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保留澳門原有法律的一點思考

 梁施惠*

        自1999年12月20日起,澳門回歸祖國,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並實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政策。根據《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八條規定:“澳門原有的法律、法令、行政法規和其他規範性文件,同本法相抵觸或經澳門特行政區的立法機關或其他機關依照法定程序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由於《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這一規定對澳門的長期繁榮安定和澳門特區法律體系的構建帶來深遠的影響,所以筆者想就有關問題提出一些看法。

一、保留原有法律的基本含義

     《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八條規定的就是《中葡聯合聲明》中所說的“原有法律基本不變”的原則,可理解如下:

       第一,“原有法律基本不變” 是指當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時,原來在澳門生效的本地法律基本上維持不變。因為法律總是和一定的社會制度相適應的,既然《基本法》規定“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那麼,本來與這種社會制度相適應的法律,當然也可以繼續保留。但考慮到澳門政權的交接在政治上畢竟會帶來很大的變化,並且法律也要隨著社會的發展、變化而發展、變化,當某些原有法律與《基本法》發生抵觸,或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以及其他機關從實際情況出發,認為對某些原有法律有必要作出修改時,這些原有法律就不會繼續保留。因此,對原有法律來說,只能是基本不變,而不可能是全部原封不動地保留。

       第二,“原有法律”是具有特定內涵的,是指由澳門當地立法機關或其他機關制定的法律、法令、行政法規和其他規範性文件。具體包括澳門回歸前立法會依法制定、經總督簽署及頒佈的法律,總督行使本身立法權而制定的、與法律具有同等效力的法令,以及總督及其政府在其行政權力範圍內制定的行政法規和其他規範性文件。

        當中除了包括總督制定訓令及批示外,尚有各個政務司發佈的批示。但不包括延伸適用於澳門的葡萄牙法律和葡萄牙專門為澳門制定的法律。這些法律有的在澳門回歸祖國,即1999年12月20日起就必須廢除,如《澳門組織章程》;有的則應當在過渡期內實現本地化,即由澳門立法機關結合澳門實際情況予以修訂,並以自己的名義重新頒佈,使其成為澳門本地的法律。因為“原有法律”有著濃厚殖民統治的意味,與國家主權及其尊嚴的維護相衝突,所以在我國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之時,這些法律亦必須隨著葡萄牙政府對澳門的行政管理權的終結而予以廢除。

        另外,為了使這些本地化的法律能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後繼續生效,中葡雙方在過渡期內採取了密切配合,加強磋商的態度,以開展有關法律的修訂工作。

       第三,審查“原有法律”是否與《基本法》相抵觸的機關,回歸前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按規定,當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時,澳門原有法律除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宣佈為同《基本法》抵觸者外,都會被採用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而繼續生效。同時,根據《基本法》第一百四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時,澳門原有法律除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宣佈為同本法抵觸者外,採用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法律,如以後發現有的法律與本法抵觸,可依照本法規定和法定程序修改或停止生效。”即是說,有關法律的審查工作,則應以回歸為界線:澳門特區正式成立前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一次過完成大規模的審查,並在特區成立時將不符合《基本法》規定的法律宣佈廢除,其餘的採用為澳門特區法律;特區成立後,如發現與《基本法》有抵觸的法律,則由特區按法定程序進行處理。

 二、保留原有法律的目的

      《基本法》第五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 這條規定將“一國兩制” 方針中的“兩制”性質,正式用法律條款的形式固定下來,使其具有法律效力,從而為將來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提供了可靠的法律保障。

       要知道,澳門回歸後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不但毋須與回歸前徹底割裂,而且還受到《基本法》確保可以延續和保留,因此,作為構建社會各方面公共事務、生活秩序規範的主要元素---法律體系能否得到大體上的維持和保留,將成為特區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能否延續和保留的關鍵之一。而且,原有法律在社會上已是根深柢固,並隨著社會的發展而逐漸形成具有澳門特色的體系,所以採用原有法律是最為符合澳門的實際情況,是最為澳門居民所接受和認同,長遠來說,對促進澳門社會的繁榮穩定和經濟發展提供了有利因素。

        總之,保留原有法律對於確保澳門的平穩過渡和長期穩定發展非常重要,更是保持澳門特區原有資本主義制度及五十年不變的基本體現。

 三、對保留原有法律的一點思考

        前面已經論及,澳門原有法律的保留並非完全無條件的。因為它必須刪除具濃厚殖民主義色彩的,有損中國主權的澳門原有法律或在中央與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關係方面,在政治體制或其他社會制度方面,明顯不符合《基本法》有關規定的澳門原有法律。

        當然,《基本法》第八條的規定,為確保澳門特區成立時不會出現法律真空狀態起了極其重大的作用;但是,澳門法律的修訂工作不會因此而結束。因為隨著澳門的回歸,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或其他有權機關為了適應新的社會情況,必然會對一些陳舊的澳門原有法律作相應的修改,況且《基本法》第一百四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如以後發現與《基本法》相抵觸的問題,澳門特別行政區還要作出適當的處理呢!

        另一方面,由於保留原有法律,使得有些得以保留的法律基於種種原因而存有雜亂的情況,其中有些仍然生效但無實質效用;或是年代久遠而與現實社會脫節;同時多數是以葡萄牙法律為藍本來進行草擬及立法而不能切合本土文化和現狀需要。更重要的是,澳門的法律以葡文立法,而澳門地區絕大部份都是中國人,縱有中文譯本,但其用語,甚至詞句皆是艱澀難明,很難教人明白當中的正確意思和其真正含義,對普及法律造成很大的障礙,同時也為有志於從事法律行業的中國學生走進艱苦的一步。

        因此,筆者認為,對這些存在的問題,必須堅持實事求是、敢於突破的精神,並以持續而專門的機制和措施來進行必要的整理和清洗,同時設定系統化的標準來提高法律系統的透明度,方可使到執法機關更能切實準確地掌握到法律的本意和精粹,亦使廣大的澳門居民能夠容易認識和了解所居住、所生長地方的法律,從而更主動地透過法律去維護自己的權益,和自覺遵守法律,那麼法律的應有功效才會得到真正的發揮。

(*作者乃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