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解決澳門家庭問題的淺見

莫苑*

 

踏入丙戌年以來,本澳便發生多宗倫常慘劇。第一宗慘劇是黑沙環區一名47歲的媳婦亂刀斬死80歲的家姑。事件發生在農曆新年剛剛過去,距離人月兩團圓的元宵佳節尚有兩天的時間,因而令人倍添惋惜和傷感。隨後,澳門還接二連三發生了多宗家庭悲劇。在澳門社會繁榮、和諧的表面現象下,不幸的家庭悲劇一直觸動著我們的心靈,我們究竟應以甚麼態度看待家庭問題,社會又會有甚麼策略處理家庭問題呢?

 

家庭是整個社會體系的最基本元素,對整體社會的繁榮與和諧有著難以估計的制約和推動作用。與此同時,社會上的各種矛盾衝突亦有可能在家庭內部呈現不同程度、層次的反映。“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中國人總習慣將家事“收收埋埋”,以為這樣便可以大事化小,怎料問題經過長時間的累積之後,竟然發生了化學變化,當遇上一點刺激後,就一發不可收拾,釀成悲劇。這種悲劇看似是孤立的個案,其實卻往往有著深刻的社會成因,是不容等閒視之的社會問題。

 

解決家庭問題要雙管齊下

 

雖說“清官難審家庭事”,但隨時會衍生出重大社會問題之事就不能不“審”,而且還要上溯至社會背景、社會根源上去“審”。當然,每個家庭都有其具體、獨特的情況,但社會的“共性”與家庭的“個性”都不是互無干連的。例如,婆媳的紛爭,往往與生活環境、金錢、利益、文化差異、道德價值觀等有關。眾所周知,近年澳門特區政府致力提升市民綜合生活素質,每年亦投放不少資源用於社會服務上,當然也包括家庭服務。但筆者認為,要比較有效地解決家庭問題,須要從改善社會大環境及積極接觸問題家庭入手,雙管齊下。

 

要改善社會大環境固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這將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但澳門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人士亦應為此而努力。其中最關鍵是:特區政府應該設法扭轉貧富懸殊進一步擴大的趨勢,儘量化解弱勢群體的怨氣;為市民創造更理想的家居環境;向家庭成員中的新移民或持雙程證的成員給予適當的心理輔導和人文關愛;在家庭服務和社區教育方面投放更多資源,加強與民間機構合作,強化社區網絡,尤其是應該開展更為積極有效的家庭倫理道德教育與宣傳,提供更有效的社區支援服務,以便及早預防家庭問題的發生。

 

在積極接觸問題家庭方面,從前線社工得知,家庭問題往往是隱藏且不易發現的,每每是由民間團體或社區中心接觸當事人才被發現。不過,不少社工亦慨嘆,大部分當事人不願意主動尋求協助,即使願意求助,往往遇到政府各部門互相推委的情況,於是唯有放棄,繼續讓家庭問題惡化下去,甚至將問題留給下一代。沒有大事或命案發生純屬幸運,如果真的搞出人命,責任應由誰來承擔呢?因此,理順政府部門職能,培訓更多專業及具有高度責任感的社工在前線工作,並給予社工工作有力的支持,以便社工能及時掌握問題家庭的動向,有效地將家庭問題大事化小,最終能成功化解各種家庭矛盾、糾紛,重新建立一個和睦的家庭。

 

應發揮好婦女會功能

在探討家庭問題時,我們不能不提及婦女問題。因為家庭往往是婦女的精神歸宿,婦女問題與家庭問題密不可分。

澳門特區政府在去年頒佈了關於設立婦女事務諮詢委員會的第6/2005號行政法規,主要目的為:1、保護婦女的權益及改善其生活條件;2、尋求真正做到分擔家庭、職業、社會、文化、經濟及政治方面的責任;3、致力落實婦女應享有的機會、權利及尊嚴;4、鼓勵婦女全面參與澳門特區的發展。至於該委員會的職責主要包括:1、就促進、改善婦女的生活條件而制訂的中長期政策發表意見;2、就不同施政領域中有關婦女的政策及措施發表意見;3、建議各項須優先開展的工作,以鼓勵婦女長期全面參與社會、文化及經濟的發展,以及政治活動;4、透過聽取社會各界有關婦女事務的意見,加強政府與婦女之間的溝通; 5、與同類實體交流經驗並保持接觸。

 

到了今年初,澳門特區政府委任了25名來自婦女、敎育、文化、就業、衛生、社會互助、兒童及靑年團體或組織的社會人士,擔任為上述婦女事務諮詢委員會成員。特首何厚鏵更親自擔任該委員會的主席,體現特區政府對婦女問題的重視。雖然外界對於委員身份和委任資格議論紛紛,可是筆者認為,委員身份的認受性固然重要,但最關鍵還在於該委員會能否透過有效的運作模式去履行行政法規所賦予的使命和職能,以及政府是否有決心把該委員會打造成真正整合婦女問題建議和意見的平台、組織,成為政府制定婦女政策,更好地處理婦女問題、家庭問題,以至澳門社會發展問題的重要智囊組織。

 

無論如何,筆者作為女性的一份子,真的十分希望各委員不要把是項任命僅僅視為一種榮耀,而更應該把它視為一種重大的承擔和責任,藉著委員會這一機制,能夠充分發揮她們的聰明才智,集思廣益,積極、主動地在婦女及相關問題上出謀獻策,促進兩性平等發展,協助政府制訂更完善的婦女政策,讓婦女能得到更理想的發展空間。只要婦女問題得到妥善解決,相信家庭問題亦會得到有效的解決。

(*作者乃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宣傳部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