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澳加強合作   共迎創意產業發展新機遇
施利亞*

創意產業這一名詞自1998年在英國首次正式提出後,便成為現化產業發展中的一個亮點而備受關注。據估計,創意產業每天為世界創造超過220億美元產值,而且增長之勢正方興未艾。而我國發展創意產業的水平仍然比較低,引起重視的時間亦較晚,但國家“十一•五”規劃明確提出“自主創新”的要求,勢必成為我國今後發展創意產業的重要動力。事實上,當前不論是首都北京,抑或具有強大經濟實力的上海、廣州、深圳等城市,都已確定把發展創意產業作為保持城市競爭力的力量來源,並致力使之成為當地的支柱產業;澳門特區政府亦提出要拓展文化創意產業。究竟發展創意產業的空間有多大呢?北京、澳門又如何把握好全球創業產業發展的機遇呢?

創意產業的精髓就是自主創新,包括創新意念及創新技術,是著重透過腦部製造及加工的軟產業,可以不像傳統製造業那樣對資本、土地及其他資源有巨大需求,而它又可以浸透和融合到其他行業中,一經與傳統產業結合,就有可能為傳統產業賦予新的生命力,可以延伸及拓展傳統產業的發展空間,以及提升產品及服務的附加值,因此在我國人均資源相對短缺的國土堙A發展創意產業不僅是與全球經濟接軌、追趕世界潮流的一種體現,更主要是引領我國經濟實現新飛躍,提升國際競爭力和創造合理利潤的應由之路。

 內地經濟發展催生創意產業

從我國的消費結構分析,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已超過1,000美元,借鑒外國的經驗來看,當到了這一生產水平後,社會消費結構將會向享受型方向發展,對服務業的要求亦會有所提高,這在一定程度上為催生創意產業發展提供了重要的社會經濟基礎。

為了更好地說明我國發展創意產業的市場空間,以及更好地把握創意產業的內涵及特征,我想舉出一個大家都會認識的食品品牌──狗不理,與大家分享一下我在這方面的看法。

“狗不理”創始於清朝咸豐年間,當時一個名叫“狗仔”的農家兒子,在天津學習蒸製包子時,加入了一點創新意念:以水餡拌發麵,令到包子的口感柔軟,鮮香不膩;同時重視包子外觀美感。結果引得十里百里的人都來吃他的包子,連當年慈禧太后吃過“狗不理”後都稱贊不已。自此“狗不理”品牌更加響亮。
我在這堣ㄛO要為“狗不理”賣廣告,只是想借這個案例說明無論任何年代,要成功搶佔市場,建立品牌都要加入創意。而且透過分析“狗仔”改良包子的做法,我認為對今天我國推動創意產業發展及企業把握發展機遇時有兩點啟示是值得注意的。

一、突破框框認識創意產業的涵蓋範圍,整個市場空間就會變得更加廣闊,企業及創意人才從中可尋找到無限的發展機遇。

現時不少國家或地區,把創意產業大致上分類為廣告、設計、電視廣播、數碼娛樂、電影與錄影、音樂、表演藝術、出版、軟體及電腦服務、藝術品和古董及文物交易等行業。粗略來說,這些行業屬文化創意產業範疇,文化創意產業是創業產業的重要組成部份,但絕不是全部。其實,在21世紀競爭激烈的國際市場堙A從產品、企業到行業的生存、發展,都離不開創意元素的注入。而且注入創意元素的周期越來越短,否則今天領先潮流、受市場追捧的創意產品,經過一段時間後,就有可能成為被市場拋棄的廢品。因此,創意產業的涵蓋面應該是非常廣闊的,起碼創意產業能與不同行業互相融合、滲透,並在融合、滲透過程中,為企業及創意人才提供無限的發展機遇。創意無限、商機無限。“狗子”不一定知道創意產業這一名詞,但他就敢於開動腦筋改善傳統肉包子外觀及口感,因而成功打響了品牌,佔有了市場。如果我國不同行業的從業員都能突破傳統思路的束縛,不自我收窄創意產業的門類,積極開動腦筋,發揮創意,這對推動產業升級,提升產品及服務附加值,將大有裨益。

二、 要把創意產業發展為戰略產業,社會要形成正確及良好的創意氛圍。

現時有不少專家、學者都認為創意產業是屬於知識密集型的產業,所以應該對知識、技術都有較高的要求。毋庸置疑,從全球範圍來看,現代科技的發展,尤其是資訊技術、傳播技術、自動化技術和雷射技術等高科技廣泛運用,給創意產業帶來了革命性的影響。而且在全球經濟產品的交換中,以知識、技術為基礎的產品所佔的比重越來越高。因此,社會對知識型人才的需求亦勢必會越來越大。特別是對於建設一批以高新技術為基礎,以構建和完善創意產業鏈的創意產業園區來說,要求匯聚一批具有高技術、高知識水平的人才更是十分必要。但我們亦應看到,創意產業其中一個明顯特徵是:創意產業的原材料就是創造力和想像力,科技只為創意產業發展提供了可能性。一個好技術,如果不能夠有機地融進到產品或服務中,讓使用者、消費者感知到它的價值,或者能感受到它蘊藏著與別不同的吸引力的話,這項技術對創意產業的發展就未必具備正面意義。

創意產業離不開想像力

從古往今來的眾多事例來看,學歷及技術的高低不是激發人類創造力和想像力的唯一動力,有時人的個性、自信與周邊的創意氛圍,對激發創造力和想像力卻有著不容低估的作用。“狗仔”文化水平不高,沒有掌握高端技術,但就是肯嘗試,並對自己的創意有信心,結果他的產品深受市場歡迎。今天,我國要大力發展創意產業,當然不能只靠個別人士的自發努力,而更重要是形成正確的社會氛圍。我所指的正確社會氛圍,是希望社會不僅要看到創意產業對經濟的強大拉動作用,還要對創意產業的參與者、推動者有更全面的認識。不要形成一種氛圍,以為發展創意產業只是具有高新技術或學問的人士的專利,而人為地扼殺或壓抑了一般人可能極具創富價值的創意靈感。無論如何,在發展創意產業過程中,任何企業、個人都不應把自已視為旁觀者,而應以極大的熱情成為參與者、推動者。

事實上,任何精明的企業家,都不可能為顧客提供十全十美的產品和服務,況且21世紀是講求個性化的時代,任何企業、個人只要結合人性的特點去發揮他們的創意,都有可能彌補到現存產品、服務的不足,引發和擴大消費者的消費意欲,並藉此佔據一定的市場份額。在推動創意產業發展過程同時,更有機會為自已創造豐厚的財富。

當前,我國各大城市已初步形成你追我趕發展創意產業的局面,在全國“一盤棋”的佈局下,這種你追我趕現象將有助提升國家的持續競爭力,有助企業及人才創造和拓展商機,所以應該是好現象。

北京在發展創意產業方面,有著眾多的優勢。深厚的中華文化底蘊,以及海淀區凝聚著雄厚的科研力量,都為北京發展創意產業提供重要條件。隨著北京數字娛樂示範基地、中關村創意產業先導基地、西城區德勝園工業設計創意產業基地、國家新媒體產業基地、東城區文化產業園,朝陽798藝術區在內的創意產業園區在北京範圍內開花、壯大,北京的創業產業發展必將踏上一個新台階。至於北京要實現為全國創意產業之都的目標,當然尚需作多方面的努力。不過,如果北京嘗試加強與澳門在創意產業方面的合作,對北京成功打造為全國創意產業之都,對增強京澳兩個城市的競爭力,以及為企業及創業者提供更多商機,都有積極意義。

京澳攜手合作空間闊

澳門從城市面積到經濟總量都不大,不能與北京等量齊觀。但澳門確實存在與北京合作發展創意產業的空間。

抓住機遇,瞄準國際市場及針對不同市場需求,加速開發適銷對路的創意產品及服務,特別是文化創意產品,是推動及擴大北京創意產業發展的重要部署。而具有強勁消費能力的歐盟市場及擁有超過2.5億人口的葡語國家市場,都應成為北京向外拓展創意產品及服務的重要對象。而澳門與歐盟市場及葡語國家市場有著密切聯繫,澳門與北京聯手拓展歐盟與葡語國家市場,自然有著廣闊的合作空間。

眾所周知,澳門在歷史上與歐盟有著一段特別深厚的淵源,特別是澳門與歐盟雙方簽於 1993 年生效的《貿易和合作協議》,以及在1992年經歐盟委員會批准成立的澳門歐洲資訊中心,更為澳門成為中國內地與歐盟之間的中介橋樑奠下堅實基礎。澳門歐洲資訊中心作為葡國儲金總局屬下歐洲資訊中心的附屬網絡,可間接連繫到建立在歐盟境內的歐洲資訊中心網絡。由於資訊中心在歐洲分佈廣泛,所以可協助企業取得各歐盟成員國有關在歐盟事務、法律及商貿聯繫方面的最佳信息。此外,澳門歐洲資訊中心還設有“企業合作廣場”,目的是促進歐盟與中國的商業合作。

在與葡語國家的關係方面,澳門通過多種渠道早已與有關國家、地區建立了廣泛的聯繫,最直接的是,在澳門每年均會舉行葡語地區商業國際會議。此外,由於葡語也是澳門其中一種官方語言,因此葡語教育仍受到重視,葡文報章、雜誌、電台、電視一應俱全,應用相對廣泛;而且由於語言、文化、人脈的聯繫,澳門不少人除了對葡萄牙有相當了解外,還有一部份人,特別是澳門部份土生居民因曾僑居巴西、莫桑比克等地,對於這些國家的文化和習俗都有一定的了解。再加上澳門具有一批對內地及葡語國家市場、文化有深刻認識的澳門企業家,這都是北京外向發展創意產業時不可忽略的有利因素。當然,“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在澳門舉行,更強化了澳門成為葡語國家與內地的合作平台地位。

事實上,如果北京與澳門加強合作,甚至廣泛整合資源,合組公司拓展歐盟與葡語國家市場,雙方都有機會獲得巨大商機。例如,澳門透過多種多樣的渠道去掌握歐盟及葡語國家市場的最新消費模式、消費者的品味與追求、然後將信息及時反饋給北京或京澳合組的公司,對迅速調整產品的設計及包裝,以最低成本重新制訂更為適時有效的營銷策略,從而為雙方拓展歐盟及葡語國家市場,都會有著不言而喻的作用。

同時,京澳雙方亦可考慮合作把澳門打造為北京創意產品及服務的重要展示據點。儘管歐盟與葡語國家的客商都可以直接到北京採購產品及服務,但無論是歐盟,抑或葡語國家客商的母語,大都屬拉丁語系,與葡語之間有很多共同點。歐洲人普遍很重視自己的母語,在澳門充滿葡語文化的氣氛下,由掌握葡語的人士直接向他們推介北京的創意產品,其成效可能會事半功倍。

  除此之外,在發展創意產業方面,京澳尚有很多合作領域,其中在重整、包裝建築文物方面,值得大家多加考慮。

澳門在保護及利用歷史建築文物,打造成澳門新地標方面,有一定的成功經驗。去年,“澳門歷史城區”成功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當中固然與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分不開,但亦與“澳門歷史城區”本身蘊含的歷史價值及其展現的外在美感分不開的。澳門在這方面長期累積了豐富的經驗。

 

重整、包裝建築物的過程,無疑可為發展文化創意產業提供了機遇。北京要以嶄新形象迎奧運,給部份具有民族特色的建築物注入新的生命力,增加建築物的美感及時代感,是必不可缺的。這應可為京澳雙方在相關領域合作提供了廣闊空間。

其實,澳門作為亞洲娛樂之都,北京與澳門合作開發遊戲產品,其發展潛力亦將會是非常巨大的。

總之,創意產業市場廣闊,前景亮麗,給企業及創業者提供了無限的發展機遇。北京與澳門如能在這方面全方位合作,勢將有助增強雙方的城市競爭力,增加城市的美感,以及產生更大的經濟效益。

(*作者乃江西省政協委員、澳門青年聯合會副會長、北京海外聯誼會理事、澳門高原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