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青少年犯罪成因

──閱讀新聞報道《青年穿櫃桶賭檯散盡》有感 

梁施惠*

 

《獲信任為左右手,有人見錢開眼,─青年穿櫃桶賭檯散盡》為2006105刊登於《澳門日報》的一則新聞報道。報道內容是:自從博彩業迅速發展,令本澳人力資源緊張,人員流動性極大。位於板樟堂某體育用品店一名年僅22歲員工,入職3個月已成為“最長年資員工”,順理成章成為店舖經理的“左右手”,並委以重任把19萬元現金代為存入銀行,豈料該名員工竟把當中的4萬餘元據為己有,用於購買新款手提電話及賭博。

 

讀到這則新聞後,令我持久不能平靜,同時亦使我聯想起最近已揭發有多宗賭場荷官因賭輸了錢而偷公司籌碼的案件。因此,我驚訝地感到,本澳居民已不再像以往普遍認為具有賭博免疫力,反而會為賭博和追求物質生活而不惜犯罪。為甚麼現在的年輕人冀藉賭博以快速致富?為什麼他們為賭博而犯罪呢?本人有以下淺見。

 

一、賭博風氣在社區內急速擴散

 

本澳賭場林立,賭博方式及渠道更趨多元化、使居民無論在街上、報紙上、網絡上及其他媒體都可輕易接觸賭博的信息。賭場、投注站在我們生活的社區內遍地開花,無疑為居民參賭提供了極大的誘惑和便利。加上,外資賭場的進入,帶來了全新的經營模式和賭場環境,更增加了居民的好奇心。還有,特區政府又陶醉於豐厚的博彩稅收,對社會風氣的急劇轉變欠缺有效的應對措施。難怪社會閱歷較淺的青少年,往往受不住物質的引誘而希望藉著賭博“搵快錢”。久而久之,賭博成為他們的消閒娛樂、習慣,嚴重的成為病態賭徒。然而,其賭博的資本從何處來呢?若他們欠下賭債又如何呢?這些都造成青少年犯罪的誘因。

 

二、社會價值觀被嚴重扭曲

 

自賭權開放後,數家新賭場相繼落成及投入運作,需要吸納眾多員工以供營運所需。由於入職賭場莊荷職位的要求低,薪酬高,中學未畢業的人士已可賺取萬多澳門元的薪酬,較之澳門的工資收入中位數6,000多元,明顯高出一倍以上。在如此巨大的誘因下,眾多年輕人,甚至有不少大學生、高中生不惜中途輟學,以投身博彩業“搵快錢”。這些社會工作經驗淺、自制能力較低的年青人,在充斥濃厚賭博氣氛的環境下工作,其後果可想而知。事實上,現時不少從事博彩業的年青人,只重“錢”途,不求個人素質的提升。由於他們相對於從事其他行業的人士賺錢容易,因此崇尚名牌,任意揮霍的習慣便逐漸滋生、擴大。有些更染上賭癮,其雖享受賭業高薪和優厚之福利,然而,薪俸卻被揮霍掉又或“回饋”於賭場,更甚者欠下巨債,最終有些人便為了搞到大量金錢而唯有採取犯罪手段去實現個人的目標,如,盜竊、搶劫等。

 

此外,在不良的社會風氣下,部分青少年形成了自私自利、唯權唯錢的畸形價值觀,追求金錢、物質及高消貴的生活享受成為了他們的價值取向,而勤儉、上進、自我增值卻被當中不少人視為傻瓜,故此,這種不正確的價值觀、人生觀必然導致不良的行為,成為違法犯罪的心理動因。

 

三、部分受家庭環境影響

 

家庭是孩子成長的第一課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位老師,家庭在孩子的整個成長過程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也就是說,一個人的價值觀、道德觀、性格等形成都與家庭環境和教育方法有關。如家長貪圖小便宜、揮霍浪費、參與賭博活動,以及無限制地給予孩子零用錢等,便會對孩子產生潛移默化的不良影響,使其形成了只追求個人利益而不顧危害社會和他人的個性。根據犯罪心理學分析,如果任由孩子在這一環境下成長、生活,當中又欠缺適當人士的教育、輔導,一些孩子最終就有可能走上違法犯罪的不歸路。

 

另一方面,現時在澳門很多父母都忙於工作,無暇照顧子女,而且有很多公司都採取輪班制度,日夜顛倒。父母早出晚歸,自然與孩子見面時間少,難以有良好的溝通與關懷。此外,有些父母希望子女能儘快幫助家庭生計,強迫子女放棄學業而投入社會工作,這些都令子女沒法接受良好的教育。由於一般年青人心智尚未成熟,欠缺明辨是非黑白的能力,他們就很容易由小錯而發展成大錯,甚至有可能因此觸及法網。

 

四、不良交往與犯罪亞文化

 

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思想品德好的朋友自然有利於朋友間互相攜手共進,而思想道德敗壞的朋友則能感染對方,把其引向犯罪的深淵。年青人投入社會後,若結交了壞朋友,或被一些犯罪份子勾引、引誘,並在其言傳身教下,踏入岐途,這都是導致青少年走上違法犯罪道路的一種不可忽視的因素。

 

總的來說,在博彩業高速發展之同時,政府須協助青少年正確面對博彩業,使其免成為犠牲品,更不要輕視青少年罪犯對社會帶來的深遠影響。因此,廣闢渠道,深入研究青少年犯罪的成因,急謀對策,並防治其違罪是澳門特區政府刻不容緩的事情。

 

(*作者乃澳門社會發展研究會監事)