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賭業飛躍與競爭變數

曾坤*

如果說,2006年上半年澳門博彩業競爭態勢還算相對平靜的話,那麼,9月6日“永利”娛樂場的開張營業,卻讓澳門博彩業的競爭充滿了變數。其由有三:一是特區政府最初發放的三張牌隨著“永利”的最後“參戰”,博彩業三分天下的基本盤子正式形成,今後一段時間究竟誰強誰弱,更加撲朔迷離;二是被冠以“拉斯維加斯賭王”稱號的“永利”老闆史提芬•永利,據說,拉斯維加斯擁有今天世界第一賭城的地位,是與他的理念引導分不開的。如今他的強悍入圍,必定會給澳門博彩業以猛烈的衝擊,這種衝擊最終將澳門博彩業演變成一副什麼模樣,誰也說不清楚;三是“永利”開張前臨門一腳,以9億美元的天價將自己擁有的一張副牌轉賣給百寶來娛樂(澳門)股份有限公司,扣除他建澳門“永利”娛樂場花費的3.6億美元,白白套走了5億多美元!這“一腳”把所有的人都踢懵了:他葫蘆堥s竟賣的什麼藥?他會不會重蹈過去在拉城蓋了賣、賣了蓋的覆轍?誰也無法預料。總之,近來澳門博彩業的“賣點”、“熱點”很多,而且花樣翻新,層出不窮。現掃描幾“點”,如果能供讀者特別是行家作為觀察思考澳門博彩業未來走勢的憑藉之一,本人當甚感欣慰。

澳門賭業生意好得令人瘋狂

9月6日,有“拉斯維加斯之父”稱號的史提芬•永利在澳門建的第一家旗艦店“永利”娛樂場開業,大批旅客、居民慕名而來,前往“永利”的旅遊巴士、的士、私家車川流不息,連酒店內特大型的停車場亦被迫爆。賭場內222張賭檯幾乎整日全開,絕少“曬席”,各賭檯大都被兩至三重客人緊緊包圍。由於客人太多,賭場荷官人手緊張,連監場都要上陣充當荷官,才足以應付龐大的客源。據報道,開業僅僅13天的“永利”,即銷售出約72億元港幣的賭碼;開業不到一個月,就搶佔澳門約一成的博彩市場。

喜訊傳到拉斯維加斯,史提芬•永利真坐不住了。國慶“黃金周”的前一天,他專程由拉城飛來澳門,要親身體驗一下“黃金周”的號召力。果不其然,大量的高端客人早已將“永利”600間客房提前一個月訂購一空。看到這一切,史提芬•永利簡直樂開了懷,公開向媒體昭示:永利“生意好得令人瘋狂,貴賓廳生意更令人難以置信!”

2006年國慶“黃金周”,來澳門的旅客又掀起一個高潮,總計達50多萬人次,比2005年同期增長兩成。小小澳門真的要被擠爆了!“黃金周”頭一天,大批自由行旅客經珠海拱北口岸來澳門度假,導致該口岸無論廣場、各查驗廳、通道或行人走廊等到處人潮如螻蟻般穿行。截至當晚上11時,逾32.8萬人次經各口岸出入境。第二天,持續有大批內地居民經拱北口岸源源不絕地湧來澳門觀光度假,單是廣東省便有9,100團客赴澳門旅遊,各主要出入境口岸人潮如鯽。截至當晚10時,經各口岸出入境者31.26萬人次,較2005年同日多出5萬多人次。有香港旅客說,澳門近年急速發展,變化甚大,加上“永利”、“金都”等新的娛樂場相繼落成,令我們選擇更多,將會去新老賭場都試一把,很誘人的。

送“叉燒飯”奇招百出

由於“永利”的正式“參戰”,本來已鬧哄哄的澳門博彩業,更是熱上加熱。其中,首推“澳博”以“叉燒飯”引客的舉措,令澳門社會轟動一時。何鴻燊先生老曲新彈,拿出他幾十年前曾用過的回饋廣大顧客的“招數”,為來“澳博”賭場的客人免費提供叉燒飯吃。按規定,凡在關閘及港澳碼頭乘坐“澳博”新幹線,除可免費前往“葡京”賭場或回力賭場外,更可獲贈濠江著名食府葡京潮州酒樓、喜萬年酒樓精心烹調,香噴噴的傳統懷舊叉燒飯一碗。此外,乘搭港澳噴射飛航的旅客,亦可持當日船票票尾,到上述地點獲得相同優惠。

何先生這一招,看似老套,但著力點在感情投資上。作為惟一一家本土博彩企業,靠過去40多年獨家經營,維繫了本地與外地一大批基本顧客。這些老顧客依稀想起這樣的一些往事,上個世紀50年代初,何先生為營造和提供一種“到家”的感覺,向乘船來澳門賭場的外地客人贈送一碗叉燒飯。時隔幾十年後,面對激烈的賭場競爭,何先生重拾舊作,意在聯絡溝通和老顧客的感情,穩住自己的基本盤。

有專家分析說,即便領葡京賭場金牌叉燒飯的人當中僅有一半去賭場消費,那也吸引到不少客源。但“澳博”特別注意讓顧客看重的是“到家”的體驗和感覺,這就足夠了。

澳門賭業助“金沙”老闆“一夜暴富”

2006年9月22日,美國權威財經雜誌《福布斯》公佈今年美國400大富豪排名榜,在澳門經營賭場的金沙集團主席蕭登.艾德森排名第三位,身家高達1,599億港元,僅次於身家4,134億港元的比爾.蓋茨和3,588億港元的“股神”畢菲特,兩年間身價暴漲了580%。《福布斯》認為是澳門金沙賭場不斷為他孵金蛋,方打造出美國第三大富豪來。

兩年前,蕭登.艾德森在美國富豪榜上只排名310位,身家只有234億港元。《福布斯》指出,蕭登.艾德森過去兩年每日身家平均增加1.84億港元,即每小時進賬767萬港元。2004年5月蕭登.艾德森在澳門開辦的首家賭場──“金沙娛樂場”開業,生意一路火爆,2006年第二季淨收入高達24.2億港元,較2005年同期增加了8.2億港元。2004年12月“金沙”以每股29美元在紐約上市,至2006年6月30日金沙股價已爆漲至77.86美元。

蕭登.艾德森自己也坦承,金沙集團2005年在澳門博彩市場佔有率已達15%。“金沙”賭場在澳門開業至今兩年多,利潤上升了53%,佔包括拉斯維加斯在內的整個公司2006年第二季度總收入約60%,成為拉斯維加斯金沙的重要收入來源。賣報童出身的蕭登.艾德森,現年73歲,60年前向叔叔借了200美元開報紙檔,到現在每小時賺100萬美元,是一個徹頭徹尾白手起家的故事。

2006年就到年底“埋單”了,以目前的情勢觀之,全年博彩收益有望突破530億元大關,故擊敗賭城“大哥大”拉斯維加斯,躍升世界“一哥”地位的大勢已無可挽回。

但是,迅速膨脹的澳門博彩業經營規模與拉斯維加斯相比,仍舊是小巫見大巫。拉斯維加斯現有賭場200多家,是澳門賭場的20多倍,而澳門老虎機數量也只有拉斯維加斯6%,澳門2005年的訪客大約為1,800多萬人次,相對拉斯維加斯的3,800多萬人次而言,澳門的訪客流量也不及拉斯維加斯的一半。在如此懸殊的博彩實力之間,近兩年卻上演了一出以小凌大、龜兔賽跑的精彩“劇目”。

澳門獲享“特殊待遇”

為什麼澳門以比拉斯維加斯小得多的規模,卻創造出比拉斯維加斯高的收益?世界博彩業無不為之感到驚詫,都在尋找其制勝的秘密。有的說,澳門有這般風光的業績,主要得益於每年逾千萬名內地豪客的“進貢”;有的認為,澳門的高收入是受到其不同的賭博文化所推動;還有人認為,是因為澳門每張賭檯的收入比例要比拉斯維加斯來得高。”筆者認為,上述看法雖不無道理,但也有失偏頗或不實之處。

近幾年,澳門博彩市場的主要客源來自內地遊客,這毋庸置疑。為了支援港澳經濟繁榮發展,中央政府接連出台了一系列特殊政策措施,其中包括“內地居民赴港澳自由行”。2003年7月28日,港澳“自由行”率先對廣東省五城市居民開放;其後,開通範圍逐漸擴大到北京、上海、廣東以及江蘇、浙江和福建省等22個省市區的49個城市。2005年來澳門的內地旅客總數創下10,462,96人次的新記錄,佔總旅客人數的55.9%。其中,內地旅客中以“自由行”方式來澳門的為457,262人次,佔內地旅客的49.4%。2006年1月至10月份,來澳門的旅客超過1,700萬人次,增幅達15.85%。其中,內地人為澳門最大客源,佔總入境旅客人數的54%。短短時間內,開放了如此龐大的客源,對小小澳門來說,旅遊博彩行業無疑成為最大的收益者。而各大酒店面對川流不息的客流,雖不斷調升房價,平均入住率仍高達80%,節假日更是爆滿。同時,在“自由行”效應下,各行各業都得到長足發展,澳門失業率從2000年初的7.1%降至2006年第三季度的3.8%,為解決因博彩業興盛而出現的結構性失業創造了難得的機遇。

不過,來澳門的內地遊客絕大多數為普通消費者,並非個個都是“豪客”。豪客僅佔其中極小一部分,準確說,僅佔千分之一、二的比率。這從賭場內“中場”與“賭廳”的變化就可以證明。“自由行”之前,為一般遊客服務的“中場”收入遠不及供豪客服務的“賭廳”收入。實行“自由行”以來,“中場”生意一路躥升,市場佔有率不斷擴大,如今已成為各家博彩公司爭奪的主要陣地;而為豪客服務的“賭廳”則日漸“蕭條”。基於此, “澳博”行政總裁何鴻燊先生曾公開承認,該公司所屬“賭廳”效益普遍下滑,至今年年底,估計有10幾家“賭廳”將會面臨倒閉的危險。

不難看出,是“一國兩制”為澳門博彩業的生存與發展提供了基本保證,更是“一國兩制”的優越性,為澳門創造了一個獨一無二、得天獨厚的博彩市場氛圍。可以說,澳門博彩業吃的是制度優越的“獨食”,享受的是祖國無比寬容與厚愛的“特殊待遇”,這是澳門旅遊博彩業欣欣向榮、扶搖直上的根本原因。

博彩業膨脹掀“轉工潮”

正是澳門具有這種得天獨厚的市場氛圍,才吸引了美國等賭場大亨的紛紛進駐。

澳門博彩業不僅經營規模在迅速擴大,尤其是經營檔次更大大提高。一是追求賭場的豪華、富麗堂皇、現代化;二是提供更加完美、周到、細緻的服務;三是體現中西文化交融的經營理念。澳門賭權開放雖僅僅不到四年,但賭場的面貌從外到堳o煥然一新。誘惑力也愈來愈強,愈來愈大。在未來幾年中,澳門還將有數十億美元投資的新賭場、酒店和娛樂場所等建成投入使用;另外,從2007年開始,內地還將開放多個城市居民到港澳“自由行”。因此,人們有理由相信,澳門博彩業雄居世界“一哥”的地位,也將愈來愈強勢。

眼下,澳門社會最大的矛盾之一,恐怕當屬人力資源緊缺了。到處在要人,到處在尋找高素質人才,尤其以賭場為烈。讀者誰也想不到吧,前一陣子,澳門空姐流失,銀行職員流失,中小學教師流失,警員流失……等等,流失到哪里去了?回答幾乎是一致的:賭場!澳門媒體將此現象稱為“轉工潮”。萬般皆下品,唯有賭場高,這可以作為當前和今後一段時間內澳門社會生活的寫照。“永利”開張之前,從“澳博”和其他博彩公司挖走的中層管理人員達上百人之多。目前,“永利”又在應付將於農曆新年前開業的第二期專案,二期專案最少設有一百多張賭檯,又需要招收數百名賭場員工。如今,“荷官”等賭場職員已經成了當前市場上最搶手的人才之一。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酒店“挖牆角”潮又趨於白熱化。未來澳門將新增加客房數目達38,246間。如此大規模的酒店“升位”空間,等待多少人才去填補啊。目前,挖一個酒店管理人才,薪酬即刻能提高3至4成。以一間五星級酒店副總經理為例,薪金原月收入2萬元,跳槽後一下子躍升至4萬元。賭場酒店更不惜以高出三至五成的薪酬重金“挖牆角”,向本地以至香港、內地同業招攬A、B級(即中高層)管理人員。據悉,跳槽的骨幹人員,往往能利用自己的人脈搜羅一批工作班底跟隨跳槽。這樣一來,一人跳槽代表整個班底的大轉移。

澳門酒店旅業商會主席陳志傑先生對此憂心忡忡,他預計,隨著明年威尼斯人酒店落成啟用,保守估計行內薪酬將再向上調整一至兩成。部分沒有經營賭場的酒店,更難以應付新一輪的“挖角潮”。

綜上所述,澳門旅遊博彩業正經歷著一場大變革、大飛躍時期,好戲連台,熱點紛飛。

(*作者乃人民日報駐澳門首席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