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施政辯論有感

邱淑君*

 澳門立法會二零零七財政年度各範疇的施政方針辯論早已經曲終人散,但綜觀一連多天的辯論狀況,除了部份議員的“出位”言論外,只有一個“悶”字可言,於筆者而言,更未見辯論議事的質素有所提升。

是次立法會施政辯論從時間安排到辯論方式都有改變,包括將辯論時間調整為早上10時至下午1時、下午3時至晩上8時,更規定提問的議員於答問大會前須預先向立法會輔助部門報名及遞交問題,並依議員報名的先後次序提問,每次發言亦只能提一個問題;提問循環進行,直至會議結束為止。 

施政辯論太沉悶

這樣的安排,原意是希望辯論會不再像往年那樣,要至翌日凌晨才告結束,從而可讓更多市民透過電子媒體或互聯網直接收聽、收看辯論過程,第一時間知悉辯論內容,同時亦可方便傳媒報道,減少議員及政府官員因為以往冗長的會議“捱更抵夜”,提升施政辯論的質量。但實際上,是次辯論卻演變成議員們的“口水”大戰,除了部份議員的「出位」言論及建議外,政府官員所闡述的施政理念及政策見解,並未能讓市民留下深刻印象,更不要說可以得到滿意答案。議員與政府官員之間亦未能擦出火花,整個會議氣氛非常沉悶。

就辯論方式而言,是次一改過去按範疇、按題目或政策作提問、發表意見及展開辯論的安排,改為無題目約束的全方位發言。只要關於該司長管轄範圍的任何政策,議員都可以在限定時間內在同一輪發言中表達意見及提問。

在這樣的安排下,部份議員為了爭取表現和發言的機會,便率先在首輪發言中,儘可能向同一施政領域下的各種問題表達“關注”,提問天南地北,雜亂紛陳,一些議員所提出的問題或意見,不但欠缺前瞻性及深度,甚至有點“無厘頭”。而且,不少提問的內容早已有議員作出書面或口頭質詢,給人一種“為講而講,為問而問”的感覺。

在全日8小時施政辯論中,議員提問或發表意見的時數,絕對比官員闡述政策方向的時間為長。熟悉的問題,熟悉的回答。從議員到官員的表現,都令不少市民對今屆施政方針辯論感到失望。

 

辯論應有理性“火花”

毋庸置疑,施政辯論必須講求理性、客觀,但並不意味在辯論過程中不能擦出一點可讓市民深刻思考的“火花”,可以有利提高施政透明度的“火花”。但新的辯論遊戲規則,卻在一定程度上間接降低了部份對政府而言,較為“尖銳”或略具“衝擊性”之議員的發言機會。另一方面,由於大會為辯論時間設立限制,一到晚上8時便立即結束會議,令部份重要問題,如政府未來的人口、勞動政策取向,未來如何在公共道路網體現“公交優先”的指導思想等,根本就沒有得到充分討論。

總括而言,2007年度立法會的施政辯論結果實在令人失望。未來立法會如何真正落實議政論政的功能,整體議員如何真正提升自我素質,令其更有效地監督政府施政及增加施政透明度,以及在施政辯論過程中,可以讓廣大市民得到比較滿意的問題與答案,各界人士,特別立法會實在有必要深思及對施政辯論方式作進一步的“變革”。

 

(*作者乃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聯絡部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