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構建大學城之遐想

 黃勵瑩*

        遊走英國牛津城,儘管我不是當地的學生,但也會很自然地給那堛瑣ЁN氣氛所感染。牛津城沒有五光十色的賭場或燈火璀燦的按摩場所,卻仍然吸引大量旅客,是因為那埵陬菬伬t盛名的牛津大學及充滿學術文化氣氛的大學城。

        我來到了牛津,不其然便想起了澳門塔石球場這塊土地,想到澳門在賭博旅遊業外發展為一個大學城的可行性。若非是耍太極的晨運客、足球藍球健兒或啦啦隊前來捧場,一般大眾巿民很少踏進塔石球場內。

        塔石球場是一個可遠觀的地方。當我們早上張著半睡半醒的眼睛,在擠擁的巴士上途經那堮氶A會看到數十居民集體耍太極,而球場上灑水器向著青 蔥小草自動灑水,很富有清晨的味道。今天,特區政府正計劃將這片球場改建為一個人人觸碰,可容納數萬人並富南歐風格的廣場。

塔石改建計劃仿如畫蛇添足

        特區政府擬建隧道、改建廣場的計劃,是作為議事亭前地步行區的一個伸展,希望為居民及旅客帶來多個步行點,為荷蘭園區多年沉寂的商店帶來商機。不過,營造多個廣場以增添澳門的南歐風味的構思,無疑是一個畫蛇添足之舉。政府認為以葡式碎石堆砌便為招徠,便是吸引旅客萬試萬靈的丹藥,似乎尚未切實考慮到廣場的實用性。

          塔石球場一帶是澳門歷史文化的寶庫,近鄰是初建於16世紀的望德堂區及建於1895年的中央圖書館及歷史檔案室。附近還有建於1857年環境清幽的西洋墳場,不遠處是澳門的著名地標---大三巴牌坊,另外還連接鄰近的華士古達嘉瑪花園。在這塊土地上承載著深邃的歷史底蘊。

        我的想法是將塔石球場撥建為一所大學;荷蘭園大馬路為行人專用區,街道兩旁以師生為本的商店便會應運而生,如咖啡店、書店、一兩間舊書舖、畫廊等。整條街道散佈的是書香及咖啡香,而不單是像議事亭前地那種以購物消費模式為主的商店,或是信達城延伸過來,充斥著粉紅菲菲如哈囉吉蒂這類產品的購物中心。

        這也許是一個天方夜譚的想法,但是以澳門的教育出發,為澳門社會培養精英人才,而非互亂開設課程或濫發學位。在澳門建立一塊真正的“文化廣場”,以及真正為社區內建立一所人人仰望而入的公立大學,是有必要的。

        澳門大學建於氹仔的山頭上,與一般居民相隔,居民感受不到大學生的生活﹐也沒有心思去感受師生討論政經、人文課題的氣氛。學生上課便匆匆來,下課後匆匆去,大學沒有一個氛圍讓學生留下來。這也難怪,人們就不是喜歡留在山上。也是因為這樣,大學的人文氣氛及追求學問的精神從來沒有擴展到居民的生活上。

        澳門賭權開放,賭場、酒店林立,是一個投資者賺錢生財,旅客玩樂消費的天堂。至於葡萄牙人留下的葡式建築及長街短巷,為澳門帶來獨有的南歐風情,縱使令到澳門豪情、美麗而恬靜,但這卻是一個缺乏討論氣氛的地方,或許是澳門人感受不到這份空間。

一切急功近利素質從何提高

        特區政府致力發展旅遊博彩業,澳門的賭博稅收逐步上升之餘,居民也愈就向錢看,大家趁機“搵銀”,變得愈來愈短視和現實。過去,澳門人常被喻為純樸,這樣的說法會很快被幻滅。年青人不在想該選哪間大學,而是估量著應該進大學抑或進賭場,畢竟進駐賭場當荷官便可有月入過萬的收入,只要努力幾年便可有車有樓,過著大部份人嚮往的生活。我想,很快地,這一代的年青人可能會變得毫無理想。

        特首揚言會致力於提高澳門人的綜合生活素質。但是從何入手卻是一個問題。我害怕看到澳門人變質,一切只以錢為著眼點。

        我憧憬著塔石球場幻變成一所與市民近距離接觸,且充滿學術氣氛的大學,荷蘭園大馬路的書店林立;在行人專用區上,學生們手捧著書,或與教授同學並肩而走,到周遭茶座喝杯 cappuccino或 expresso,繼續討論課堂課題。望德堂區一帶空置的樓宇可改建人文學系的課室。我憧憬著將來某一天的澳門,像英國牛津及劍橋城因著名大學而聞名於世;憧憬著學生創辦一份學生報,在校園免費派費之餘,本地居民或旅客經過時也可隨手取得;我也憧憬著澳門的戲院除放映主流電影的同時,亦可播放一些獨立電影;我還憧憬著……

        這是一個很美好的夢。美夢能否成真,我想,關鍵繫乎政府及廣大市民的理念,以及是否能對這個夢持續產生興趣了。

 

 (*作者乃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