澳門經濟的急速發展,涉及到的社會利益和公共資源分配的問題,將會愈來愈複雜;而且政府在私人工程全面鋪開,人力資源極之繃緊的情況下,仍然繼續投入大量公共工程,加上在欠缺科學規劃的前提下,將整個澳門變成一個大工地,究竟是好是壞?這一切一切涉及澳門整體利益和市民利益的問題,廣大市民真的很需要立法議員盡職盡責地對政府進行有力的監察,和藉此要求政府提供滿意的答案。

        在這堙A我必須指出的是,鄰埠個別立法議員出現的偏激行為和表現,不一定值得澳門仿效,但並不意味澳門的立法議員就應該處事避重就輕,或者乾脆不碰一些敏感的問題,因為這根本不是一個稱職盡責的議員應有的行為。立法議員監察政府的態度應該是客觀、善意、認真的,而不應採取譁眾取寵、情緒化或漫罵式的批評。「過猶不及」都是不恰當的。

       第二,我認為澳門很需要一批具素質、肯學習的立法議員。立法議員的能力和質素,直接影響到立法議員職能的發揮。中聯辦白志健主任在2005年3月份向澳門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談話時指出,要牢固樹立為人民謀利益的觀念,不斷提高自身的思想水平、政策水平和知識水平,就必須加強學習。既要加強政策理論、宏觀經濟和社會管理理論、現代科技知識的學習,也要善於在社會實踐中學習,了解社情、區情、國情,體察民情、民心、民願,關注社會熱點、難點、焦點,把握社會脈搏。只有這樣,才有參政議政的基礎和能力。我認為,白主任的講話不但切中澳門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所需,而且亦非常值得「一國兩制」下的澳門特區立法議員好好領會。

        當然,要求議員具有質素,並不表示要求所有的議員都是萬能。但不可否認,作為立法議員,在監察政府和審議法律的過程,涉及到的知識面是非常廣泛的。雖然議員可以透過一些輔助部門,或透過助手為其處理相關事務,但如果本身的質素太低,別人的幫忙始終有限,因為有很問題仍然需要議員自己發揮的。這個問題,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

        由於澳門在創建優質社會的過程中,立法議員肯定須要面對、處理一大堆嚴肅、繁瑣、專業的事情和問題,因此社會對立法議員質素要求愈來愈高,也是理所當然的。

切實為市民排憂解難

       第三,立法議員應該進一步發揮好廣大市民與政府之間的橋樑作用,以及更切實地為一般市民排憂解困。長期以來,不少立法議員都有設立議員辦事處或透過多種形式為市民服務。但坦白說,議員所處理的群眾事務,有些只停留在形式上。當然,議員要開展工作亦有其局限性,但議員能否挺身而出,以負責任的態度去排解市民的困擾,或者擔當市民與政府之間的溝通橋樑,有時才是直接影響相關工作成效的關鍵。例如,社會上存在 著的不公平、不合理現象,或者一些牽涉利益的紛爭,雖然表面上可透過法律途徑解決,但由於一般市民根本沒有足夠的金錢和時間應付繁複的法律訴訟程序,所以對他們來說,透過法律途徑解決紛爭的路是走不下去的。如果不透過法律解決,不公平、不合理現象或相關的紛爭、矛盾就只會續續存在下去。這些矛盾一旦匯集起來,隨時都有可能給社會和諧穩定的局面帶來衝擊。沒有和諧穩定的局面,又如何談得上創建優質社會呢?

        所以,在創建優質社會的過程中,社會極之需要願意挺身而出,切實為市民排憂解困的立法議員出現。事實上,社會上有不少矛盾是屬意氣之爭,或者涉及的利益層面並不大,矛盾雙方只要由一個具公信力的人物出來調解,擔當魯仲連角色,矛盾的也許就會迎刃而解。可惜,有些議員在沒有新聞鏡頭的聚焦下,為民請命的幹勁就會頓然消減,對於有可能透過協商解決的紛爭亦懶得嘗試進行調解,只一心勸喻市民打官司,這實在是有負市民所望。

       第四,立法議員應該更主動積極傾聽市民的心聲,以及自覺接受社會的監督和批評。不管是直選、間選或委任議員,只要是出於公心為澳門整體利益著想,就應該主動傾聽廣大市民的聲音,虛心接受市民的批評和建議。因為優質社會的創建和綜合生活素質的提高,是需要廣大市民直接感受到、觸摸到、見得到的,它一點都不玄妙。無視市民的聲音,任何議員都不可能真正掌握到優質社會的內涵。

        至於議員自覺接受社會的監督和批評,更是天經地義的事。議員有著尊貴的身份和社會地位,並不是他們天生擁有特權,而是他們所肩負的工作使命所決定的,他們在執行使命時,有否違背澳門整體利益,有否盡責履行職務,都須要受傳媒及社會大眾監督。

        總體而言,我認為澳門在創建優質社會的過程中,最需要的立議議員就是肯承擔責任,事事從澳門整體利益出發,以及具備一定議政能力的人。

(*作者乃澳門九九學社主席、江西省政協委員、澳門特區青年事務委員會委員、高原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