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澳門性教育問題的一些看法

莫苑君*

        近月來,經常從報章中看到關於青少年因性知識貧乏或道德觀念薄弱而引致行為越軌或受到傷害的報道,性教育一時間成為了澳門城中的熱滿話題。

性教育推廣滯後

        傳統中國人思想對談論性問題充滿忌諱,但面對著從西方傳入的性開放文化的衝擊,青少年從各種的媒介中接收大量不良或錯誤的性知識,在一知半解和好奇心的驅使下,往往容易做出一些偏差行為,並因此而斷送大好前途。毋庸置疑,青少年性濫交、未成年少女懷孕、北上墮胎成風等問題都與本澳的性教育推廣滯後有關。對此,不少家長埋怨學校的性教育不足,但事實上,現時學校又未必有足夠資源有系統地開展性教育,若從家庭開展,恐怕又難以入手。無論如何,時至今日,政府有關部門、教育界、社會服務界人士都需要急謀對策,著手計劃如何在本澳開展性教育工作。

        筆者認為,我們除了須向兒童青少年灌輸正確的性知識外,也須考慮推出一些措施或法例予以配合。據了解,香港家計會設有一項服務,可以在未經當事人父母同意下,合法地為未成年少女進行墮胎手術。雖然有人會認為,這只是避免誕生新生命而作出的補救措施而已,但這一措施會衍生出其他的社會問題,例如會助長青少年可以更加不負責任地發生性行為。

須積極面對北上墮胎趨勢

        不過,從另一角度來看,現時本澳未婚女性北上或透過其他途徑墮胎已成為趨勢,究竟當中未成年少女佔多少,這些數據根本無法統計。據曾有北上墮胎經歷的未成年少女反映,她們透過無牌經營的診所墮胎後,由於不善調理,墮胎後身體虛弱,連做運動時都會感到暈眩;同時會經常失眠及夢見自己的孩子哭:說媽媽不要我,接 著就驚醒。此外,據傳媒較早前報道,曾有一名不足14歲但懷孕約5個月的少女,因非法墮胎手術失敗,壞死的胎盤仍遺留在少女的腹腔內,最終導致子宮須被摘除,永久喪失生殖能力。一宗一宗的個案都顯示未成年少女因非法墮胎及墮胎後欠缺適當的身心調理,都有可能出現嚴重的後遺症。

         可見,倘若本澳有類似上述家計會的服務,至少能夠掌握本澳未成年少女懷孕的情況,保障她們的生命安全,以及為她們提供適當醫療服務、事後跟進和輔導工作,協助她們開展新生活,總比她們北上墮胎或冒險光顧無牌醫生為佳。當然本澳需要根據實際情況,吸取鄰近地區經驗,考慮這些服務開展的可行性。

教育法律雙管齊下

        另外,本澳近月有一宗關於男學生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的判決案例,確實值得引起社會深思。事緣一名18歲中學生與年僅13歲的同校女友乘長輩不在家偷嘗禁果。被告男學生在初級法院承認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幸得女方母親原諒,給予改過自新機會。由於當事人母親撤銷控罪,男生不被起訴。若同類案件在香港發生,即使當事人家長願意庭外和解,但社會福利署及律政司基於保護未成年少女,仍會對男方提出起訴。本澳在這方面的法例比較寬鬆,未能起到阻嚇作用,實在有必就該事件檢討現存司法制度不足之處。

        為了讓青少年掌握正確的性道德觀念和性知識,特別是要為下一代締造優良、健康的成長環境,政府、學校、家庭和社會各方面須要及早互相配合,從教育和法律方面著手,積極協助青少年樹立正確的性觀念,培養良好的人格和道德風尚;推諉責任或者漫無邊際地開展一些針對性不強的工作,最後只會耽誤下一代的健康成長。

 

(*作者乃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