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所至,自然成詩

──讀劉家璧詩集《山行》 

                             流星子*

 

無論是讀古典詩詞還是現代詩,我關注的不是詩的“好壞”,而是詩人的形象。前人常說的“要寫好詩,先作好人”,其真正的意義並非簡單的道德教誨,而是指詩人本身要是一個飽滿的、對自己的生活和藝術有自知和自信的人。在我的理解中,好詩的“好”更多是指形象“完好”的好,因為一首好詩自然有一股強大的人格力量貫穿其中。這是我讀家璧兄詩集《山行》(中國文學出版社出版)的一點感想。

 

與家璧兄相處經年,他為人淳厚樸實淡泊,不圖功利虛名,在這高度商業化的社會中,實屬難能可貴。也正因為這樣,他的詩才有一種平和的、寧靜的境界;真情流露,一種直接、從容、氣蘊深厚的抒發。家璧兄詩集《山行》給我的第一印象是:詩如其人。寫詩不是為了媚俗故作姿態,而是圍繞詩歌本身的情感表現,情之所至,自然成詩。在優秀的古典詩歌的字埵瘨﹛A我們總是能感受到一個詩人──也許可以說是一個靈魂站了出來,向我們說話,向我們呈現詩人的人格、氣質、風骨、情感,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詩人的本真。

 

《山行》收入五言絕句三百首,是家璧兄近年來閒時登上本澳蓮花山的所思所悟之作。作者以從容之心,沿著詩的幽徑一路探尋,以自己獨特的視角觀照自然,體悟社會和人生。無論是青崖翠綠、松煙流泉,還是雲繞蓮峰、林間啼鳥,隨手拈來,均可入詩,且構思新穎,想像豐富,語言清麗,格調淡遠,質樸自然。如“幽香在何處,能否醉劉伶。不覺山深淺,身輕氣自清。”“愛花偶問姓,賞鳥不呼名。予樂知魚樂,心清見水清。”從這些詩句塈畯戽茞茷~味,可以讀到作者的人生境界。人的一生是短暫的,在歷史的長河埵p白駒過隙,慾望太多,成了纍贅,還有甚麼比擁有淡泊的心胸讓自己充實、滿足呢?一個人要以清醒的心智和從容的步履走過歲月,以一顆純美的靈魂對待生活和人生,才會得到平靜喜悅,才能超脫自然和恬淡生活,輕鬆把握一切而笑看日落日出,花飛花落,從而得到“身輕”和“心清”。

 

真情流露   坦蕩達觀

 

縱觀《山行》,作者隨意抒情寫景,但不造作,“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表現了獨具個性的人生體驗和思想感情。詩集涉及到感舊懷古、抒情議論、小城風物、山水景色等諸多題材,完全是一種真情流露,如“滿城風雨下,青嶂入蒼茫。魚隱因風急,荷傾是雨狂。”的借景抒懷,“時序遞春秋,榮枯人替愁。英華有清氣,蒼翠任風流。”“高山呼日出,海上淡煙開。噴薄彤輪湧,霞光射浪來。”的清新自然,都有一種使人登高望遠,舉首高歌,超然乎塵垢之外,坦蕩達觀的感覺。

 

詩重要在於真情流露。在中國古典詩詞中,我們看到無論詩人當時的境遇是悲是喜,他們在詩中對其書寫的世界總是從容自若的,從容來自於詩人曠達的心胸。從容實則是一種心態,一種人生觀。家璧兄的詩集《山行》流溢著真情實感,不矯揉造作,從容面對生活,面對人生,清新淳樸,別具一格。

 

(*作者乃文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